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城下之盟(一)
    听到下人来报,说定亲王的车驾已到了府门外,冷衣清连忙亲自迎出大门,将这位如今最为得势的辅政王爷请至正厅落座。

    品了片刻茶,闲话了几句之后,浩星明睿忽然状似无意地道:“冷大人想必也听说了,关于严侯世子杀害船家一案,京兆府已贴出告示,明日便要开堂审理,还不知最终会审出个什么结果来呢。”

    冷衣清淡然笑道:“此案轰动京城,微臣确也略有耳闻。听说花府的人也卷入其中,不知花神医可向王爷您提起过此中的原委?”

    “昨日我倒是去了趟花府,花凤山确实告诉了我一些内情。原来,此事都是他那个外甥寒冰在外面闯的祸,花凤山竟是毫不知情,直到京兆府的捕头找上了门,他才知道出了事。一气之下,他竟然当着府中所有人的面,将那个寒冰给狠狠责打了一顿!”

    冷衣清本就未指望这个一肚子鬼心思的假王爷会讲实话,只是他既然在自己面前提起此事,必是又存了什么阴诡念头。

    他们此次通过严兴宝打击严氏一族,其目的就是要扳倒济王。只不知此举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呢?真的是完全受了皇上的指使,要制止一场迫在眉睫的政变?还是他们其实另有打算,不过是利用皇上来行这雷霆手段,借以铲除异己?

    若是前者,那么自己的处境便岌岌可危。皇上对于心怀异志之人,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无尽的冷落与打压,最终能够丢官保命已属幸运。

    可若是后者,那么自己眼下便不会有太大的危机,当然前提条件就是——自己同意与他们合作。

    想清楚了这些,冷衣清的心里便定了下来,笑着摇头道:“没想到花神医的脾气竟是如此火爆!小辈犯了错,私下里教训一番便可,何至于要当众打板子,还闹得满城皆知,实是无此必要!”

    浩星明睿不由讪笑了一声,道:“冷大人所言甚是!这花凤山确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我昨日也是劝解了他半天,才算让他把这口气给消了。”

    随即他又突然话题一转,“对了,我听花凤山说,他曾送了一幅画给冷大人,不知可否让本王鉴赏一番?”

    冷衣清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心领神会地笑道:“去年花神医确是送了一幅《柳塘春》给我,被我挂在徽园的书房之中。王爷若不嫌远,便随我过去一观。”

    浩星明睿马上站起身来,哈哈笑道:“花神医的画,便是再远,本王也是要去瞧一瞧的。”

    于是,冷衣清便带着他穿过一道月亮门,进了隔壁的徽园。然后两人顺着一条林荫小径向北,走过一道抄手游廊,便进了位于内院的一间书房之中。

    落座之后,浩星明睿含笑看着冷衣清道:“冷大人处事机敏,应变果决,实不愧为能够领袖群臣的宰辅大人啊!”

    冷衣清冷笑着回了一句:“与王爷一起共事,若不能随时应变,怕是连脑袋丢了,都不知是被谁砍去的!”

    听到这明显是带着怨气的挖苦之语,浩星明睿却颇为自得地一笑,道:“冷大人能够有此识见,便已是不凡,实是比那些刀斧悬颈而犹不自知的冥顽之辈高出太多!如此一来,倒是可省下我许多的唇舌了。”

    “此处极为隐秘,王爷再无须担心隔墙有耳,尽可省去那些不着边际的虚辞伪饰,还是痛快说出你今日的来意吧!”冷衣清冷着声音不客气地道。

    浩星明睿不由哈哈一笑,“看来冷大人已决定破釜沉舟,舍命一搏,故而才如此直言不讳,无所顾忌了c,冷大人既有此心,本王自当奉陪到底!”

    说罢,他猛地从袖中取出一本绢册,扔到了身旁的书案之上。

    冷衣清瞟了一眼那本绢册,并未伸手去取,只是语气淡然地问道:“这是什么?”

    “来府上之前,本王先去了一趟襄国侯府,看望了一下病中的严侯。一番恳谈之下,严侯便将这本绢册交给了我,希望以此换回严世子的一条性命。”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忽然摇头叹息了一声,“‘养不教,父之过’,这亘古不移的道理却是很少有人听得进去,直至大错铸成,方知悔之晚矣c在本王无有子嗣,倒也少了这许多的烦恼。只是冷大人膝下多福,有此前车之鉴,尚须引以为戒啊!”

    冷衣清坐在那里越听越心惊,这本绢册自不必说,想是上面有不利于他的内容,这也算是意料之中。可是这假王爷竟然说他这唯有一个独子的人膝下多福,那定是在暗指芳茵所生的那个孩子。只是他这些明显的警告之语,到底是出于何意呢?难道——,那个极善闯祸的寒冰,竟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

    看到冷衣清那张已不再淡定的脸,浩星明睿心中暗自冷笑,决定点到即止,遂又将话题拉回到了严域广的身上。

    “冷大人却也无须太过担心这本绢册的事情,上面虽提到了大人你的名字,但这些都只是严域广的片面之词,并无任何实据,故而本王并未打算将它呈给皇上。”

    这些话其实并未给冷衣清带来太大的安慰,因为从对方暗示他来此处密谈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个假王爷必然不是皇上的人!那么,他暂时便无须为自己的安危担忧,无论如何,这位假王爷及其背后之人都会对他善加回护,以便进一步利用他为其做事。

    而真正令他心烦意乱的,还是那句“养不教,父之过”!

    随着对方一步一步有意识地将真相慢慢揭开,到了图穷匕现、针锋相对的那一日,他又该如何自处呢?是父子相认,还是父子相残?若不想那种两难之局出现,他此刻就要做出选择——彻底地投靠对方。

    然而,这种选择,又实非他心中所愿。

    以他博览群书、通读史册之所见,扶保正统方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而这位假王爷背后之人,即便真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弟定亲王,依制也绝无成为储君的可能,除非是将皇上所有的皇子都杀了。所以显而易见的是,这位定亲王能够坐上皇位的途径只有一条——谋权篡位。

    多年宦海生涯,冷衣清虽承认自己热衷权力且极富野心,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奸佞之臣,更是从未对皇位有过任何觊觎之心。

    可他如今若是投靠定亲王,那便是附逆为奸,成为令人不齿的乱臣贼子,最终还会在史书上留下极不光彩的一页,为千夫所指,背万载骂名。

    若是没有寒冰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暂时先与对方虚以委蛇,待解了眼前的危机之后,再徐图将来。毕竟济王还在,虽然可能会一时失势,但希望仍存。此时他若能在其落难之际鼎力相助,待济王登基之日,他便是首位从龙之臣,到那时恩宠重用,自不在话下。

    可若是寒冰也卷入其中,他难免就会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当年他抛弃他们母子,又从未对这孩子尽过教养之责,实难指望他会听从自己的劝告,选择弃暗投明。但他又着实做不到对其置之不理,而任其泥足深陷,最终,眼睁睁地见自己的亲生之子,因谋逆而被凌迟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