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左相之子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仅仅一夜之间,京城里的八卦话题就已经彻底转换。

    昨日,人们还在抱怨严世子杀人一案搁置,那“断不清”的老毛病又犯了。

    而今日,几乎所有官员府邸甚至大街小巷之中所谈论的,就都是苏府寿宴上那位男扮女装的“七仙女”,他到底是不是左相冷衣清大人的亲生儿子呢?

    很快地,那些有着强烈好奇心的人们,就从各处收集到了大量的传闻,多到足以用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虽然这些传闻大多失实,但其中确也有一些准确可信的东西。

    那位假扮七仙女的少年叫寒冰,说是花神医的外甥,却又是个有名无姓之人。而且这一切似乎都与一个叫芳茵的女子有关,这少年分明长得酷似那位女子,才会被花神医和左相大人同时错认。

    故而人们猜测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那位芳茵究竟与他们三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一旦有了猜测,谣言也就应运而生。

    于是乎,那些五花八门的故事就被传得越来越离奇。

    甚至有人还有根有据地说,那少年其实是左相大人在赴京赶考时,与路遇的狐仙所生。之所以这么说的理由是,不但年龄与时间吻合,而且那少年竟能变为女身,当然不是凡人。

    就在各种谣言四起,已呈鼎沸之势时,更惊人的一幕又出现了——

    那位叫寒冰的少年突然从花府中搬了出来,随后便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左相大人花重金修建的一座园子里,而那处园子就在相府的旁边,可以算作是相府另辟出来的一座别院。

    如此一来,亲子之说应是得到了有力的证实。于是人们又开始猜测,寒冰究竟是左相大人的私生之子,还是这位左相大人在娶苏府小姐之前就已有了妻儿,却一直隐瞒未报?

    若是前者,那倒也无甚大碍,因为大裕的风气本是极为开化,对于年轻男女之间的私情并不会过分苛责。左相大人年轻时的放浪形骸,虽然于现在的名声有损,但还不至于惹出什么大的麻烦来。

    反之,若是后者,寒冰要真是他从前的妻子所生,那么后果便有些严重了。

    在大裕,男尊女卑的观念并不十分盛行,一夫多妻的情况也不太普遍。

    大裕的男子若是想要纳妾,必须先征得正室夫人的同意。即便是正室真的同意了,通常所纳妾室也不能与正妻同院而居,而需另辟别院。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男子纳妾的行为。

    而大裕的男子若是想要休妻,则更是需要妻子本人同意,而且她还要在休书上亲自签字画押才行。否则的话,若是被她一纸诉状告到衙门里去,那位休妻者必是要吃官司的。

    这样一来,男人抛妻弃子的情况便极为罕见,更为国法所不容。

    而左相大人若真是曾有过此等行为,恐怕他这个宰辅的位子就要拱手让人了。当今皇上乃是圣主明君,断不会允许这种德行有失,且触犯大裕律法的人继续站在朝堂之上,甚至还继续作为百官之首。

    虽然外面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可是那座已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相府内,却是一片出奇的平静。

    自昨日寿宴被扰之后,左相夫人苏香竹便带着儿子冷世玉留在苏府没有回来。如今这偌大的一座相府之中,就只剩下左相大人,——还有那个他刚领回来的儿子寒冰。

    冷衣清并未急着去接自己的夫人回来,因为他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岳父和岳母大人的劝说要比自己的话管用得多。

    昨夜,他曾与自己的岳父大人苏问秋进行了一番深谈,说明了寒冰的来历,并请岳父大人代他向自己的夫人苏香竹解释清楚。

    其实早在冷衣清迎娶苏香竹之前,便已告诉过她,自己曾经有过一位妻子林芳茵。但是因为林芳茵性情执扭,不被公婆所喜,彼此间多有矛盾争吵,故而自请和离。

    当时他丝毫未敢提林芳茵怀有身孕的事情,因为他知道,以苏小姐之智,必不会相信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而如今寒冰出现,冷衣清再也无法自圆其说,却又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真相。毕竟寒冰隐族人的身份过于敏感,一个不慎,不仅会给寒冰,也会给与他有关的所有人都带来杀身之祸。

    既然不能说真话,那他就只好编一个更大的谎言来欺骗所有的人。因为他十分清楚,关注此事的并不只有苏府的人,还有很多别有居心者,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宫里那个多疑善忌的皇上。

    虽然明知自己的这种做法极为卑劣,但处于如此情势之下,也实是无奈之举。冷衣清向苏问秋谎称,林芳茵是在与他和离之后,才发现自己怀有身孕的,于是她又回到过冷家,提出想要复合。

    当时他本人已进京赶考,家中二老因对林芳茵早有不满,而且也不相信她腹中所怀的是冷家的骨肉,所以坚决不许她重新进门。林芳茵在无奈之下,便悄然离开了。

    对于后来所发生的这些事,他本人始终是一无所知,直至母亲去世之前,才将一切都告诉了他,可是那时早已不见了林芳茵的影子。

    而据寒冰所言,林芳茵在离开冷家不久之后,遇到了花凤山,两人结为异姓兄妹。寒冰出生后不到两年,林芳茵便病故了。

    这个真真假假的故事自然骗不过对当年真相一清二楚的苏问秋,但他早就想到冷衣清会如此做,而且对他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编出这样一个还算经得起推敲的故事来,竟然还十分满意。

    因为这样一来,他自己就不用再费心地去编故事来骗自己的夫人和女儿了,而是只需将冷衣清所编的这个故事照搬过去即可。

    不过苏问秋也并不想就此轻易地放过冷衣清,毕竟他这种抛妻弃子的行为实在叫人齿寒。本是伉俪情深,却只因怕受到牵连,大难临头,便不顾而去,毫无为人夫者的勇气与担当!

    一想到自己的爱女竟然嫁给了这样一个懦夫,苏问秋感到既痛心又无奈,便忍不住将一腔怒气都发泄在了冷衣清的身上。

    在寿宴之上拂袖而去,他一半是在故意做戏,一半也是在真的生气。如今为了大局,自然不能跟冷衣清彻底翻脸,但他还是在言语上不留情面地剜刺了他几句。

    最后,他还正告冷衣清,从今以后,在善待自己女儿和外孙的同时,更要善待寒冰,绝不能让这个自幼失孤的少年再受到半点儿委屈!

    外人如何看且不必去管,但他苏府可是书香之家,德馨传世,绝不允许这种有辱门楣的事情再次发生!

    冷衣清一直乖乖地垂首站在那里听训受教,完全没有了所谓当朝宰辅的气势与威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