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苏府寿宴
    三月二十四日,非年非节,本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日子。可是为了苏府的一场寿宴,景阳城中有头有面的人物们便都不淡定了。

    一大早,各府第派来送礼的就开始络绎不绝,还未到晌午,贺客们也都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前来登门拜寿,竟把负责张罗寿宴的苏府大管家苏平惊出了一头大汗!

    只因今日的场面实在太过出人意料,却也难怪他这位见惯世面的大管家失了方寸。记得去年老爷过七十大寿时,来贺寿的也不过一百多人,剩下的大多是派人送了帖子与贺礼过来。可是今日老夫人的六十大寿,竟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不算送来贺礼的,仅是来拜寿的便已超过了二百人!

    苏平一边满头大汗地里里外外招呼着客人,一边在心里暗自嘀咕,莫非是下面人疏忽,将请柬送多了人家?不应该啊,这请柬可是老爷亲自写的,就那么几十份,请的都是平日里经常走动的亲朋好友,这些眼生的达官贵人们又都是突然间从哪里冒出来的?

    唉!也不知道府中的桌椅可还够用?厨下备的酒菜可还够吃?老天啊!……

    大管家苏平在外面暗呼着老天,里面在后台准备上妆的寒冰,却是已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这段日子好不容易瞒住了花府中的人,没人知道他今日要登台唱戏,当然更不会知道他要唱七仙女了。谁知一大早,舅父突然说接到了苏府送来的请柬,今日要带湘君姐姐一起来给苏老夫人拜寿,简直是晴天霹雳!

    而刚才那个人小鬼大的屏儿又跑来给他报信儿,宋青锋已带着一大群狐朋狗友进了苏府的大门,简直是雪上加霜!

    寒冰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看着镜中那个同样呆若木鸡的自己,喃喃地道:“看来今日的这个‘糗’,是要出得大发了!”

    这时,孟惊鸿由屏儿扶着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位穿着员外服,面容红润,白胖富态的老先生。

    寒冰忙上前给孟惊鸿行礼,孟惊鸿哈哈一笑,指着旁边的那位白胖老先生道:“这位就是苏公。”

    寒冰走过去,给苏问秋恭恭敬敬地施了一个礼,然后咧着嘴苦笑道:“苏公妙计,晚辈领教了!”

    苏问秋拈须一笑,那笑容果如一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虽是错失了两坛柳叶雪,可今日老夫能够听到寒冰所唱的七仙女,倒也是足慰平生啊!”

    寒冰忽然狡黠地露齿一笑,道:“苏公说的是!家师听说被你偷去的那两坛柳叶雪又被我喝了回来,气倒是消了不少!”

    苏问秋的老脸不由僵了僵,笑容也看上去不那么讨人嫌了,呵呵干笑了两声,便转身溜了出去。

    他方一来到外面,就看到几个年轻人正兴高采烈地迎面走了过来。当先的那个年轻人他倒是见过,乃是信武侯之子楚文轩。

    楚文轩他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苏问秋,忙收起了嬉笑之态,上前逐个行礼。

    苏问秋含笑点着头,心中却在嘀咕,这些年轻人怎么闲着没事干,都跑到我的府里来凑热闹?

    “楚公子,令尊可还好啊?”老狐狸开始旁敲侧击。

    “谢苏公垂询,家父安好。听闻今日是苏老夫人寿辰,家父命晚辈送来贺礼。”楚文轩这只悬狸巧妙地答道。

    苏问秋笑着道了谢,眯着一双世故的老眼,将一旁站着的几位世家公子挨个扫了一遍。

    那几位年轻人也都是聪明伶俐之辈,纷纷上前自报家门和来意,竟全都是替长辈们来送贺礼的。

    不过文山公的小儿子薛少龙在说话时却是有些躲闪,不时心虚地偷看苏问秋脸上的表情。苏问秋这老狐狸当然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只是含笑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这可是让薛少龙暗暗松了一口气。

    苏问秋倒是多看了宋青锋几眼,心中已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这些年轻人都是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臭小子招来的,想必是来看寒冰那小子的笑话的。

    哼哼,宋行野那个脾气死倔,且又古板无趣的家伙,怎么竟生出了这么一个顽皮蔫坏的儿子来?怪不得寒冰那小子选他做伙伴,果然是狼狈为奸、臭味相投!

    想到这里,他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背着手施施然地向前厅去了,竟是把这堆乱摊子完全扔给了寒冰。那臭小子竟敢用萧天绝那个倔老头来威胁自己,就活该让他多出点儿糗!

    不过他却是忘了,孟惊鸿还在里面,再加上一个伶牙俐齿的屏儿,几句话便将那帮纯粹是来捣蛋的公子哥儿们给赶了出去,让闻声躲在道具箱子里的寒冰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从道具箱中出来,寒冰就见孟惊鸿正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顿觉一股凉气“嗖”地一下从脚底窜上了头顶!他真想拔腿就跑,可是又一转念,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认命的苦笑。

    “孟老,您这又是要唱哪一出?”

    “今日可是你要登台,我还会唱哪一出?当然是来帮你小子上妆了!”

    “啊?!”寒冰刚提起来的那丝勇气瞬间消失,哀求地看着孟惊鸿,“孟老,您就让我自己往脸上画吧,反正看不出是我就行了……”

    孟惊鸿立即摇头道:“你小子哪里懂得怎么上妆!若是将仙女画成了鬼女,还不把外面的宾客们给吓着?你放心,屏儿经常帮秋娘上妆,手早就练熟了,不会有错的!”

    寒冰看了一眼面上得意洋洋的屏儿,心知今日自己的这张脸怕是要毁了!可是如今想要反悔已是不可能,再说,这出戏早晚都要演,而那个人——早晚都要见!

    一念及此,他索性把心一横,往椅中一坐,对屏儿笑道:“屏儿,你若能将我画得比你的秋娘姑姑还好看,我便替她唱三个月的戏,好不好?”

    屏儿顿时笑着拍了拍手,“好呀c呀!这样爹爹就不用愁没有戏唱了!”

    孟惊鸿虽是没有说话,心中却是一热,明白寒冰这是要帮他们孟家戏班支撑过这段困难时期。

    这时屏儿的一双小手已开始在寒冰的脸上描画起来。徽戏本就讲究清韵淡雅,无需浓墨重彩,是以更要在细微处下功夫,看似轻描淡写的几笔,却勾勒出一种别样的清美韵致。

    上妆完毕,屏儿将一眼也不敢往镜子里看的寒冰,推到了孟惊鸿的面前,脆声声地问道:“祖爷爷,您看这七仙女成不成?”

    孟惊鸿眯起了眼睛,凑近了往寒冰脸上细看,边看还边指点着屏儿做了几处改动,竟是一丝一毫的瑕疵都不放过。

    如此折腾了半天,寒冰只觉得自己额上的汗都快要冒出来了,孟老爷子才总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一手打造出来的七仙女终于大功告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