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郑家戏园
    送走了那位根本没安什么好心的定亲王之后,冷衣清略一琢磨,无论寒冰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反正都已经住了进来,起码表面上要将他当作儿子对待。

    那么第一件事,就是要给他立规矩。自己这里可是堂堂相府,不比花凤山的那个所谓“花府”,绝不能任由他胡来!

    一念及此,他吩咐一旁的下人道:“去把大公子叫到我书房来。”

    那个下人一时未反应过来,呐呐地道:“夫人与公子……都还未回府……”

    冷衣清不悦地哼了一声,“今后这府中的大公子便是寒冰,世玉是小公子,你可记下了?”

    那个下人忙不迭地点头,急匆匆跑去徽园,寻找那位新来的大公子。

    片刻之后,那个下人又一头大汗地跑了回来,喘着气道:“回……老爷,大公子……不在徽园。听那边打扫园子的人说,大公子一大早便出门了……”

    冷衣清的右眼角不由一跳,心中立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对那个下人道:“你速去通知徐管家,让他多派些人出去,尽快把大公子给我找回来!”

    那个下人应了一声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在想,京城这么大,到哪里去找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

    谁知他还真是想错了!他刚对徐老管家将老爷交待的话讲完,就见外面看门的阿福跑了进来,慌张地道:“不好了!徐管家,方才苏府的人跑来说,有人看到大公子在戏园子里唱戏呢!”

    “唱、唱戏?!在谁家的……戏园子?”徐老管家的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郑家戏园,离苏府不远。”

    徐老管家忙吩咐阿福道:“你快去叫几个人来,抓也要把大公子给抓回来!”

    阿福答应着跑掉了。

    徐老管家又转身对方才那个传话的下人道:“你快去把这事禀告给老爷,记得说话小心些!”

    那个下人应了一声,跑到后院的书房去给冷衣清报信。

    “老爷,大公子找到了。”那个下人小心翼翼地回禀了一句,时刻记着徐老管家的嘱咐,小心说话,生怕将这位一直愁眉不展的老爷给惊吓到。

    冷衣清将手从疼痛不已的额头上放了下来,问道:“他人在哪里?”

    “大公子他……他在郑家戏园。”依然是一句小心翼翼的回答。

    “他去那里做——什么?!”话未问完,冷衣清猛地从书案后站了起来,指着那个下人喝问道,“你快说!他去戏园子里做什么?!”

    那个下人被吓得一哆嗦,冲口答道:“唱戏!”

    冷衣清的身体陡地一僵,呆立了半晌,又猛地坐回到椅中,重新用手抚着愈加疼痛的额头。

    “徐管家已派人去抓——不,是去请大公子回来了。”那个下人更加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冷衣清只是摆了摆手让他退下,脸上已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

    此刻的郑家戏园之中,真可谓是热闹非凡。

    台上的《鹊桥会》正唱得凄切哀婉,而台下看客们的鼓掌叫好声却是一阵紧接一阵,极为喧嚣热烈。当然,这些极为热烈的鼓掌和叫好,主要还是送给台上那位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美如天仙的七仙女的。

    戏已经唱了一大半,然而挤进来听戏的人却是越来越多。

    戏园的郑老板只好多派了人在门外拦着,劝那些进不来的人明日再来。可是那些人就是不愿走,宁可站在外面听个热闹。他们不愿走,闻讯赶来的人却是越聚越多。

    左相大人的公子在台上唱七仙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事情,谁都想先睹为快,然后再去向那些错失机会没有看到的人炫耀上一番!

    戏园外面虽是混乱,但毕竟人都已被拦在了门外,无法影响到园子里的客人听戏。

    郑老板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园子里的场面也开始失控了。原来是有几个地痞无赖模样的人,不知何时混了进来,在人群中不断发出怪笑声,甚至还打起了口哨。

    郑老板想叫人将那几个无赖赶出去,可是手下的人都已被派到外面把门,园子里只剩下两个负责给前排贵客端茶倒水的酗计了,根本派不上用场。

    那几个无赖见无人敢管他们,便越发地放肆起来,竟开始对着台上的那位七仙女口吐污言秽语。

    那位七仙女本还在以袖拭泪,悲悲切切,转眼间却一撩衣襟,一个箭步飞身跳落台下,正好落在了那几个无赖的面前。

    众人谁也没有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只见那几个无赖突然一个个似风筝一般地,从戏园子那高高的围墙上飞了出去!

    随后那位七仙女又转身飞纵回台上,长袖一甩,继续悲悲切切地唱了起来。

    众人皆大张着嘴巴愣了半晌,随即又都开始齐声叫好,并同时送上雷鸣般的掌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激动兴奋之情,犹如刚刚真的看到了七仙女下凡一般。

    此时戏园子外面倒是比里面平静了许多。

    那几个无赖突然从围墙内飞了出来,然后齐刷刷地跌落在大街上,直接被摔昏了过去。

    旁边看热闹的那些人虽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已有人认出了那几个常在街边捣乱的无赖,大家互相交头接耳,却是没有一人上前去查看他们的死活。

    被派来捉拿大公子的冷府家人们赶到时,正巧看到那几个无赖从天而降的诡异一幕。他们彼此看了一眼,都已猜到这事跟自家的那位大公子应该脱不了干系。

    早就听说大公子的功夫极好,一个人便把严侯府那些带刀使剑的护卫们都给震住了,而且还把那个平日里欺男霸女的严世子,也像这般给扔进了湖里。

    只不过,令这几位冷府家人们倍感为难的是,老爷吩咐他们把大公子给抓回去。可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自己的那几下身手怕是还不如那几个小无赖,若真要冲进去向大公子动手,最终的结果已然可以想见,定是会跟那几个小无赖一样,不明不白地昏死在大街上……

    十分有默契地,这几位冷府家人在靠近戏园门口的地方,同时停了下来,其中的一位还小声嘀咕了一句:“人这么多,人家戏园子看门的拦着不让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待到里面的戏终于唱完了,看客们陆续都出来以后,那几位一直非常安分守己地守在戏园外面的冷府家人,才终于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正在后台卸妆的寒冰见到他们,却是咧嘴一笑,问道:“可是晚膳的时辰快到了?你们先在外面稍候片刻,我这就随你们回去。”

    那几个家人也咧了咧嘴,知道不会挨打,心总算是定了下来。可他们却又忍不住开始腹诽起自家的这位大公子来——敢这般胡闹丢左相大人的脸,不但是毫不自觉,竟还想着用晚膳?你说这位的心可得有多大!

    不过令这几个家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此刻在相府之中,竟真的已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而他们的老爷左相大人冷衣清,正坐在桌前,等着自己的大儿子回来用晚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