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真有你的
    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定亲王府,一推开那间书房的门,寒冰就见浩星明睿正愁眉紧锁地在窗前负手而立。

    他忙关上身后的房门,紧走几步上前行礼道:“舅舅!玉儿来迟了!”

    浩星明睿一把拉桩冰的手,仔细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松了一口气道:“来了就好!我方才还担心你伤得太重,今夜怕是来不了了!”

    寒冰调皮地向内书房的方向呶了呶嘴,笑问道:“您又挨师父的骂了?”

    “唉!”浩星明睿苦着脸叹了一口气,“本来你挨打的事我就没敢告诉七叔,怕他着急上火。谁知今日我去见花凤山,没在府中,七叔便去了那个专为他而建的小园子里散步,正巧听到隔壁两个在侍弄花草的小丫头谈论严兴宝一案,最糟的是她们还说起了你被打的事情。结果我方一从花府回来,便被七叔叫了进去——”

    寒冰一听也傻了眼,“我还以为今夜赶过来,师父便不会发觉有异——,没想到还是露了馅,让舅舅您又多挨上一顿骂了!”

    “挨骂还是小事,七叔竟说要去找花凤山算账,还说不让你继续住在花府了!”浩星明睿边说边摇头叹气。

    寒冰不由惊讶地笑了笑,随即安慰道:“您先别发愁,师父那边由我来安抚,不会有问题的。”

    “这次怕是不那么好安抚!玉儿,你可要当心,七叔还在气头上——”

    “放心吧,舅舅。”寒冰倒是信心十足,随即又加了一句,“不过关于严兴宝那件案子的内情,还是尽量少让师父知道的好。”

    浩星明睿点了点头,“七叔虽是追问了很多,我却只说了个大概,好在今后你不必再卷入此案,这多少也让人放心一些。”

    “严域广那边可是已经松了口?”

    “那倒还没有。不过明日我会亲自去襄国侯府走一趟,应该多少会有些收获。”

    寒冰却是一笑,“相信明日舅舅定会收获颇丰!”

    “你为何会如此有把握?”

    “因为严域广竟然狗急跳墙,连雇凶杀人的招数都使出来了,可见他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在所不惜了!”

    浩星明睿顿时眉头一皱,“你是说他派了杀手袭击你?何时发生的事情?”

    寒冰挑眉一笑道:“就在方才。一男一女,似乎就是传说中的‘鸳鸯双杀’,如今倒真是做了一对同命鸳鸯!”

    浩星明睿也不由微微一笑,“怪不得你这一身的脂粉气,我还以为你是跟宋青锋那小子在一起,去远芳阁见了那位青萝姑娘呢!”

    寒冰细察了一下自己舅舅的神色,看起来倒不似在作伪,不由心中暗自思量,那两只老狐狸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竟是连舅舅都被他们蒙在谷里?

    “远芳阁倒是没去成,不过却去了一趟野芳阁。想来那是他们杀人的惯用手段,房间里满是有**作用的香气,而那女杀手还练了某种**术。”

    “是他们故意引你去的?”

    “算是吧。他们应该还有其他的同伙,只是当时在闹市之中,动起手来怕会伤及无辜,我便主动随他们去了。不过沾了这一身的脂粉气,一会儿见了师父,怕是不好解释了。”寒冰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浩星明睿也有些犯愁,这会儿他可是绝对不敢再用任何事去招惹那位正怒发冲冠的“烈火将军”了。

    寒冰转了转眼珠,问道:“舅舅能否弄些酒来?”

    “好主意!”浩星明睿立时笑了起来,“正好我这书房中便有一坛上好的寒潭秋,本来是想今日孝敬七叔的,可这火都已经烧起来了,若再加上烈酒,我这座王府怕是都要烧成灰了。”

    在衣衫上洒了些酒之后,那股脂粉味儿果然被冲淡了许多,已经几不可闻。

    浩星明睿拍了拍寒冰的肩,这对甥舅用眼神给彼此打了一番气之后,才一起走进了那间内书房。

    萧天绝一见到寒冰,本是布满严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上前一把拉桩冰的胳膊,将他带到烛火明亮之处,然后从头到脚,将他细细地看了个遍。

    想来结果还算令他满意,萧天绝这才开口道:“既是受了伤,怎么还在外面乱跑?今夜便是你不来,我也会去看你!”

    寒冰眨了眨眼睛,心知师父这是真急了,不由咧嘴一笑,“原来师父您也被骗了!我这一身的功夫,岂会被那几板子给伤到了?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装得下不了床。可是终日呆在屋中又实在憋闷得很,所以今日一大早我便溜了出来,去东郊与宋青锋赛了一会儿马,还一起去了孟家戏班学唱戏,方才又在酒楼里多喝了些酒,结果就耽搁了来这里的时间。让您为我多担了这半天的心,都是徒儿的错!”

    萧天绝闻言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喝的定是寒潭秋!这天下的好酒为师几乎都已尝遍了,绝对不会辨错!”

    寒冰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佩服之色,随即又得意地一笑,道:“师父您只闻到了寒潭秋的味道?难道就没有闻出还有另一种好酒?”

    萧天绝不由耸了耸鼻子,细闻了片刻,终于露出一种吃惊的表情,“你——,玉儿你真的喝到了柳叶雪?!”

    寒冰笑着点了点头。

    萧天绝又是大笑起来,拉着寒冰坐下说话。

    浩星明睿在一旁看得有些心惊,生怕寒冰的伤口受不了,可是见那小子毫不犹豫地往椅中一坐,继续谈笑风生,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注意力也随即被寒冰的一席话给吸引了过去。

    “自从师父您告诉我孟神偷那里有两坛柳叶雪,徒儿我便开始惦记上了。可是那位老爷子口风紧,又吝啬得很,我想尽办法也没有将酒骗到口。今日与宋青锋赛马来了兴致,我忽然想,怎么说他也是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孟老爷子应该总会给他些面子吧?于是我就带宋青锋去了孟家戏班。果不其然,孟老爷子一见到他,便痛快地将酒给拿出来了!”

    “可真有你的!”

    “可真有你的!”

    萧天绝和浩星明睿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了这一句,可是腔调却完全不同。

    萧天绝是在赞自己的徒儿头脑灵活,妙计无双,而浩星明睿却是在叹自己的外甥酒虫入脑,愚不可及!

    寒冰看着浩星明睿,苦笑道:“舅舅确是比玉儿见机得快!不像我这般反应迟钝,自己跳进了人家早已挖好的坑中!”

    浩星明睿不由摇头一叹,“我哪里是比你见机得快,我只是比你更清楚那两只老狐狸的为人而已!”

    萧天绝在一旁却是听得一头雾水,不禁追问道:“哪两只老狐狸?除了孟老偷儿,那另一只老狐狸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