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冤家路窄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远芳阁并非是一座真正的青楼,因为阁中的姑娘们皆不以色事人,而是以琴棋书画等一技之长来吸引客人,便是所谓的卖艺不卖身。

    当然了,若是某一位姑娘被来此的客人所打动,主动邀其留宿,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但通常的情况是,能打动阁中姑娘的东西,并不会是金银珠宝,而是客人的才情。

    所以来此的客人无论贫富,都希望能够在姑娘们面前展示一下自己,而远芳阁确实也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每年五月十五,就在朝廷的春试过后,远芳阁都要举办一次远芳会。

    这远芳会在十多年前初办之时,参与者皆是阁中的姑娘,大家聚在一起,各展所长,虽有彼此竞技的味道,但目的不过是为了吸引宾客,尤其是吸引那些前来景阳参加春试的士子们。

    时间久了,那些只做旁观的宾客们便也开始不甘寂寞,彼此比拼起才情来。一来是想博得阁中姑娘的青睐,成为令人艳羡的入幕之宾,二来也可以借此处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或许还能够从此名动京城,甚至是名利双收。

    渐渐地,远芳会办得越来越成规模,也越来越为世人所认可,竟是已成了除朝廷取试之外,又一个能让士子们展示才华的所在。

    那些在远芳会上最终胜出的才子佳人,在整个京城乃至大裕都会出名,而且他们在远芳会上所呈献的佳作,也都会被广为流传。

    正因为远芳阁有如此别具一格的魅力,那些自命风雅之士便都是趋之若鹜。久而久之,人们竟然渐渐忽略了远芳阁仍是一座开门做生意的风月场所,更多地是将此处当作一个极为雅致的交朋待客之所。

    来此间的客人大多是些骚人墨客与世家公子,偶尔也有些江湖豪客,但都是安分守己,决不敢在这里造次。毕竟这是在京城之中,天子脚下,再是无法无天之人,也要对那些倏忽即至的京兆府官差们畏惧上三分,更何况还有满城的大内密探,以及十万驻扎城外、训练有素的禁军。

    寒冰和夏环儿方一踏入远芳阁的大门,便有一位模样清秀的年轻接引迎了上来,询问他们是来见哪位姑娘的。

    寒冰将一锭银子放入那年轻接引的手中,眨着眼睛笑道:“我们不是来见姑娘,而是来看公子的。请问兄台,楚文轩公子今日在楼上的哪个雅间里待客?”

    那年轻接引一双精明的眼睛在夏环儿的身上打了一转,随即含笑对寒冰道:“楚公子正在楼上的晴翠园中宴客,二位贵客请随我来。”

    寒冰和夏环儿随着那年轻接引上了楼,然后顺着长廊一直走到尽头,方见到一处临湖而建的圆形花厅,里面隐隐还有琴声笑语传出。

    来到花厅门口,那位走在前面的年轻接引还未及开口,守在门前的一位青衣侍女便惊喜地出声招呼道:“寒冰公子!”

    那位年轻接引想必早已听说过寒冰的大名,闻言不由转头将寒冰又仔细打量了一番,面上的表情竟也有些诧异激动。

    寒冰见状咧嘴一笑,道:“多谢兄台引路!”

    那年轻接引怔了怔,方明白过来人家是在请他赶快走人,忙拱了拱手,犹自不太相信地再仔细看了一眼寒冰那张剑眉星目的脸,才转身离开。

    而他边走,心中还边在嘀咕,这分明是一张男子的面孔,为何扮起女子来竟是艳冠京城?若是自己也扮成女子,想来会比他更耐看上一些……

    这边寒冰还没进门,那扇晴翠园的门却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个人哈哈笑着走了出来,正是信武侯之子楚文轩。

    他走上前一把揽桩冰的肩,道:“方才听到有人喊你的名字,我还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竟真的是你这位名动京城的寒冰公子大驾光临!”

    寒冰微微一笑,道:“楚兄,我还带了一位客人来。”

    楚文轩转头一看,不觉愣在了那里。

    夏环儿却是冲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甜甜地道:“楚大哥,薛少龙是不是也在里面鬼混呢?”

    “这——”楚文轩终于回过神来,神情尴尬地笑了笑,“环儿姑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寒冰那鬼精灵一看便知其中有戏,忙接话道:“是我带环儿姑娘来的。听说楚兄在这里宴客,环儿姑娘就说想来看看楚兄宴的究竟是什么客。薛兄想必是在里面,宋兄应该也在吧?”

    楚文轩的面皮微微一抽,已经猜到寒冰的来意不善,怕是来找哥儿几个算那日一起去闹苏府寿宴的账的!

    他这里正不知该如何应对,没想到身后又突然窜出一个人来,高声笑着道:“文轩兄,到底是不是寒冰来了?”

    夏环儿见了此人不禁笑得更开心了,“薛少龙,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薛少龙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一声未吭,便“嗖”地一下消失在门内。

    夏环儿怎会轻易放过他,轻叱了一声,抬腿也跟着追了进去。

    楚文轩此时早已放开了寒冰的肩,无奈地看着他,道:“少龙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寒冰笑了笑,“这房内可有箱笼之类的东西?上次你们去苏府的后台看我,我便在箱笼之中躲了半天,不妨让薛兄也试试这一招。”

    楚文轩苦笑了一下,“你小子!睚眦必报!少龙这次可真是被你害惨了!”

    寒冰当即一脸歉意地道:“其实我本意不是来害薛兄的,我此来是想找宋兄聊一聊的。”

    楚文轩瞪了他一眼,道:“没想害的都被你害成这样了,你想害的那一个,怕是要活不过今晚了!”

    “楚兄实在是太抬举我了!我真是来找宋兄叙叙旧的,当然,顺便还有一事相求,到时还望楚兄多多成全!”寒冰一脸奸笑地拱手道。

    楚文轩笑着摇了摇头,上前再次揽住他的肩膀,“走,进去再说,反正青锋他是逃不掉了!”

    进了门,他们便看到夏环儿正绕着酒桌追赶一手捂着脸,同时嘴里还在不停讨饶的薛少龙。

    寒冰走上前,向正坐在桌边呆看着这戏剧性一幕的哥儿几个一抱拳,笑着道:“罪过,罪过,寒冰打扰诸位仁兄的雅兴了!”

    谁知他这一站,无巧不巧地,敲挡住了薛少龙的去路,结果害他被夏环儿给抓了个正着。

    见夏环儿扯着薛少龙往外走,寒冰忙道:“环儿姑娘,抓人也不急在这一时,怎么也该先叨扰这几位仁兄一顿酒饭再走吧?”

    夏环儿点了点头,恶狠狠地对薛少龙道:“你若再敢跑,我便让我师父他拆了你文山公府的大门!”

    薛少龙犹自不服软地道:“你师父了不起吗?有你这样的徒弟,她的功夫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别到时候门拆不成,还要被我府上的护卫给打折了腿!”

    夏环儿杏眼一瞪,刚要张口说话,寒冰马上猜到这小姑娘怕是要把自己给抖露出来,赶紧在一旁插了一嘴:“薛兄此言差矣7儿姑娘的师父可是一位女中豪杰,这样的江湖女侠,薛兄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薛少龙见寒冰说得认真,心中也不免打起了鼓。毕竟寒冰的功夫他是见识过的,堪称一流高手。若是连寒冰都说夏环儿的师父厉害,那自己想必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薛少龙马上垂下了头,气势也随之弱了下来,“环儿,从前的事是我不对,要打要骂皆随你,可是千万别去我府里闹。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夏环儿得意地瞪了他半晌,终是笑出了声,“薛少龙,你也有今日!当初你让你老爹登门退婚,害得我被我爹狠狠地责骂了一顿,这笔账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只不过一想到是你先退的婚,倒省了我再去向爷爷和爹娘哭闹悔亲,我的心里多少还是原谅了你。

    现在你既然已经向我认错,我便就此放过你。从今以后,你见了我也无须再躲,但你也休要过分得意,我夏环儿可还没有大度到还能像从前一样,再喊你一声‘薛大哥’!”

    薛少龙涨红了一张帅气的脸,诚心实意地向夏环儿道歉:“环儿,对不起!”

    夏环儿抿嘴一笑,将头转向寒冰道:“寒冰大哥,我们喝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