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休妻信物
    一大早,花凤山便独自进了东跨院,将正要出门的寒冰给堵了个正着。

    “这么早,又要去哪里?”花凤山沉声问道。

    寒冰忙上前施了个礼,笑道:“舅父早!我这是要去孟老那里学戏。”

    “你昨日不是已去过了吗?学个戏还要日日都去,难道果真要登台唱戏不成?”

    “那出《鹊桥会》我才学了一半,孟老性子又急,容不得我慢慢学——”寒冰笑嘻嘻地扯着谎,心中却在暗自惊讶,舅父怎会这么快就知道自己昨天去了哪里?

    “嗯——”花凤山点了点头,犹自沉着脸道,“你去告诉孟惊鸿,若他再要喝酒,下次眼疾犯了莫来找我,找卖酒的去吧!”

    寒冰这下总算明白舅父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了!湘君姐姐肯定是不会去向舅父告孟老的状的,自己必是被翠儿那个小奸细给出卖了!唉,清伯怎会认了这么个鬼丫头做孙女……

    看到寒冰苦着脸站在那里发呆,花凤山立即不悦地道:“怎么,难道你也同那老酒鬼一样,喝得上了瘾?!”

    寒冰顿时回过神来,笑道:“舅父误会了!我是在犯愁如何劝说孟老呢!”

    花凤山嘿然一笑道:“劝说倒是不必,你只需替我将他床下藏的那些酒坛子都给砸了就行!”

    “啊?!”寒冰一脸为难地看着花凤山,不知是否该把这位舅父的一番气话当真。

    “听说你昨日也在老酒鬼那里喝了酒,简直是胡闹!走,去房里,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了。”花凤山一边训人,一边迈步向房中走去。

    “舅父,孟老还……等着……”

    寒冰刚想反对,话还没说完,就被花凤山一眼给瞪了回去。

    “且让他慢慢等着吧!反正他的眼睛也不济事,终日呆在屋里没事干,有什么可急的?”

    说完,他便一把拉桩冰的胳膊,想把他拽进屋去。

    “舅父,我都还未吃早饭呢……”寒冰虽不敢明着反抗,却仍是不断地找借口推脱。

    花凤山终于停下脚步,皱眉道:“看你这副不情愿的样子,定不是什么好事!莫非昨夜丹毒发作,又将伤口给碰裂了?”

    寒冰咧着嘴笑了笑,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他可不会实话告诉舅父,伤口是自己在宋青锋面前炫耀身手,得意忘形之下在硬木椅上生生给坐裂的。

    花凤山马上不再多言,拉着他就进了内室。

    处理完伤口之后,花凤山不禁摇着头叹了一口气,“无尽丹——,这东西实是太歹毒了!”

    寒冰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才道:“舅父,晚些时候我还要出城一趟,今夜怕是不能回府了。”

    花凤山闻言猛地盯着他道:“湘儿今夜不是要给你施针吗?”

    奸细!本以为翠儿是湘君姐姐的小密谍,原来她竟还是舅父派过来的小奸细!

    寒冰一边暗自咬牙,一边陪着笑脸道:“甥儿要去办的这件事实是要紧得很,施针的事明日再说也无妨,就请舅父您替我向湘君姐姐告个罪吧。”

    花凤山极不赞同地“哼”了一声,摇头道:“要食言的那人是你,自然是你自己去同湘儿讲!”

    寒冰默然呆立片刻,突然径自走到花凤山的面前,双膝着地,跪了下来。

    花凤山登时一怔,忙想扶他起身,寒冰却抿着唇角摇了摇头。

    花凤山不由急道:“你——你这是做什么!你也知湘儿那种外柔内刚的性子,我又怎能说得动她!”

    “舅父,您是看着我出生之人,您有多心疼我,我岂会不知?可是湘君姐姐也是由您一手养大,您待之如同亲生女儿一般,爱若珍宝。我所中的无尽丹之毒只能用‘金针渡劫’来解,可此术既能救人也能伤人。我身上的痛苦每减少一分,湘君姐姐的身体便会多损伤一分。而湘君姐姐又天生体弱,自幼便连武功都不能练,她是无论如何也禁不住频繁施针的!”

    “你的话可当真?‘金针渡劫’竟会伤人?!”花凤山满脸震惊地追问道。

    “甥儿所说皆是实话。在重渊时,每次湘君姐姐为我施针之后,都是由老族长用内力助她复元。老族长后来告诉我说,他察觉到湘君姐姐的体质极弱,施针对她所造成的损伤是如何休养都不可能完全康复的,如此她的身体只会每况愈下,直至心神耗尽而亡。”

    “竟然是这样!”花凤山哀叹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寒冰继续恳求道:“无尽丹虽毒,却伤不了性命。当年清伯都能禁受那么多年,何况甥儿我是隐族人,承受力更要在清伯之上,便是这一生都解不了毒,也无甚大碍。可是湘君姐姐却可能由于为我解毒而心力交瘁,进而寿数折损。舅父,甥儿求您,一定要说服湘君姐姐,不要再使用‘金针渡劫’了!”

    “我——我只能答应你去劝劝湘儿,只是那孩子的倔性子绝不输于你!”花凤山摇着头叹道。

    寒冰却是眼珠一转道:“舅父若是实在说不动她,可以让翠儿去试试。”

    “翠儿?这小丫头使刁贫嘴倒是在行,劝人怕是不成!”

    寒冰这下来了精神,笑嘻嘻地道:“劝人当然不成,可是骗人绝对没问题!这点舅父想必最清楚了!”

    花凤山斜睨了他一眼,“你这话是何意?”

    寒冰只是诡笑了一下,不敢真的挑明翠儿是舅父的小耳目。他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只是这小丫头似乎已被湘君姐姐收买了,竟然将我们与定亲王府的关系都告诉了她。昨日湘君姐姐还借此威胁我说,要去向师父告我的状。”

    花凤山不悦地“哼”了一声,看了看仍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鬼精灵,终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道:“那小丫头的事情我来办,你且先起来吧。也真是难为你,主意都打到你舅父我的身上了!”

    寒冰涎脸一笑,先给舅父作了个揖,方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花凤山不由得哈哈一笑,也立起身来,拍了拍寒冰的肩,便迈步准备离开。

    “舅父——”寒冰忽然叫住了他,犹豫了一瞬,才开口问道,“我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花凤山怔了一下,对寒冰道:“你随我来。”

    寒冰跟着花凤山到了后院,进了花凤山所住的正屋之中。

    花凤山从床头的一处暗格中取出一只精巧却有些古旧的檀木匣,打开来之后,从里边拿出一枚造型古朴的玉玦,交到了寒冰的手中。

    “这是你娘留给你的。只是当时你的年纪太小,无法配戴,而你那倔驴一般的师父又拒绝替你保管它,皆因它是当年冷家人用作休妻的信物。于是我便将它收了起来,无论如何,它都是你娘留给你的东西。”

    寒冰细看手中那枚饰有云雷纹的白色玉玦,发现在靠近缺口处被人刻了一个篆体的“漱”字。

    “冷漱玉,这便是你娘给你取的名字。”

    见寒冰神色怅然地看着那枚玉玦默不作声,花凤山猜想这孩子定是听到谁人谈论起冷衣清的事情,心中难过,却又不愿让他师父和舅舅伤心,才来向自己打听那些旧事。

    他上前轻轻拍了拍寒冰的肩膀,温声道:“关于你娘亲的事情,我这个舅父可是比他们谁都清楚,你若想知道什么,尽管来问我便是。”

    寒冰那双明亮的星眸闪了闪,随即淡然笑道:“怕是最近故事听得太多了,不由得偶尔追忆起一些旧事,还不知今夜我又会听到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花凤山微微一笑道:“人老了,才爱讲故事,你还年轻,将来总会有自己的故事。至于从前的那些旧事,听听也就罢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无法重历,更无法改变。”

    寒冰默默点了点头,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然挂着一抹明朗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