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另有高人
    说完这段久远而悲伤的往事,孟惊鸿转头看向寒冰,那双僵滞昏黄的眼中竟似有一道锐利的光芒闪过,“也许此刻仍有一双眼睛,在替宁帝、清平公主还有永王浩星潇隐,看这世界——”

    寒冰眨了眨他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慢悠悠地笑了,“也许不只一双。孟老您的眼睛虽是看不清了,但宋兄和我的眼睛还在,那些心中没有忘记凌天、清平公主还有永王的人们,他们的眼睛也都大睁着,等着看锦绣江山、清平世界!”

    宋青锋也朗声道:“对!为了锦绣江山、清平世界,吾辈便是抛舍掉这大好头颅也在所不惜!”

    孟惊鸿“啪”地一拍桌子,大声道:“好!今日我等就为这锦绣江山、清平世界干上一大碗!”

    宋青锋立即端起了自己的酒碗,这边寒冰刚一伸手,那碗原本放在他面前的酒却眨眼间没了踪影!

    “你以为老夫的眼神不好,这偷东西的本事便也打了折扣吗?”孟惊鸿得意地哈哈一笑,手中的酒碗竟也跟着晃了晃,似乎它也在向那个一脸倒霉相的寒冰示威。

    “祖爷爷,您是想把手中的那碗酒给喝下去吗?”

    小丫头屏儿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了起来,顿时将孟惊鸿老爷子吓成了一只呆鸟,张着大嘴,高举着酒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寒冰的反应倒是极快,马上眉开眼笑地从孟老爷子的手中抢过了酒碗,嘻嘻笑着道:“屏儿误会了!祖爷爷他只是在给寒冰叔叔展示神偷之技,哪里会是真的想偷喝这碗酒?”

    屏儿皱了皱小鼻子,带着些许的恼意道:“寒冰哥哥还在替祖爷爷撒谎!这件事屏儿定要告诉湘君姐姐!”

    寒冰一听便慌了神,心道这小丫头可真是刁钻得紧,竟然知道自己最怕什么人!

    他心想还是求孟老替自己说个情,毕竟自己也是被这位老爷子给连累的嘛!

    谁知还没等他张嘴,屏儿却又来了一句:“还要告诉苏爷爷!”

    寒冰不由一愣,再看孟老爷子脸上那副尤甚于己的慌张之色,他的心中顿时恍然大悟!大呼上当的同时,又不禁慨叹自己的道行与这些老狐狸比起来,实是相差得太远了!

    原本自己还惊叹于孟老爷子的怪招频出,令自己无从招架,如今方才明白,他的背后竟是另有高人指点。也是自己太过大意,竟连这其中最明显的破绽都没有看出来——

    柳叶雪!如此美酒就在身旁,以孟老爷子这般好酒之人,竟能忍得住一滴不沾?而且这一忍就忍了二十年?不,绝不可能!唯一的解释便是,当年他从定亲王那里偷了这两坛酒,然后将它们送给了苏问秋苏公做谢礼。

    此次自己装作被酒所诱而接近孟老爷子,并进一步请求向他学戏,这多少会引起他的疑心。他定是要向耳目灵通且人脉颇丰的苏公询问自己的来历,而苏公早已从舅舅那里知悉事情的原委,必会帮着自己将此事给圆下来。

    然而自从出了严兴宝的事情,原来的计划便已取消,这两坛作为引子的柳叶雪应是继续好好存放于苏公的府中。可是今日,它们竟然出现在这孟家戏班孟老爷子的床下,看来是苏公已有了新的想法,却又算到自己绝不会情愿,于是才有了今日这出“逼良为娼”的戏码上演!

    一只老狐狸!两只老狐狸!等等——,会不会还有一只狐狸也参与其中?舅舅他——他——,唉!无论他知与不知,都不可能会反对的……

    寒冰犹自在那里自怨自艾,孟惊鸿已是张皇失措地对屏儿道:“孝子乱讲话!你苏爷爷怎会管这种闲事c了,屏儿,祖爷爷向你保证,从今往后,一口酒也不喝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屏儿等的就是这句话,登时笑开了一张小脸儿,“祖爷爷要是说话算话,那屏儿便不去告你和寒冰哥哥的状了!”

    “算话!祖爷爷向来说话算话!”孟惊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连声向屏儿做着保证。

    屏儿这才“咯咯”笑着跑了出去。

    宋青锋在一旁看得有趣,只觉这一老一小实是非同寻常,只看他们能够让一向鬼灵精怪的寒冰变成了闷嘴葫芦,便已让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苏公,想来更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他抬手在正苦着脸发着呆的寒冰眼前晃了晃,以引起他的注意,随后向他问道:“他们说的苏公是谁?”

    寒冰撇了撇嘴,脱口道:“一只老狐狸!”

    宋青锋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能制住你这只悬狸的,当然得是一只老狐狸!”

    “宋兄,你这可是在说孟老吗?”寒冰顿时露出了他那狐狸一般的笑容。

    宋青锋猛地一惊,言多必失n况自己此刻还正坐在一个狐狸窝中!

    好在孟惊鸿老爷子正在为打发走了屏儿而沾沾自喜,并未去计较两个少年人对自己的不恭之语。他先是好心情地示意他们继续喝酒,然后又笑眯眯地对寒冰道:“今日喝了好酒,老夫的兴致正高,不如饭后我便开始教你这七仙女的唱词。”

    刚送入口中的酒险些被喷了出来,寒冰勉强笑着道:“还是等孟姑娘的伤养好了些,由她来教我吧——”

    “诶——,你这小子莫要推脱!秋娘的戏还不都是我教的?离苏夫人的寿辰只不过半月之期,到时你若是演砸了下不了台,丢了孟家戏班的脸面,看我如何收拾你!”说着说着,孟惊鸿就开始吹胡子瞪眼睛了。

    寒冰瞪了一眼在一旁暗自偷笑的宋青锋,自己却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孟老放心,只要我这七仙女一登场,怕是马上就会被众人给赶下台去,又怎么可能下不了台呢?”

    孟惊鸿却是拈须一笑,“只怕你这七仙女一亮相,今后秋娘演的七仙女便无人愿意看了!以你的功夫,束气成声乃是轻而易举之事,老夫相信,你的音色应还在秋娘之上。”

    寒冰苦笑着点了点头,“如此说来,便请孟老多多指教,让我这个七仙女红遍京城。”

    宋青锋却还在那里落井下石:“下月初十便是家父的寿辰,到时还要请寒冰去我府里唱上一出。然后我再去问问楚兄他们,什么文山公府、信武侯府的,都请寒冰公子去唱上一遍,红遍京城也不过就是旦夕间事!”

    寒冰乜斜了他一眼,“令尊那二十军棍打得还是轻了,宋兄你这爱多管闲事的毛病竟仍是没有改!”

    宋青锋哈哈一笑,“人生在世,不谈窘事,更不谈——”

    “更不谈祸事!”寒冰忙换上了一副笑脸,连连拱手道,“宋兄教训得是,寒冰这厢给你赔罪了!”

    孟惊鸿一边在那里笑呵呵地看着这两个少年人斗嘴,一边将寒冰尚未来得及喝下的那碗酒偷偷地给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