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人偶故事(三)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用了整整三个晚上,才找到了清平公主。

    我去了皇后所居的寿康宫,又去了皇上住的福宁宫,甚至在绝望之下,连冷宫都被我翻找了一遍,依然没有看到清平公主的影子。

    实在别无他法,我只好不顾凌天的警告,再次去了阴无崖所居的凌虚殿。

    这次我没有躲到梁上,因为当我到那里时,阴无崖就站在那座大殿的门前含笑看着我。

    “小兄弟去而复返,当不是为了那块千年沉香木吧?”

    “在下孟惊鸿。”我冷然答道,心中虽惊诧于他的未卜先知,可一想到是他毒害了凌大哥,便自然对他生出了极大的敌意。

    阴无崖微微点头,“孟壮士侠肝义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崖亦是甚为钦佩。只是国法森严,孟壮士屡犯宫禁,实属不当。今夜之后,便不要再来了!”

    我挑眉冷笑道:“你以为凭些装神弄鬼的伎俩便能吓住我孟惊鸿吗?”

    阴无崖却是笑了笑,淡然道:“清平公主现居于清凉殿中。切记,今夜之后,便不要来了。”随后,他就转身回了殿内,并关上了殿门。

    我在殿外愣了半晌,实是想不通他这一奇怪举动的居心何在。既然他已知道我曾来此盗宝,又猜到我此次是受凌天之托来寻清平公主,为何他不但不叫人拿我,反过来却还要帮我?

    虽然明知事情透着诡异,当时年轻气盛的我却没有再多想,便急匆匆地奔着清凉殿的方向去了。

    我本以为冷宫应是这后宫之中最荒凉凄惨的所在,没想到清凉殿中的情形竟是比冷宫尤甚了几分。冷宫中起码还有几个粗使的下役,而这清凉殿中却是连一个宫人都没有!

    日间天气虽不算太冷,可是入夜之后,北风乍起,将庭中的枯树吹得“哗哗”作响,同时也将窗棂吹得呼扇晃动起来,令那映在窗纸上的烛光显得越发微弱,似乎风再大些,便会将它彻底吹灭。

    我在庭中站了许久,却不敢去碰一下那扇看起来并不十分结实的殿门。抚摸着怀中那个人偶,我想干脆就将它留在门外算了,反正这殿内殿外再无旁人,也不虞有人会将它拿走。明日清平公主一出来,便会看到它,而且也一定能够猜到这是凌天留下的。

    正自犹豫不决之际,一个温润悦耳的声音忽然从殿内传出来:“外面风大,还是进来说话吧。”

    我推门走了进去,见一位身材颀长,略显清瘦的白衣女子站在幽暗的厅中,看不清楚她的容颜,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着柔和的光。

    “在下孟惊鸿,见过清平公主。”我躬身施了一礼。

    清平公主缓缓走到我的面前,打量了我几眼,方道:“你不是隐族人,却唤我作清平公主,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自怀中取出了那只人偶,送到了清平公主的面前。

    清平公主的身子明显地一震,接过人偶细看了一番,又默默地用手将它轻轻摩挲了许久。

    这时我才有机会真正看清了她的容貌,清美如玉,且隐隐然透着一股英气,而最让人一见难忘的,还是她那双灿若星辰的明眸。

    当她终于抬起头来看我时,明亮的双眸中有一种奇特的光一闪而过,随后她似乎微微笑了一下,轻声道:“谢谢你,孟壮士。隐儿还在里面睡着,我不便多留你,慢走!”

    我仍是躬身一礼,肃然道:“公主保重,在下告辞了!”

    一路飞奔着离开了皇宫,我脑中闪过的皆是清平公主脸上那种奇特的神情,以及她对我的那番奇怪的态度。她的心中是否还在记挂着凌天这个人?若是如此,为何见了那只她亲手为他缝制的人偶,她竟连问都没有问一声?凌天为了她,连性命都不要了,可是她连他去了哪里都不关心!

    虽然我的心中始终意气难平,但答应了凌天的事情,我一定要完成。于是,三年之后,我再度去了清凉殿。

    我将人偶交给了清平公主,随后便要转身离开。可是这一次,她却叫住了我,并请我坐了下来。

    “三年前见到那只人偶的那一刻,我便知道小哥哥他已经不在了。”清平公主平静地看着我,手指却在不停地抚摸着手中的那只人偶,“只是当时我无法开口问,因为阴无崖就在外面。无论是我问了,还是你说了,他都不会再让你活着离开。”

    我这才恍然,原来阴无崖让我见清平公主,就是为了让我向她证明凌天还活着。

    “可是——,公主又是如何知道凌大哥已经不在了?”

    “那还是在重渊的时候,娘亲做了一只小人偶给我玩,那样子竟是像极了小哥哥。我非常喜欢它,便走到哪里都抱着它。可是有一日我在溪边捉鱼,不知何时那只小人偶竟掉到了溪中,被溪水冲走了。我很伤心,小哥哥便安慰我说,人偶虽然不在了,但今后他会一直陪着我,永远也不离开。”

    清平公主淡淡地一笑,随后又轻轻叹息了一声,“那时我还只是个六岁的小丫头,哪里会明白这竟是他一生的承诺!记得当时我还反问他道,如果哪一天他也不在了怎么办?他笑着说,那他就留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偶陪着我。”

    听到这里,我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响,这一切——竟都是我的错!

    当初看到那些人偶时,我便想起自己在街边看过的一出人偶戏《战荆江》,讲的是镇北王凌天大败北戎国主宇文雄的故事。原来清平公主是根据那出戏中的人物亲手制作的这九只人偶。

    若是凌天还活着,他一定不会把那只代表他自己的人偶送回给清平公主,可是我却想也未想,第一个便将它送了回去!

    “其实从小哥哥不辞而别的那一日,我便知道他出事了。可我的心中尚存有一丝希望,也许他只是突然遇到了什么凶险,暂时远遁避祸去了。因为在我的心目中,这世间没有人是小哥哥的对手,他绝不不会被人杀死的。”

    但他是会被自己杀死的!我心里叹息了一声,却并没有说出口来。

    其实从一开始,我的心中便一直在为凌天感到不平。他也许从未言明,但以清平公主这般冰雪聪明的女子,又岂会看不出来,他一直都在深深地爱着她?可她却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凌天为了她所嫁的那个男人去流血打拼,争夺天下,最终却被那个由他亲手扶上帝位的男人给害死了!而清平公主竟是对这一切皆视而不见,或者是见了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小哥哥走时,你是在他的身边吗?”清平公主终于轻声问了一句。

    “是的,我陪着凌大哥在那座新建的镇北王府中喝了一夜的酒。”

    清平公主听了又是微微一笑,“他总是能找到陪他喝酒的人。从前有我陪他喝,后来有那些将士们陪他喝,可是却从未有人见他喝醉过……”

    听着清平公主平静而悠然地述说着往事,我心中所存的那稍许怨忿竟也渐渐消失不见了,只觉自己其实并不真正了解凌天和清平公主,更是对他们彼此之间那份非同寻常的感情一无所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