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城下之盟(二)
    冷衣清在那里思来想去,犹未能想到一个两全之法,最后也只能暗自祈求上苍,寒冰并不是芳茵所生的那个孩子,更不是自己的儿子。

    既已横下了一条心,他的人便恢复了往日的镇定从容,平静地看着浩星明睿道:“王爷既然抓到了冷某的把柄,却又不打算向皇上告发,想必是对冷某另有所图,那就请王爷明言吧!”

    “冷大人言重了!本王已说过,绝不会将这本绢册交与皇上,那么,冷大人便不算是有什么把柄之类的东西落在了我的手中。再者说,我与冷大人一见如故,相交日厚,怎会存了任何对冷大人不利之心?

    虽说冷大人选择了尊济王为主,与我政见不合,但说起来你我皆是为了大裕的江山社稷着想,实不至于闹到相争互杀的地步。若再因此引起朝局动荡,人心不稳,则绝非你我所愿,不知冷大人以为如何?”

    冷衣清虽至今仍是猜不透这假王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听他话中并无多少胁迫之意,倒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事已至此,自己也只能见招拆招,先过了今日这一关再说。

    一念及此,他的语气便缓和了下来,道:“王爷所言甚是。如今边境危机方解,民心犹待安抚,此时朝中若再生乱局,实非幸事。”

    浩星明睿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如今的大裕实是已危如累卵!故而我今日来拜会冷大人的目的,就是希望彼此可以达成一种共识——唯有你我联手,方能帮助大裕度过眼前的危机。”

    “联手?”冷衣清的目光闪了闪,心中竟有些被浩星明睿的这番言语所动。

    若是真能暂时先放下彼此在储君人选方面的意见不合,共同商讨出一套有助于恢复大裕元气、重聚民心的治国之策,那倒不失为一个最好的折衷之法。

    “不错,联手!想必冷大人也与我有相同的看法,眼下大裕虽是内忧重重,但最大的危机,还是来自于外患。

    北戎此次退兵,不过是迫于寒冬将至、粮草不足,其士气虽挫,然兵力犹存。

    四皇子宇文罡新近登基,为了安抚民心,暂时应不会再有出兵之举,但此人素来野心勃勃,对大裕也是志在必得。

    而扶宇文罡上位的那位阴太后,更是个铁腕人物。自她掌权以来,北戎便不断外侵,吞并其周边的小国,疆土扩张了近一倍不止。

    可以预见,不出两年,北戎大军将会再次压境。而到了那时,大裕若仍像现在这般——国无可用之兵,军无可用之将,势必难逃覆亡之运!

    为今之计,须得双管齐下,一方面从朝中军方入手,改革兵制,选拔良将;另一方面则是从地方官员入手,施行新政,鼓励农耕。富国强兵,才是抵御外患的不二之策。”

    冷衣清也赞同地道:“这确是解决燃眉之急的良法。若是新政能够推行得当,劝农归田,同时改征兵制为募兵制,大裕国力将会很快得以恢复,两年之后,或有与北戎一战的可能。”

    “确是如此!”

    说到酣处,浩星明睿与冷衣清竟不由得相视一笑,颇有些英雄所见略同的畅快之感。

    “不过无论是改革兵制,还是在地方推行新政,如果没有皇上的首肯,怕也只是一纸空谈。王爷可是有什么说服皇上的办法吗?”

    浩星明睿微微一笑,道:“本来我也在犯愁此事,可是严域广的这本绢册,却为我解了这道难题。”

    冷衣清听得心中一动,多少有些猜到了这假王爷在打什么主意。原来这所谓的联手,其实就是要齐心协力,共同欺瞒皇上。可是仅凭他二人之力,实做不到一手遮天,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拉其他的朝臣入伙。而这本绢册,便是达成此目的的绝佳工具!

    对于大多数混迹官场之人,以单纯的道义与责任这等大道理,是很难说服他们去铤而走险的。真正能够打动他们的最为切实有效的方法,就是威胁与利诱并用。

    这本绢册的首要作用就是提供了那些可以被说服的朝臣人选。绢册上所罗列的这些人,他们既然可以因利益驱使而选择为济王效力,那么用相同的甚至是更大的利益相诱,应该不难让他们改投他人。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若果真遇到个别冥顽不灵之辈,此时这本绢册的威胁之力便可发挥作用。想来不会有人愿意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向那个连储君都还不是的济王表示忠心。

    有了绢册上这些人的暗中配合,再加上左相的威权,更有辅政亲王的从中斡旋,左右朝局甚至是把持朝政,都已不再是遥不可及之事。

    想到这些,冷衣清竟不觉对这位假王爷产生了一种由衷的钦佩,此人心思缜密又智计百出,实是难得一见的鬼才。然而他随即又意识到,自己不正是这位假王爷威胁与利诱之下的俘虏吗?一想到此,他的心中顿时大感不是滋味,竟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起来。

    “这本绢册虽能助我等瞒着皇上,在地方上推行新政,但若要改革兵制,却绝对绕不过皇上这一关。如此便需要冷大人你多用上一番心思,想一个让皇上实难拒绝的理由出来。”浩星明睿忽然微笑着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冷衣清听得不由一怔,“兵制改革实非我这左相权限之内,若是由我提出,皇上必会起疑。”

    浩星明睿却是哈哈一笑,“目前这确不是左相之责,但不久之后就难说了。只要冷大人决心与我联手,我们便能够将那些不可能之事,尽皆变为可能!”

    这次,冷衣清不过是略一犹豫,便慨然应道:“好!冷某在此立下誓言,今后将尽己所能,襄助王爷,为大裕的未来谋一线生机!”

    这番话虽是说得极为动听,却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皆因此刻冷衣清的心中并未真的要放弃济王。

    然而,不由自主地,他仍是在心里将自己所属意的济王,与那位真正的定亲王做了一番比较。两相比较之下,冷衣清也不得不承认,那位真正的定亲王确是不容小觑!

    他既能得到像这个假王爷这种智囊人物的鼎力相助,在朝中替他网罗党羽,而他本人又曾是战功赫赫的一方统帅,在军中仍有一呼百应之威。与济王相比,除了缺少正统名分,那位定亲王确是已具备足够的争位实力。

    可就是这正统名分,实是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将那些名不正、言不顺的野心之辈拒于储位之外,而这也正是他冷衣清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