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慧觉方丈(二)
    慧觉方丈闻言摇了摇头,苦笑道:“当初我这和尚做得便不情愿,又怎会再让你步我的后尘?我所说的传人,是接替我保管那枚乾坤密钥之人。”

    听到慧念方丈最后的这句话,寒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他张了张嘴,眼中忽然露出一种难言的悲伤,将老方丈的手握得更紧了。

    慧觉方丈的脸上仍是带着笑意,叹息着道:“你这傻孩子!我半生缠绵病榻,不过是在吊着这一口气而已!你方才业已探过我的脉象,当知我的身体也与从前的你一样,早已经脉俱毁。这样一副残破的皮囊,舍了它,对我而言实是一种解脱!”

    寒冰只是垂着头,紧紧握着老方丈的手不说话。

    慧觉方丈再次抚摸着他的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当初你全身的经脉已断,而且将终生被囚寺中,确是保管密钥的不二人选。可是如今你的经脉应是已经复元,更不可能从此留在寺中,这密钥——实不该再交给你了。”

    寒冰当然明白慧觉方丈言中之意。

    这枚乾坤密钥应是关系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知有多少人想将之据为己有。一旦这些人知道密钥在他的手中,必将用尽一切手段从他手中夺取,那将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他若能如慧觉方丈一般,终生呆在济世寺中,所有的麻烦便会被一道寺墙隔在外面,而他一旦离开这里,那些麻烦也将如影随形,令他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他抬起头来,看着慧觉方丈,突然问了一句:“若做不了您的传人,是不是就不能听您给我讲故事了?”

    慧觉方丈不由一笑,道:“你若真的想知道那个故事,我便讲给你听也无妨。只是我须得提醒你一句,有时候一个人知道的越多,所要承担的便也越多。”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咧嘴一笑道:“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而有些结果,也总要有人去承担。我不但想听那个故事,而且,还想得到那枚乾坤密钥。”

    慧觉方丈目光深邃地看着寒冰,慢慢伸手入怀,取了一样物事出来,交到了寒冰的手中。

    寒冰凝目细看,那是一把形状奇特的钥匙,青铜质地,颜色暗沉,似已久不使用。

    “这是乾坤密钥之一的乾钥,它的另一半坤钥在慧念师弟手中,两者合在一起,便可打开那扇通往地府之门。”

    “地府之门?”寒冰不解地问了一句,感觉到老方丈的话中有更深的含义。

    “你可还记得十二年前我对你所讲的那个秘密?那个秘密就在地府之中。而且在那个地府之中,还有更多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从今以后,你便是负责保守这些秘密之人,直到有一日你也像我一样,找到了自己的传人。”

    寒冰默默点了点头,将那枚密钥收入怀中。

    “我曾告诉过你一些关于我的身世来历,只是有一点我没有向你提起过,那便是我这一身的病,其实并不是病,而是伤。当年我也与你的遭遇相同,全身经脉皆毁,不仅武功尽废,而且还落下了一身的伤病。”

    “您是慧念大师的师兄,想来武功当不会弱于他,谁又能有机会对您下此重手呢?”

    “那人便是我的师父——阴无崖。”

    寒冰听得一挑眉,却未发一语。自从听过孟惊鸿所讲的人偶故事之后,他便对这位阴国师的阴狠手段有了极深的了解,虽是没想到他会对自己的弟子痛下狠手,但也丝毫不怀疑他会有如此狠毒的心肠。

    慧觉方丈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微笑道:“听过孟惊鸿的那部分故事之后,你对家师怀有敌意也属自然,这只是因为你们各自所处的立场不同而已。其实家师毁我经脉乃是事出有因,不得已而为之,而且这一切皆是出于我的自愿,并非是为家师所迫。”

    “您自愿让人毁去了一身的修为?为什么?”

    “因为我当时习练了家师所传的嫁衣功。”

    “嫁衣功!”寒冰的脸色不禁一变,“原来阴国师竟然也习练了嫁衣功!难道他竟是北人?”

    “他虽不是北人,但他的师父赤阳王却是北人。我曾告诉过你嫁衣功的可怕之处——习练者在功力初成之后,必要先吸取同样练了嫁衣功的至亲之人的内力,方能更上一层楼。

    只不过这其中所说的至亲之人,并非一定要与习练者有血缘关系,而是指那个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去成全你的人。因为若非至亲至爱,又有谁会甘心为人作嫁呢?

    当初家师传我嫁衣功,本意是想待我功成之后,将他自己的内力全部留给我,让我成为继他之后的新一代国师,辅佐大裕未来的君主。可是后来朝局生变,太子浩星潇隐被贬为永王。

    家师当时便已意识到,大裕江山不稳。于是他耗尽心血,终于想到一个能够暂时保住大裕江山的办法——在济世寺中建一根护国神柱。他向太祖皇帝辞去了国师之职,随后便在济世寺落发出家,法号心悔。

    当时的我正值青春年少,自是不愿剃度,可我心里又着实舍不得离开家师,最终便也一咬牙,一跺脚,跟家师一起做了和尚。进了济世寺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家师为何会将建造护国神柱的位置选在济世寺中。

    原来,济世寺在几百年前初建之时,便是一座护国神寺。当时的帝王曾在济世寺下面秘密修建了一座巧夺天工的地府,将许多奇珍异宝藏在里面,作为留给后世子孙的财富。可惜就在那座地府建成不久,那个国家便发生了内乱,帝王被杀,皇位易主,接着又是外强入侵,最终城破国亡,连济世寺都未能躲过那称劫,被乱军付之一炬。

    此后王朝更迭,济世寺毁了又建,但是那座地下宫殿,却是再也无人知晓。后来家师在偶然得到的一个残本中,读到了关于这座地府的一些记载,于是他便翻阅大量古籍,并根据所找到的零星线索,最终推算出了地府的所在。

    费尽心思寻到乾坤密钥,打开了地府的大门之后,家师便在其正中心的位置建了那根护国神柱。可是神柱建成,若要根基平稳,便须将底部三节柱身沉于地下。这并非任何人力可为,而是需要三代开国帝王的血和建造此柱之人的全部精气,只有两者相和,才能产生神力,令柱身自行沉入地下。

    当时家师为了建造这根护国神柱,几已耗尽心血,根本无力再将精气注入柱内。于是我便将自己的内力全部传给了家师,虽然家师及时收手,保住了我的性命,可是我的经脉却已经举。而家师在将他的精气都注入了护国神柱之后,便坐化了……”

    ………………………………………………………………………………………………………………………………

    从慧觉方丈的禅室中出来时,已是月近中天。

    寒冰抬头望着天上那轮看似极近实则极远的明月,回想起自己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忽然间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清平公主、镇北王凌天、国师阴无崖、裕太祖浩星奇……

    当年那些传奇一般的人物,仿佛又都纷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他们为天下苍生所流过的血泪,随着岁月的流逝,已渐渐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没有多少人还能够记起。

    可是,他们确实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这个世界。

    (作者备注:关于清平公主、凌天、阴无崖和浩星奇的故事,请见本卷结束后的番外篇——国师无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