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伤人之术
    过了半晌,浩星明睿突然在一旁开口道:“时辰不早了,七叔,花府那边,湘儿还在等着给玉儿施针,我们还是早些放他回去吧。”

    萧天绝一听忙站起了身,寒冰只好也跟着站了起来。

    “明睿说得对,玉儿,你还是早些回去,施针的事情绝不能耽误,如今你体内的毒已去了几成?”

    寒冰看了一眼自己的舅舅,却见他正神色淡然地看着自己,心头不由一跳,立即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只好硬着头皮道:“师父您放心,我体内的毒已没有什么大碍。湘君姐姐会定期为我施针,今日便是施针之期,只是我在您这里说得兴起,一时倒把此事给忘记了!”

    “你这粗心的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会忘记!幸亏明睿心细,帮你记着,否则岂不误事!”萧天绝板着脸说了他几句,随后便拉着他的手要往外走。

    寒冰有些心虚地对浩星明睿道:“多谢舅舅提醒!玉儿这就赶回去,不会让湘君姐姐久等的。”

    浩星明睿斜睨了他一眼,转而换了一副笑脸对萧天绝道:“七叔,此刻府里的下人们都还未睡下,您就别出去了,还是由我去送玉儿吧。”

    萧天绝点了点头,却仍是舍不得放开寒冰的手,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眼睛久久地看着他。

    寒冰的心里不由一酸,想起当年自己被郑庸从济世寺中带走时,师父也是这样一句话也不说地紧紧拉着自己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他忽然紧握了一下师父的手,笑着道:“玉儿发现孟老在他房中私藏了几坛秋露白,正打算寻机会偷他两坛,下次带来孝敬师父,也算是替您报了这偷酒之仇!”

    萧天绝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好!虽然秋露白到底比不上柳叶雪,但能让那老偷儿吃个憋,为师心中便觉得万分痛快!”

    他终于松开了寒冰的手,捋着胡子,做出一副洒然之态道:“就让你舅舅送你出去吧,记得路上小心些!”

    寒冰笑着点了点头,又向师父施了一个礼之后,便随浩星明睿出了这间内书房。

    关好暗壁上的门,浩星明睿转身看着眼睛正在向外溜的寒冰,重重地咳了一声,道:“不错啊,玉儿你的功夫有长进了,唱戏也有长进了,只是这说谎的本事——长进得最大!”

    寒冰知道,与这位舅舅相比,自己的道行还是太浅,最好不要轻易在他面前耍花样,否则被抓个现行,下场定会很惨!

    可是有些时候又实在不能说实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说话。

    看到寒冰又采用了他一贯的伎俩,眨着那双看似无辜的星目,对着自己露出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讨好笑容,浩星明睿虽然一肚子恼火,却还是不得不弃械投降,无奈地叹了一声,道:“你这小子!可真知道怎么对付我!”

    寒冰不禁嘻嘻一笑,“舅舅若是没有什么别的吩咐,我便赶回去让湘君姐姐施针了。”

    浩星明睿一瞪眼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鬼话?_,我料想你今晚回去,定是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溜回自己房内睡大觉,湘儿怕是连你的影子都见不到!”

    寒冰马上又不说话了,继续对着自己的舅舅装傻卖笑。

    浩星明睿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知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愿让湘儿损耗心神,受累过度。可是这无尽丹一日不解,你便要多受一日的折磨,即便你能够忍受,七叔和我又如何能不心疼!”

    寒冰的星眸微垂,低声道:“玉儿实不该让师父和舅舅您如此忧心!只是舅舅应该已经知晓,我体内这颗无尽丹的**之力已被湘君姐姐解去了,剩下那些微的疼痛并无大碍,咬牙忍忍便过去了。

    可是湘君姐姐每次施针后都会心衰力竭,虽然有清伯运功相助,也只不过是暂时缓解,时间久了,必会令她的身体受到极大损伤。那‘金针渡劫’实则就是将被救者的劫难渡给了施救之人,如此渡劫,岂不如同恩将仇报一般?玉儿实在是做不出!”

    浩星明睿听了也不禁沉默下来,没想到这传说中的渡劫之术原来也是一种伤人之术!看来湘儿并没有把实情告诉花凤山,应是怕他阻止她继续为玉儿施针。

    唉!本以为终于找到一种办法能解去玉儿身上的丹毒,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难道玉儿这一生都要忍受那歹毒之物的折磨?七叔若是知道了真相,不知该有多难过!不,此事绝不能让他知道……

    看到舅舅脸上的难过之色,寒冰知道此刻说何种安慰话都无用,便连忙转移话题道:“舅舅可有小风他们的消息?上次说他们已盯住了公玉飒容和宫彦,不知结果如何?”

    浩星明睿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慢慢让自己的心绪暂时平定下来,恢复了一贯的从容之态。

    “据他们判断,公玉飒容和宫彦皆是为了离别箭而来,并非是又想在大裕境内实施什么阴谋。既然如此,我们也无需打草惊蛇,不如放长线,盯住宫彦此人,或许还能挖出戎国潜伏在大裕的其他密谍。至于公玉飒容,他北人的身份既已完全暴露,潜在的危险性便小了许多,只要我们多加提防,想必他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舅舅以为,他们所找寻的那个离别箭,会不会就是湘君姐姐的兄长——凌弃羽?”

    “应该就是他!在大裕境内会使离别箭之人,除了你,怕也只剩下他了!只不过他行踪诡秘,身手又远在小风和小飞之上,这两个小子一直没能跟住他,更是没有机会与他交谈,道出彼此的身份。小飞倒是曾远远地见过他一面,不过当时那里的光线昏暗,而且他似乎还蒙了面,只看出他的身材颀长,长发散落未束髻。”

    “当年我们三人一同逃出藏涧谷之后,我因一心要回去救师父,便将舅父花神医在京城的居处告诉了他们兄妹。后来听湘君姐姐说,当时竟然还有一名忠义盟的人从谷中追了出来,在我离开之后,那人便追上了他们。危急之下,弃羽哥让湘君姐姐先逃,而他独自将那人引走了。

    湘君姐姐在他们约定的会合之处等了许久,弃羽哥却一直没有出现。后来湘君姐姐找到了舅父,又通过他多方寻找,也没有得到过关于弃羽哥的任何消息。可是湘君姐姐一直认为弃羽哥还活着,而且她也从未放弃过寻找弃羽哥,如今若是告诉她有了关于弃羽哥的消息,她一定会欢喜得不得了!只不过让人想不通的是,这么多年,弃羽哥为何没有来找过湘君姐姐呢?”

    “是啊,这确是令人费解之处。另外,他下手杀人的目的也极为可疑,应该不是为了救人,可若说是寻仇,又不太可能。那些被杀之人并不完全是忠义盟中人,而且死的那几个忠义盟里的人,也都分属不同的分舵,相隔甚远,怎会同时都与他结了仇?”

    “那舅舅是如何打算的?”

    “目前小风他们将精力主要放在监视公玉飒容和宫彦上面,一时也顾不上再追查离别箭。好在公玉飒容他们的目标也是离别箭,只要盯紧了他们,或许仍有机会找到凌弃羽。”

    寒冰微微点了点头,犹豫了半晌,终是问了一句:“洛儿,她还好吗?”

    浩星明睿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放心吧,洛儿此刻与她师父在一起,又有小风他们在暗中照应着,不会有事的。”

    寒冰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并不再多言,向浩星明睿施了一礼之后,便开门走了出去,消失在暗夜之中。

    浩星明睿也迈步出了书房,抬头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一颗心不由得飘到了遥远的南方某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