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闯祸了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远芳阁里的这扯宴结束之后,楚文轩等人各自回府,而寒冰和宋青锋则是一起送夏环儿回了敬国公府。

    还未到府门前,他们便远远地看到有几个下人打扮的人正站在大门外。而那些下人一见到他们三人的身影,尤其是看清了自家小姐的模样,其中一人便立即急匆匆地向府里跑去报信了。

    寒冰不由看了一眼仍是茫然未觉的夏环儿,心知自己又闯祸了!

    他此前只想着将这小姑娘从戏园中带走,以免她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却忘了让人来敬国公府里通报一声,害得这小姑娘的长辈担了这么久的心!

    尤其是那位一直陪着夏环儿的女师父突然死亡,敬国公府中的人在得了信儿之后,一定更是要为夏环儿的安危而忧心如焚!

    宋青锋此时也注意到情况有些不寻常,看了一眼寒冰,见他一脸自责的模样,便多少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心想这小子必是太专注于如何算计严兴宝了,却忽略了夏环儿的身份。在远芳阁那种地方饮酒作乐,对他们这些男人来说倒是无妨,可是夏环儿毕竟是一位国公府的孙小姐,实是不宜去那种地方,而且还在那里逗留良久。

    “宋兄,此事皆怪我思虑不周,实该去向国公府的人告个罪!你且先回去吧,以免让人误解,徒惹麻烦!”寒冰这次倒是十分讲义气,不想牵连宋青锋。

    宋青锋却是哈哈一笑,道:“既然一起来了,便一起进去吧!若是挨骂,或许我还能替你辩解几句,若是挨打,我也可在一旁替你数清楚,究竟被打了几下,明日也好去向翠儿那小丫头汇报!”

    寒冰听了也是哈哈一笑,对夏环儿道:“环儿姑娘,我们这就送你进去吧!”

    夏环儿已将方才他二人的对话听了个明白,站在那里眨着大眼睛一个劲儿地笑,这时却对寒冰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进去就好了!爷爷他定会猜到我是去见你了,他才不会怪你的!不过若是被爹爹见到了你,怕是又要啰嗦上半天!”

    “这——,若我们就这样走了,也未去向令尊长告个罪,似乎是太失礼数了吧?”寒冰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其实心中早就想开溜了。

    夏环儿“咭”地一笑,“寒冰大哥,那些虚礼你想必并不在乎吧?我也不在乎!爹爹要骂尽管骂去,反正爷爷会护着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不等寒冰他们再做任何表示,她已飞快地向府门前跑了过去。

    寒冰笑看着这位性情豪爽的小姑娘跑进了国公府的大门,只觉得与她交往倒也痛快,看来这个徒弟收的还真是不错!

    其实先前他之所以答应收夏环儿为徒,是存了几分补偿的用意在里面的。毕竟是他害人家没了师父,那么平日里抽出些时间来指点一下小姑娘的功夫,也是份属应当。

    “这位环儿姑娘确有些侠义之风,只可惜被这座国公府困住了手脚,否则将来必能成为一位名动江湖的女侠客!”宋青锋突然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寒冰却笑着摇头道:“一座国公府怕是困不住这位环儿姑娘的!”

    宋青锋点了点头,想起方才在远芳阁时这小姑娘的种种表现,不由出神地莞尔一笑。

    这时寒冰却在一旁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挤着眼睛问道:“宋兄,今日怎么去了远芳阁?莫非是去看那位青萝姑娘的?”

    宋青锋知道他这没正经的小子是在开玩笑,却仍是十分老实地答道:“我与那位青萝姑娘只有一面之缘,怎会想到去看她?是楚兄要请哥儿几个喝酒,至于为何会选在远芳阁,怕是有些与青萝姑娘置气的成分在里面。”

    “哦?”寒冰的目光不由一闪,“此话怎讲?”

    “近日青萝姑娘似乎与禁军大统领赵展往来甚密,故而多少冷落了楚兄——”宋青锋摇了摇头,似是对那位青萝姑娘也有些看法。

    “这赵展可是你的顶头上司,他一个官职在身之人竟敢与远芳阁的姑娘公然来往,难道不怕被哪个御史知道,去皇帝老儿面前告他一状吗?”

    “我原也不明白,他何以有如此胆量竟敢犯禁。不过,后来听到禁军里的弟兄们酒后闲谈,我才知道这个赵展竟还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原来他之所以能够当上手握京城十万禁军的大统领,靠的并非全是他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而是他那位所谓的义父——大内总管郑庸。”

    听到“郑庸”这个名字,寒冰眼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寒光,不禁冷笑着道:“想必这个奸宦不甘心就此断子绝孙,便认了个懂得投其所好之人当儿子,这买卖做得倒也划算!”

    “不仅如此,听说郑庸极为看重这个赵展,特意为他在皇上面前说了许多好话,竟是很快就要为他加太子少保衔。虽然品级未变,但待到立了太子之后,他这个太子少保便形同于太子师,担负起了教导太子武技之责,权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寒冰听了,倒是颇有些惊讶,问道:“我听说皇上欲立七皇子为太子,莫非这位七皇子竟要修习武技不成?皇上素来崇文抑武,怎会容许未来的太子有此等不合圣意之举?”

    “说起这位七皇子来,恐怕也是令皇上头疼不已!自淮王之乱后,皇上成年的皇子便只剩下济王一个。而在其他未成年的皇子之中,六皇子性情愚鲁,八皇子胆小怯懦,九皇子又年纪幼小,也唯有这个七皇子身体强壮且精明干练。他虽是只有十四岁,却已初露锋芒,令人不可小觑。故而皇上欲立他为太子,确是经过了一番考量,才做出这一决定的。

    不过,据几位熟知宫内秘辛的禁军兄弟说,这位七皇子有一个极大的恶处——残忍嗜杀!他自幼便喜欢武力,经常让宫中的侍卫们教他拳脚,是以小小年纪,已练就了一身不错的功夫。但他却将这些功夫皆用在了欺凌弱小之上,听说迄今为止,被他处死以及虐杀的宫人竟已有不下十人之多!”

    寒冰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想起舅舅浩星明睿曾经提及,左相大人的小公子冷世玉很可能会成为太子伴读,今后要经常进宫去陪伴太子。在一个有如此豺狼心性的太子身边做伴读,冷世玉的处境岂不是会十分凶险?

    见寒冰的剑眉紧锁,神情间颇有些忧色,宋青锋却是不明就理地安慰起他来:“这位七皇子毕竟年纪尚幼,性情不稳,若是能够善加教导,成人之后或许会有所改变,也未可知。我等倒也不必在此时就开始杞人忧天!”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忽然冷冷地一笑,道:“与其祈求老天开眼,让这位未来太子爷的性情大变,还不如靠我们自己,让他最终坐不上那个皇位!”

    其实早就在那日随父亲拜访定亲王府时,宋青锋便意识到他们似乎在谋划某件事情。此刻听到寒冰的这番话,倒也并没有令他感到多大的意外,只是心中进一步肯定了自己先前的那个想法——寒冰是定亲王的人!

    寒冰见宋青锋一副若有所悟的表情,不由笑了笑,道:“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宋兄言明,只是时机未至,说多了怕反而会给宋兄造成不必要的困扰。然而如今局势已渐趋紧张,若是仍将宋兄蒙在鼓里,寒冰心中实是有些过意不去。而且更要紧的是,我怕因此会令你落入他们的陷阱而不自知。”

    宋青锋剑眉一挑,平静地道:“你无须有太多的顾虑,青锋早已立下誓言,此生誓死追随定亲王,决不相背!”

    “好!宋兄,那我们一言为定,明日一早去东郊赛马!”

    宋青锋郑重地点了点头,忽然又奇怪地一笑,问道:“你的流云不是已经输给了翠儿吗?”

    寒冰哈哈一笑,“流云虽是输给了她,但替我照管流云的小安子却没有输给她。明日一早,我就让小安子将流云给我偷出来。”

    宋青锋也不由哈哈一笑,心中却觉得这寒冰真是个迷一样的人物——有时心机深沉到令人害怕,而有时又心性活泼似顽童,真不知到底哪一种才是他的真性情!

    这时寒冰一拱手道:“时辰不早,宋兄,你我就此别过了!”

    宋青锋也一拱手道:“好!明日东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