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人偶故事(一)
    那已是快六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才不过二十岁,刚刚出师,可谓是目空一切,只觉得自己身怀绝技,天下之大,任我遨游。我的第一个目标,便是一件藏于宫中的宝物——千年沉香木。

    那时我还没有给自己立下任何规矩,更没有想到过下手之前要知会那件物事的主人一声。所以我便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存放着那块千年沉香木的凌虚殿。

    如今你们所知的这座凌虚殿,已是皇上的闲燕之所。可是在当年,它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所在,因为最受太祖皇帝推崇与信任的护国神师——阴无崖就住在里面。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无风亦无月的夜晚,我躲藏在凌虚殿主殿的大梁之上,等待外面那两个负责值夜的宫人将殿内的烛火熄了,并关上殿门之后,便要下手盗取那块千年沉香木。

    谁知事与愿违,那些宫人不但未将殿内的烛火熄灭,而且还特意将挂在殿外的几盏宫灯也点亮了。

    这时,阴无崖竟然从后殿走了出来,并吩咐那些宫人都退了下去。

    我一时好奇,便从梁上向下偷看这位大裕的国师,想看看他三更半夜的不睡觉,究竟想做什么。不料这一看,倒是真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那个阴无崖正站在梁下仰头向上看着我!

    一惊之下,我险些跳起来马上逃走,可是转念一想,又不由暗笑自己果然是做贼心虚。我所在的这根殿梁距离地面足有六丈多高,且我又屏息躲在暗处,阴无崖的武功虽然不弱,却也未必在我之上,绝无可能这么快就发现我。

    有此认知之后,我立刻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起阴无崖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仰头看了半晌,却忽然叹了一口气。

    “夜深难寐,独对空梁,不知国师是在为何事而叹?”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从殿外传来,话音未落,人却已到了殿内,笔直如一杆标枪般地立在了阴无崖的面前。

    我当时便被惊得一颤,因为这位来客的武功实在可怕之极,便是十个我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拼命屏佐吸,让自己的心跳放缓,同时心中也在求神拜佛,但愿此人的心神皆放在阴无崖身上,不会发觉我的存在。

    “我所叹的是,若失去了镇北王你这国之栋梁,大裕的江山不知是否还能稳固如初?”

    听到阴无崖的答话,我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希望也在瞬间破灭了!

    凌天!来人竟然是世间第一高手——镇北王凌天!这位天神一般的人物,怎会让我这样的一个小笨贼蒙混过去呢?!

    当时我已被吓得手脚发软,动弹不得,只觉自己的生死不过在于他的一念之间而已。

    镇北王凌天听了阴无崖的话,立时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国师实不必学那杞人忧天,人世更迭,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江山依旧还是那个江山!”

    “如此说来,镇北王已经知道无崖深夜相召的用意了?”

    “自他浩星奇坐上皇位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这一天终会来的。”

    “可你却并未选择离开,是为了皇后吗?”

    “在我心中,她始终都是清平公主。当年我既已立下誓言,毕生追随于她,便要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绝不会离开。”

    “可惜今夜之后,你终是要离开的!”阴无崖轻轻叹息了一声。

    “但凌某想,国师必是会让我走得安心。”凌天的声音却是极为平静。

    “无崖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必保清平公主及她腹中的孩子平安!”

    “好!有阴国师此诺,凌某便再无任何牵挂!”

    “那就请镇北王饮下这杯送行酒!”

    当时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又自梁上探头向下看去,只见凌天从阴无崖手中接过了那杯酒,仰头便喝了下去。而在他仰头的一瞬间,我赫然看到他对梁上的我眨了一下眼睛。

    随后凌天对阴无崖道:“想必国师不便留我在这宫中过夜,不若明日一早到凌某府中,再去送上我一程。”

    “如此一言为定!夜深寒重,请镇北王一路走好!”

    凌天又是哈哈一笑,转身大步离去。

    阴无崖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凌天远去,突然深深叹息了一声,随后便转去了后殿。

    我立刻从梁上跳了下来,再也顾不得什么千年沉香木,一溜烟便向凌天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刚一追出了宫门,就见凌天那高大的身影当街而立。他转过头来,用那双似乎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睛打量了我一番,忽然露齿一笑,道:“小兄弟,随我来!”

    我只觉心头一热,竟是什么也未多想,便跟这位我心目中的大英雄一起,并肩走在那条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小兄弟贵姓?”凌天笑看着我,语气出奇的温和。

    这时我才想起,刚才在凌虚殿中他发现我躲在梁上,想必已猜到我是个偷儿,不由得心里一虚,带着几分尴尬地答道:“在下孟惊鸿,见过凌王爷。”

    “你我萍水相逢,不讲那些虚礼,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称你作小兄弟,如何?”

    我实是难掩心中的激动,立即开口叫了一声:“大哥!”

    凌天开怀地一笑,“小兄弟果然是个痛快人!你我今日相识,也算是有缘。走,跟我去喝一杯!”

    二话没说,我便跟着他走过了几条街,最后来到一座高大的府门前。我抬头向府门上方一看,上面写的正是“镇北王府”。

    凌天随手推开那本就是虚掩着的府门,信步走了进去,同时口中还说了一句:“府中无人,你且不用拘束。”

    虽然我心中也在暗自奇怪,这偌大的王府中为何会空无一人,而且还漆黑一片?但是既然有凌天在,我便也没有了任何顾忌,随他一路走过几道敞开着的大门,最终进了整座王府中唯一亮着灯火的一间偏厅。

    这间偏厅内的陈设极其简单,只有一张红木制的八仙桌和四把高脚椅,以及角落处一只尺许见方的檀木箱,除此之外,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物。

    凌天让我随便坐,而他则出去转了一圈,很快便抱着两个大酒坛回来了。

    “这两坛秋露白可是聚仙楼老板窖中的私藏,是我打赌好不容易赢来的,今日倒是便宜了你这小子!”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两坛酒放到了桌上,又转身不知从何处摸了两只粗瓷大碗出来,也摆在了桌上。

    见到他如此忙前忙后地招呼我这个无名小卒,我的心里着实有些不安,忙拍开了一坛酒上的泥封,想替他将酒碗满上。可是他却一指我面前的酒碗道:“你手中的这坛酒归你,我的这坛在这里,我们一人一坛,谁也不许多喝!”

    没想到这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竟会对一坛酒如此斤斤计较,我只好笑了笑,将酒倒在了自己的碗中。然后看着他将属于他的那坛酒小心翼翼地倒入碗中,似乎生怕溅出一滴而浪费了好酒。

    第一碗酒下肚之后,我便能理解为何凌天如此珍惜此酒了。因为这坛秋露白绝不是普通的冬酿酒,而应是窖藏多年的醇酿,实是世间难得一遇的珍品。

    看到我那副陶然而醉欣喜不已的表情,凌天不由得哈哈一笑,“看来小兄弟也是个好酒之人,既然酒逢知己,我们更应痛快地饮上一回!”

    似乎早有默契一般,凌天与我就坐在这座空荡荡的厅中,一碗接一碗地喝了起来,他没有问我来自何处,而我也未问他要去哪里。

    当我发觉坛中的酒已剩下不到一半时,凌天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这场雪终于下起来了——”

    一阵风吹雪花拍打窗棂的声音骤然传来,可我却没有看向窗外,而是定定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凌天,一缕鲜血正顺着他的唇边缓缓流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