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投桃报李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听到寒冰提起了那桩戏园命案,段朴青立时想起方才他在门外所说的那句话,心中不免有所松动,觉得此事或许大有可为。

    “哦?公子能否仔细说来听听?”

    “明人不说暗话,大人此刻想必已经猜到人是我杀的。可是大人是否已经查清楚,她又是何人派来杀我的?”

    “你是说——严家?”段朴青用手捋着胡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寒冰微微一笑,“是严家无疑。可这主使之人究竟是严家的哪一位?严域广?严皇后?还是济王?或者是另有其人?关于这一点,我想大人恐怕也难以确定吧?”

    段朴青微眯了眼睛,反问道:“难道公子能够确定?”

    “我又没有大人如此灵通的耳目,岂会查清楚这些幕后的阴谋?不过有一点在下却是笃定的,无论那个指使之人是谁,此事都绝对与敬国公府脱不了干系!”

    段朴青的眼中精光一闪,思忖片刻,终于露出一抹奸滑的笑意:“公子的意思是说,让本官以此事相要挟,迫使敬国公府撤了这件案子?”

    寒冰猛地一拍双手,赞道:“大人果然高明!”

    段朴青此时虽然被他说动了心,却并没有被这小子的奉承话所迷惑,而是坐在那里又开始细细琢磨起这件案子来。

    凭自己的手腕,自然可以将死者的死因说成是因病暴毙。之所以不敢这么做,是担心万一敬国公府不依不饶,非要找人重新查验尸身,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然而如今看来,只要以死者杀手的身份相挟,再巧妙地向对方暗示一下,自己怀疑此案与党争有关。想必在权衡利害之后,敬国公府最终也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此计确是甚妙!”段朴青终于点头一笑。

    不料,刚刚给他出了这个主意的寒冰,却突然在一旁泼了一盆冷水过来,“但是大人以为,仅凭指控敬国公府有雇凶杀人之嫌,便能让那位脾气倔强的夏老公爷低头认栽,吃下这个哑巴亏吗?”

    段朴青只是微微一怔,随即颇有把握地道:“此事应还不至于惊动到夏老公爷,其子夏侍郎为人一向圆通,只要本官对他晓以利害,国公府应是不会再生波澜。”

    寒冰却是摇了摇头,“大人会有此等想法,皆因并不完全知晓此事的前因后果。那杀手并非是夏侍郎招进府中,去给自己的女儿做护卫的,而是夏老公爷专门请去给自己的孙女做师父的!”

    “师父?”段朴青眨了眨眼睛,登时想起自己曾听说过的关于那位夏环儿的种种传闻,脸色不由变得凝重起来,“莫非这位敬国公府的孙小姐也卷入了此事?”

    寒冰再次摇了摇头,“这位环儿姑娘对其师父的真实身份应该并不知情。当时她的师父被我所杀,近在身边的她竟是丝毫未觉,足可见她并未参与其中。”

    段朴青这时才想到问起那位失踪的夏环儿,“案发之后,那位环儿姑娘可是与你在一起?不知她现今人在何处?”

    “环儿姑娘确是与我一同去了远芳阁,而且方才我已将她安然送回敬国公府了。”

    段朴青看了一眼寒冰,心道,这小子可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将国公府的孙小姐带去远芳阁那种地方。若是敬国公府为此找上左相大人,双方闹将开来,恐怕又要成为京城里的一大笑话!

    但是如此看来,这小子与那位夏环儿之间的关系应该非比寻常。若是由他去劝说夏环儿,不再追究此案,想必不是什么难事。听说那位夏老公爷又最是溺爱这个孙女……

    想到此处,段朴青终于明白过来,寒冰来此敲诈勒索的底气何在了,原来他竟是掌握了解决此案的关键人物——夏环儿。

    只不过细一想来,此案的始作俑者本就是他,如今却被他反过来利用这个案子来要挟自己,便宜竟是全被他一人占尽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心中虽然有些愤愤不平,段朴青却仍是堆起了一张笑脸,拱手道:“如此看来,此案能否顺利解决,尚须仰仗公子的大力说和了!”

    寒冰故作谦虚地拱手回礼,脸上却尽是志得意满的笑容。

    段朴青的眼睛在寒冰的身上打了一转之后,犹是心有不甘地追问了一句:“本官不明白的是,此事究竟与严兴宝开释有何关联?”

    寒冰这只悬狸却是笑眯眯地答道:“这就不是大人您所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段朴青这只老狐狸的眼珠转了转,心想,严兴宝一经开释,人一旦走出京兆府的大门,便不由自己这京兆府尹来负责其人身安全了。当然,若是他就此被人杀了,最终捉拿凶手的事还是得由京兆府来负责。但以寒冰这小子的狡黠,当不会做出如此愚不可及的事情来。再者说,他既然已经保证过,不会让自己因此受到牵连,应该不是信口雌黄。

    想到这里,段朴青再次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位看上去气定神闲的左相之子,心中不由又冒出一个念头来——虽说此时自己还不必急着选择立场,但怎么说,都绝不应该站在严氏一族的一边。山雨欲来,最大的那一棵树,往往首当其冲……

    “也罢,既然公子你为本官解决了一大难题,投桃报李,本官也该为公子行些方便。严世子杀人一案因证据不足,将予以撤销,而严世子本人,也会于后日一早被当堂开释。”

    “好!多谢大人实言相告!大人既然如此信任在下,那在下也绝不会食言,令大人陷于两难之境!”寒冰站起身来,抱拳行了一礼。

    段朴青微微一笑,“本官绝对信得过公子的为人。”

    既已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寒冰便不再多说废话,再次向段朴青拱了拱手,“时辰不早,在下这就告辞了,打扰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看着寒冰迅捷的身影消失在书房门外,段朴青笑着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看散落在书案上的那些案情简报,不由哈哈一笑,迈步出了书房,去后院向久候于他的夫人请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