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义愤填膺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宋青锋却是看得清楚,寒冰这小子一肚子鬼主意,他今日来,怕是早就心有定计,等着这哥儿几个钻他设好的套儿。这只悬狸的道行,比那几只老狐狸虽是差了些,可用来对付自己这哥儿几个,简直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他抬眼看着虽是装得一脸沉重,可那双星目却闪着狡黠光芒的寒冰,苦笑了一下,道:“你说吧,想让哥儿几个怎么做?”

    寒冰向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然后又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一声,这才开口道:“这件事追根溯源,就是严兴宝那淫贼惹的祸!宋兄想必已告诉过诸位,孟姑娘受伤,皆是严兴宝所致。但因为无凭无据,而且襄国侯府势大,孟家也是求告无门。如今严兴宝虽是被抓,所控案情却丝毫不涉及孟姑娘受伤的事,故而孟家仍是无法从中得到补偿——”

    “我明白了!”夏环儿突然插话道,“寒冰大哥你是想逼襄国侯府拿钱出来,赔偿给孟家戏班,是这样吗?”

    寒冰笑着点了点头。

    那哥儿几个虽然也觉得寒冰的话在理,可是襄国侯府的背后是严氏一族,凭他们几个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儿,怎会有那么大的能耐去迫使人家拿钱出来呢?便是真的不顾一切地打上门去,最终怕也只能落个被赶出来的下场。

    见楚文轩他们几个皆是一副无比凝重的表情,寒冰的嘴角一牵,淡淡地开口道:“我听说,那个严兴宝过几日便会被无罪开释——”

    “无罪?!”夏环儿第一个跳了起来,“那船家岂不是白死了?”

    “寒冰,你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这消息可确实吗?”宋青锋也不禁皱眉追问道。

    寒冰一挑眉,“这消息是我舅父从定亲王那里听说的,焉有不实之理?”

    楚文轩几人顿时都情绪激动地大声议论起来——

    “这——,定亲王既然知道此事,为何不管呢?难道他也怕了严氏一族不成?竟然由着他们草菅人命?!”

    “是啊!这案子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岂能就这样不了了之!”

    “那个段朴青必是得了严家的好处!当初见他那么快就开堂审案,还以为他这次有了长进,原来仍是个‘断不清’!”

    “实在不行可以去告御状啊!咱们当时可都是亲眼所见,是严兴宝的船撞翻了寒冰的船,那船家才会落水失踪的!”

    ……

    他们几人说得倒是十分热闹,可寒冰却只是坐在那里闷头喝酒。

    夏环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了寒冰手中的酒杯,急声问道:“寒冰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绝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让严兴宝逃罪,可是——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哪?”

    寒冰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道:“这件案子本就是个无头案!船家确是落水失踪,可尸身至今都未找到,京兆府便有了无法定案的理由。证据不足,此其一;

    严兴宝的船虽是撞翻了我的船,但他辩称是误撞,而且是手下驾船之人操作失误所致,与他无关。罪责难明,此其二;

    京兆府虽是接到了我的诉状,但审案时无一人去堂上指证严兴宝。无有人证,此其三。

    这三样中无论举出哪一样,严兴宝的罪名都会轻了许多,更何况现在三样并举,当堂开释的结果已是必然,这却是丝毫怪不得段府尹断案不公。”

    听了寒冰的这番话,楚文轩几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

    是啊,此时听到严兴宝要被无罪开释的消息,大家都义愤填膺起来,可是当初在场的人中,又有哪一个去了京兆府的大堂上,指证过严兴宝谋害船家?

    正所谓“善行不举,恶行必猖”,此案会有如此的结局,皆是众人谁也不愿挺身而出的缘故。既然各自的心里都存了明哲保身、远离是非之念,此刻又有何颜面再去指责段朴青断案不公?

    寒冰见大家皆是面有惭色,不觉微微一笑,道:“其实哥儿几个也无须过于自责。大家谁都有亲人,而且长辈之意实难违背。更何况这其中所牵涉的又实在太多,非只关乎个人的生死荣辱,还关乎整个家族的兴衰祸福。有时候一个人想当英雄,并不是只要肯豁出自己的性命就行的。”

    “事已至此,寒冰,你可有什么办法挽回?”宋青锋不由沉声问了一句。

    寒冰摇了摇头,“这件案子怕是已无可挽回。襄国侯府已将出事时那几名驾船之人送到了京兆府,而且那几人也已招供,是他们操作失当,以致误伤人命。失踪船家的家人也得了些银两,应是不会再继续上告了。”

    众人一听更是失望,夏环儿却在一旁问道:“可是寒冰大哥,方才你不是还说,要逼襄国侯府赔偿孟家戏班吗?那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做到?”

    “是啊,寒冰,你究竟有什么办法?不妨说出来听听。虽不能将那严兴宝治罪,但是如果能让襄国侯府多出些血,也是好的!”

    宋青锋虽是已经猜到寒冰别有居心,但此刻却是心甘情愿地在配合他。无论如何,他们彼此的目标是一致的,寒冰所要做的事,也正是大家都想做的事。

    寒冰那玲珑心肝自是懂得领他的情,忙接着他的话头道:“要让襄国侯府出血,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有诸多的困难。官府是绝不会帮助孟家戏班的,而我等若是想帮,也需有个极好的理由——”

    说到此处,他的目光转向了夏环儿,“环儿姑娘既然喜欢听徽戏,当是对孟秋娘孟姑娘不会陌生吧?”

    被他这突然一问,夏环儿不由地“啊”了一声,脸上竟不禁浮起了一层明显的赭色,嗫嚅着道:“我……我是喜欢看……七仙女……”说完,便羞得垂下了头去。

    那哥儿几个见了夏环儿这副情状,不由彼此交换了几下眼色,除了宋青锋之外,剩下的那几位可是几乎都暗暗笑抽了肚子。皆因他们自小便认识这位性情豪放的女公子,却从未见过她会脸红,此刻见她羞态毕露,不觉感到大为好笑。

    寒冰却似乎对夏环儿的窘状丝毫未觉,仍是笑着对她道:“孟姑娘唱的七仙女确是名动京城,竟然让环儿姑娘只知有七仙女,而不知有孟姑娘了!”

    夏环儿依然不敢抬起头来见人,但嘴里却小声地应了一声:“是呀……”

    “那不妨就由环儿姑娘出面,替孟姑娘讨回公道如何?”

    夏环儿听了猛地抬起头来,看到寒冰正含笑看着自己,那颗心顿时“呯、呯”地一阵乱跳,竟然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那哥儿几个不禁又是面面相觑,感到这情景简直是诡异之极,莫非夏环儿这个男人婆,竟然喜欢上了寒冰这小子?

    若果真如此,此事可是足以成为京城中的又一大奇闻了!

    京城中最有名的两个闯祸精聚在了一起,那今后这京城中的热闹——,可绝对是有的瞧了!

    一想到这里,这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的眼中顿时都放射出了某种激动莫名的光芒,想是对未来的混乱局面都充满了热切的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