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刺客现身
    两个年轻人从孟家戏班出来时,天已近黄昏。

    寒冰将宋青锋拉到一个偏僻无人之处,他的脸上虽是带着一种牲畜无害的笑容,可眼里却毫不掩饰地闪着算计的光,看得宋青锋不由暗暗心惊。

    “宋兄,方才若不是我暗中拉了你一把,你是否还要在那张硬木椅上继续坐下去,等着再混人家一顿晚饭来吃?”

    宋青锋的额上顿时划过一道黑线,“你以为我愿意坐在那里听了你足足两个时辰的鬼哭狼嚎?老子的腿——”他猛地一顿,不好意思地嘿然一笑,“我的腿,是我的腿,一喝下酒,却是越发地不听使唤了!”

    “这么说,宋兄就是承认,我这做兄弟的方才确是帮了你一把喽?”寒冰笑眯眯地问道。

    “承认又如何?”宋青锋立时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寒冰见状反倒更向前凑了凑,笑容可掬地道:“宋兄为何做出这样一副表情?难道是疑心我会以此相要挟吗?”

    “当然不是疑心,而是确信!”一边说着,宋青锋一边向后退了一步,以拉开与这个明显居心不良的家伙之间的距离。

    “宋兄这可就见外了!做兄弟的,只应该互相帮忙,哪能够互相要挟呢?”

    “互相帮忙?”宋青锋终于抓到了重点。

    “当然了!宋兄你挨了打,行动有碍,做兄弟的我便要拉上你一把,以免你在孟老爷子面前丢脸。可是宋兄莫要忘了,兄弟我也挨了打,要想不在人前丢脸,须得宋兄你也帮我一个小忙才行。”

    “什么小忙?”

    “想是方才宋兄也看到了,兄弟的这件长衫沾了些血迹,这样回去,怕是难以蒙混过去——”

    宋青锋皱了皱眉,“这有何难?去成衣铺中买一件换上便可。”

    寒冰却摇头道:“那些衣铺中的伙计实不可信,见到我身上的血迹,定是会偷偷报官,惹来更多的麻烦!”

    “那——,那就由我去给你买来换上。”宋青锋颇有义气地道。

    寒冰仍是摇头,“这一去一回,怕要耽搁上不少时辰,天黑前我们若不回去,令尊和我舅父定是会派人出来捉拿了。”

    宋青锋一想到自家老爹那张黑如锅底的脸,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犹豫地问道:“那你究竟想怎样?”

    寒冰搓了搓手,笑道:“确是有一个简单易行的办法,只不知宋兄可否同意?”

    “勿再啰嗦了!你小子有什么鬼主意就赶紧说出来听听!”

    “我与宋兄互换衣服!”

    宋青锋愣了一下,“你让我一身血迹地回去?若是被我爹看到——”

    “令尊看到也只会更觉心疼,难道还会再打上你一顿不成?”寒冰眨着眼睛道。

    “可是——”宋青锋仍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挠了几下头道,“可是,难道令舅看到你身上的血迹就不会心疼吗?”

    寒冰夸张地叹了口气道:“舅父看到了会不会心疼不要紧,要紧的是湘君姐姐如果看到了,定会心疼得哭起来,宋兄可还舍得?”

    宋青锋顿时涨红了一张俊脸,“什么……舍得……不舍得的!你……休要胡说!”

    寒冰只是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宋青锋匆忙地将自己身上那件蓝色劲装给脱了下来。

    换好了衣服,两人又一同去戏园门口取了马,这才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临行前,寒冰笑着问宋青锋:“后日开审严兴宝一案,宋兄可会去观看?”

    “后日我还要在宫内当值,怕是去不了了。”宋青锋不由得摸了摸仍是疼得厉害的左腿,心想自己若是敢去,这双腿怕是要保不住了。

    见寒冰笑而不语,他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你呢?”

    “我若去了,事情就不好玩了!”寒冰哈哈一笑,挥手而去。

    ………………………………………………………………………………………………………………

    天色渐暗,寒冰牵着马穿过一条闹市,街上的摊贩们正嘶喊着廉价兜售还未卖完的货物,一些临街的店铺大都开始关门落锁,而那些酒楼和食肆的生意却开始红火起来,门前的灯笼也都竞相亮了起来。

    这时,一男一女两个人从寒冰的对面走了过来。那个商人打扮的中年男人似是喝醉了酒,虽是被旁边那位衣衫艳丽的年轻姑娘扶着,脚下犹自还打着晃儿,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

    当这对男女来到寒冰身前几步远的位置时,那个男人突然一个踉跄向下栽倒,连带着那位力弱的姑娘也一同摔倒在地。

    一旁的路人见状皆四下散开,围在那里看热闹,却无一人上前帮忙。而且那些围观之人还在议论纷纷,想是从那姑娘的穿着上看出她是个烟花女子,便都露出些鄙夷之色,以显示出自己是个一尘不染的正人君子。

    那位姑娘多次试图拉着那个身形粗壮的中年男人一同起来,却终是徒劳无功。她正自焦急地垂头叹气,旁边忽然有人伸过一只手来,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那位姑娘抬头看着扶自己起身的蓝衣少年,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寒冰也向她善意地笑了笑,俯身又抓住那个醉酒男人的后衣领,将他那如烂泥一般的身体从地上提了起来。

    那位姑娘忙上前扶住醉酒男人的一只胳膊,却怎么也拉不动他向前走上一步。

    “姑娘要带他去哪里?”寒冰含笑问道。

    那位姑娘略显窘迫地笑了笑,低声道:“自然是奴家的住处……”

    “姑娘若是住得不远,在下倒可帮忙送上一程。”寒冰的脸上仍是挂着温和的笑容。

    “不远,不远!”那位姑娘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寒冰,“就在这条街尾的巷内。”

    一听这话,一旁围观的人却又开始议论起来——

    “原来是街尾那家野芳阁的暗娼!”

    “哼,什么野芳阁!想跟人家远芳阁沾上点儿边儿,不过是个私娼寮罢了!你看她长得那模样儿,连远芳阁里端茶倒水的小丫头都不如!”

    ……

    听到这些毫不掩饰的羞辱之语,那位姑娘本已抹了过多脂粉的脸竟也透出了赭色,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垂着头不敢看人。

    寒冰却仍是平静地含笑而立,对她道:“那我们走吧!”

    在路人一片鄙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声中,寒冰将他们送到了那位姑娘的住处。

    进了那个昏暗且散发着浓腻脂粉香的房间,寒冰将那个醉鬼往一张宽阔的大床上一扔,转身便要离开。

    “公子且慢!”那位姑娘忙出声叫住了他,走到他的面前,曲膝行了个礼,“今日多亏公子援手,奴家感激不尽!实是无以为谢,还请公子喝杯茶再走吧!”

    寒冰方要出言婉拒,那位姑娘却忽然对他妩媚地一笑,一双媚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与此同时,那个醉得像死狗一样的中年男人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抬手一挥,三支乌黑的钢镖分别袭向了寒冰背上的几处大穴!

    危急关头,寒冰仍有时间对着那位姑娘露齿一笑,而他的左手却已如闪电般地扼住了她的咽喉。同时他的右手迅捷地向后一挥,那三支钢镖便都到了他的掌中,随后他头也未回,只是轻轻地一抖手,将它们又奉还给了对方。

    眨眼间,两个杀手便被解决掉了。寒冰好整以暇地上下拍了拍手,唇边犹自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转身出了那个香气呛人的房间。

    …………………………………………………………………………………………………………

    悠然地牵着马来到离花府不远的一处街角,却见一个瘦小的人影早已等在那里,寒冰忙走上前低声问道:“小安子,府里可有什么动静?”

    那个叫小安子的少年摇了摇头,“公子放心,此刻府里的人都在用晚膳,不会发觉你回来的。”

    “怎么此时才用饭?”寒冰看了看已擦黑的天色。

    小安子吐了吐舌头道:“公子你一早便没了人影,老爷气得连午膳都没吃,呆在书房里做画,直到晚膳的时辰也未露面。还是小姐去请了两次,老爷才总算出来用了晚膳。”

    寒冰听得眼珠直转,想了想,将马的缰绳递给了小安子,嘱咐道:“你悄悄地把流云牵进去,别让人看到。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去办,晚些时候才能回来。舅父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没看到我,马是自己回来的。”

    “那样老爷会担心的!”小安子露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寒冰“哈”地一笑,“我看是你小子在担心吧?放心吧,你家公子我的屁股都被打开花了,还能再闯出什么祸来?”

    小安子撇了撇嘴,用明显缺乏信任的目光看着自家公子,却又不敢出言反驳。

    寒冰气得轻拍了一下他的小脑袋,“你小子!竟敢也不信我!都是跟着翠儿那小丫头学坏了!对了,你将这糖盒还给翠儿,就说是你在院中捡到的,可千万不许提我!”

    小安子接过糖盒,打开来看了看,苦着脸道:“翠儿若问我里面的糖豆儿都哪儿去了,该怎么办?”

    寒冰又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当然是被你这个小馋猫给偷吃了!”

    目送着自家公子背着手故作潇洒地远去,小安子这才牵着流云,走向花府的大门,一边走还一边撇着嘴自言自语地道:“也不知方才又去哪里闯祸了!衣服都换了,想是屁股又开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