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刺客再现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寒冰一登场,便发觉今日的看客似乎比昨日少了些,也更懂规矩了些。想来是郑老板经过昨日的一踌乱之后,已找出了很好的应对之策。

    只是坐在前排的那几桌客人的叫好声也实在是太大了些,尤其是那位一身杏色劲装的小姑娘,她的尖叫声都快将乐声盖了过去,就连坐在她旁边的那位青衣女子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不自在的神色。

    中场间歇,寒冰正在换戏装之时,方才那位身着杏色劲装的小姑娘竟然闯进了后台,径自来到他的面前,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冲着他傻笑。

    寒冰回了她一个鬼脸,继续换装。

    小姑娘这下倒是受到了鼓励,突然问道:“你的声音听起来为何比我还要像女子?”

    寒冰对她一眨眼,“因为我是神仙。”

    小姑娘“咭”地一笑,“那你怎么不上天?”

    寒冰顿觉有趣地看着她,答道:“呆在天上有什么意思?神仙若是不下凡,便听不到别人喊他们神仙。”

    “原来神仙也爱那些虚名。”

    “若是不爱虚名,何来玉帝和王母?又怎会有这《鹊桥会》?”

    “你若真是七仙女,喜欢上了牛郎,可是双亲却不允婚,你会怎么办?”小姑娘一脸认真地问道。

    寒冰却是一笑,反问道:“我为何要喜欢上牛郎?”

    “这——”小姑娘不由皱了皱小鼻子,不依地道,“就是喜欢上了,哪有那么多理由!”

    寒冰哈哈一笑,“幸好我不是七仙女!”

    小姑娘有些失望地看着他,终是不甘心地又追问了一句:“那你若是牛郎,会不会娶七仙女?”

    “不会。”寒冰摇了摇头,露出要离开的意思。

    可小姑娘却仍在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个没完:“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娶七仙女?”

    “凡人皆有一死,神仙独享长生。死者已矣,生者何堪?”答了这一句,寒冰又向那小姑娘扮了个鬼脸,指了指前台的方向,“七仙女要去会牛郎了,一年才这一次,还请姑娘原谅则个。”

    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去赶场了,留下那小姑娘一个人站在那里,茫然地琢磨了半晌,最后还是跺了跺脚,又跑出去听戏了。

    此时台上的七仙女正与牛郎依依话别,掩面而泣,场面极是感人。台下的看客们也不禁泪湿了眼眶,唏嘘不已,却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点极细的寒芒,自前排的某处乍起,无声无息地飞速向台上的七仙女射去!

    只见那七仙女掩面拭泪的右臂微微一抖,随即又是双手云袖向右侧一挥,倾身向牛郎扑了过去,状极不舍……

    一场《鹊桥会》终于在众人的鼓掌声与叫好声中谢幕。

    各位看客们都站起身来,向着戏园外拥出,可是那位穿杏色劲装的小姑娘却又跑去了后台。只是这次她想见寒冰却没有那么容易了,因为此时一位叫屏儿的小丫头正叉着腰,拦在门口。

    好在寒冰卸妆极快,只一会儿工夫就出来了。他看到方才的那位小姑娘正站在门外候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道:“看来姑娘的问题还没有问完,那我们不妨换个地方再谈,可好?”

    那小姑娘顿时眼睛一亮,激动地道:“好!不如我请你去酒楼喝酒——”

    寒冰哈哈一笑,转头对屏儿道:“屏儿,回去告诉孟老,明日我再去他那里蹭饭吃,今日有人请了!”

    屏儿“咭”地一笑,“寒冰哥哥,你将祖爷爷床下的酒都偷光了,竟然还敢去见他?”

    “谁说是我偷的?明明就是被七仙女给偷走的,拿去孝敬玉皇大帝了!”寒冰狡黠地笑道。

    屏儿的小脑袋一晃,眨着眼睛道:“这位七仙女姐姐实在是太好了!祖爷爷没了酒喝,竟是连眼疾也不犯了,下次谁若再想偷他的东西,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人小鬼大!”寒冰笑骂了一句,对那位一直津津有味地看他们斗嘴的小姑娘道,“我们这就走吧,否则一会儿怕是走不了了。”

    那小姑娘虽是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听他说要走,自然高兴地当先带路,向前台走去。

    谁知寒冰却是叫住了她,用手指了指后面的一扇门,笑道:“这里出去方便些。”

    那小姑娘犹豫了一下,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向陪自己来的那位女师父打个招呼,可又怕她会对自己啰嗦上一通。于是她便什么也没说,跟在寒冰的身后就出了那扇后门。

    到了外面的街上,寒冰突然回头问道:“姑娘贵姓芳名?”

    “我叫夏环儿。”

    “环儿姑娘,方才坐在你身边的那位青衣女子,可是与你一起来的?”

    夏环儿点了点头,“她是我师父,教了我一些拳脚功夫。”

    “师父?姑娘看上去并不像江湖人啊!”

    “我——”夏环儿转了转眼珠,见寒冰虽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可是那双明亮的星目,却似乎能够洞察人心。

    只不过略一犹豫,她还是决定说实话了,“我是敬国公府的,可我才不媳做什么闺阁小姐,所以我爷爷便请了师父来府中教我武功。你——不会因此看不起我吧?”

    寒冰不由惊讶地问道:“看不起?我为何会看不起姑娘?”

    “因为我的功夫没有你高啊!我听说昨日你只是随意一挥手,那几个在戏园中捣乱的无赖便飞了出去!而我却是要用好几招才能将他们打倒,与你相比,我实是差得太远了!”夏环儿睁着大眼睛,神情极为严肃地道。

    寒冰忍着笑,也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点头道:“以我这个老江湖看来,你的功夫确是弱了些,不过这应该不是你的资质不高,而是你的那位师父教的不好。”

    夏环儿的眼睛顿时闪闪发起光来,问道:“那你可愿意做我的师父?”

    寒冰似是非常认真地考虑了半晌,方犹豫地道:“我这人平日虽是很随和,但对待徒弟却是极为严格,只怕——”

    “不怕!不怕!越严格越好!师父!你就收了我这个徒弟吧!”夏环儿的脸上满是激动雀跃之情。

    寒冰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脸上慢慢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好,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寒冰的大弟子了!”

    夏环儿忍不锥呼了一声,随即恭恭敬敬地向寒冰施了一礼:“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寒冰哈哈一笑,却又摆手道:“这礼今后就不必行了,因为我们这师徒关系绝不可让外人知道。否则的话,若是传到令祖耳中,他怕是要闹上金殿去找家父算账的!”

    夏环儿不由捂嘴一笑,“师父说的是,这事可千万不能让爷爷知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冷大哥——”

    寒冰的目光微微一沉,随即笑着道:“还是叫寒冰大哥吧,我也是叫你环儿姑娘,可好?”

    夏环儿点了点头,喜滋滋地道:“好.冰大哥,我们去哪里喝酒?”

    “远芳阁,如何?”寒冰的唇边藏着一丝莫明的笑意。

    夏环儿虽是经常在外面胡闹,但对于远芳阁也只是耳闻而已,并不十分清楚那具体是个什么所在,听到新拜的师父相邀,便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了。

    她却不知,自己这么随意地一点头,便要有人跟着倒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