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郊之会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阳东郊的那处山坡之上,一身蓝色劲装的宋青锋仍是席地而坐,望着远处愈加苍翠的群山,眉宇间较往常多了几分凝重。

    一袭白衣的寒冰也依旧倚着那棵矮树而立,神色淡然,唇边犹自噙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如今宋兄既已知道了一切,便算是已完全卷了进来,今后的行动当须万分小心。”

    “我明白。从今日起,我的一举一动已不只关系到我个人的安危,还会牵连到许多的战友兄弟。”

    “你我在人前也不宜再交往过密,平日的联络,便都由翠儿在中间传话。”

    宋青锋点了点头。

    “另外,宋兄还需留意远芳阁里的人。”

    听到寒冰如此说,宋青锋不由剑眉微皱,心中隐隐地有了一丝恍然,却也只是一掠而过,仍是摸不着太多头绪。

    “你是说远芳阁有问题?”

    “这座远芳阁本就是忠义盟设在京城之中的一处情报站,而阁中的那些姑娘们,大多也都有另一重身份——忠义盟顺风堂的密谍。”

    “那你昨日为何还要当着晴翠园中那位抚琴姑娘的面,将自己要如何算计严兴宝的计划一一道出?”

    宋青锋终于想到自己所忽略的究竟是什么了,那就是寒冰昨日那种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地展露心机的行为,实是给人一种有些怪异的感觉。

    寒冰毫不在意地一笑,道:“忠义盟听命于皇上,自是不会站在严氏一族一边,我的计划便是被他们听去了,想必也不会有人去给严域广通风报信的。”

    宋青锋盯了他半晌,嘿然冷笑了一声,道:“你这不说实话的毛病总是改不了!既然你已将我视作战友兄弟,为何还是不能做到事事坦言相告,而非要让我独自去费力猜测?!”

    寒冰眨了眨眼睛,咧了咧嘴,但看到宋青锋那一脸寒霜的样子,终是没有敢笑出来。

    “宋兄怕是误会了!我方才所说的绝无半句虚言,若你仍是觉得有何难解之处,只管问我便是,又何必如此动气呢?”

    宋青锋可不吃他委曲求全的这一套,冷哼了一声,道:“其他的事情你暂且无需解释,我只问你,为何要带环儿姑娘去远芳阁那种地方?”

    寒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若是说起来,还得怪宋兄你自己!”

    “怪我?这又从何讲起?”宋青锋不由被他说得一愣。

    “我本想着,宋兄从翠儿那里知道我在郑家戏园唱戏,会忍不住带楚兄他们去看热闹,那样我便可与你们一同商量如何算计严兴宝之事。

    结果宋兄没有等来,却来了个环儿姑娘,而更糟糕的是,她身边还跟了个心怀叵测的女杀手!当时来不及多想,我只好先除了那杀手。可是这样一来,环儿姑娘便被卷了进来,无奈之下,我才只好带着她去远芳阁找你——”

    “等一等!”宋青锋打断他道,“那杀手不过就是敬国公府为环儿姑娘请的一位武术师父,她自己要行凶杀人,又与环儿姑娘何干?”

    “与环儿姑娘确无直接关系,可与敬国公府却是有很大的干系,更确切地说,是与环儿姑娘的父亲,兵部侍郎夏大人有着极大的关系!”

    “你是说——那杀手竟是夏侍郎所遣?”

    “的确有此可能。”

    宋青锋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却仍是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终是忍不住问寒冰道:“即便这位夏侍郎与严家有关,也不至于会冒着引火烧身的风险去雇凶杀人吧?再者你不是说,严兴宝的案子已快结了吗?此时再对你下手,意义何在?”

    “这次对我下手,想必不是为了严兴宝的案子,而是为了那位左相大人,我猜这幕后主使之人应是济王。”

    “济王——”宋青锋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他为何要这么做?左相大人若是知道他派人杀你,定然不会再继续为他效力!”

    寒冰的唇角扯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宋兄你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你此时能够纵观全局,而且,你心中对骨肉亲情看得极重,所以才不会懂得济王的用心。”

    见宋青锋露出不太服气的表情,寒冰笑了笑,接着解释道:“如今你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尽已知悉,故而很清楚我住进相府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可是站在济王的角度来看,他只是将我当成一个皇上派到左相大人身边的奸细,至于我们是不是真正的父子并不重要。

    严兴宝案一出,济王必已猜到严域广怕是要靠不住了,但他对左相的希望却并没有完全丧失。因为在有一件事情上,他知道自己与左相的想法应是绝对一致的,那就是若不能及早改变目前大裕的乱局,不出几年时间,浩星氏的江山便会易主。

    故而济王相信,无论现在储位归谁,最终左相还是会选择扶他上位。如此一来,我的存在便是横亘在他与左相之间最大的威胁与障碍,必须及早清除。

    至于你方才所说的除去我所带来的不利后果,济王却不会太放在心上。原因有二:一来,他认为没有人会猜到是他在背后操纵,人们都会将我的死归罪于那个现成的替罪羊——严域广。

    二来,他认为即便是左相对他起了怀疑,想必也不会因此与他反目。因为亲情在这些人的眼中,只不过是维系彼此间利益的一种纽带,若是一旦彼此的利益不再一致,那么这纽带也就没用了,直接舍弃便可,谁也不会将它太放在心上。”

    宋青锋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寒冰,你真的认为左相大人会不在乎你的生死吗?”

    寒冰的脑海中闪过晨间冷衣清看着自己时,眼中那种焦虑而担忧的神情,还有昨夜自己房外那阵急促的敲门声——

    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语气淡然地道:“他在乎,但还没有在乎到会放弃济王的程度。正如那位夏侍郎,他应是也在乎自己的女儿,但他还是遵照济王的吩咐,将刺客安插在了环儿姑娘的身边,根本没有顾忌到因此可能会带给自己女儿的伤害。”

    宋青锋皱眉想了想,有些无奈地道:“其实无论是左相大人还是夏侍郎,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来看,济王的确是最好的储君人选,至少他要比皇上其他的那几位皇子都好上很多!”

    “可是济王一旦上位,他所做的事情又会比他的那位父皇,甚至是他的那些兄弟们好上多少呢?”寒冰不屑地笑了笑。

    宋青锋不由叹了一口气,“是啊,现在的济王或许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在新朝施行新政,励精图治,但当他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以后,想法恐怕立时就会变了。为了夺位,他定是已向那些答应支持他的人许了很多愿,那么在登基之后,他必得先满足他们的要求,将那些本就是利欲熏心之辈提至高位。

    如此一来,新朝的贪官只会比现在更多,而真正的忠直之士却依然得不到重用。像左相大人和夏侍郎这样少数心存救国之志的人,仅凭他们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改变什么。到最后,他们不是选择辞官不做,便是要同流合污。而这大裕的江山,终是不会太长久了!”

    寒冰听了他这一番感慨,只是淡淡地一笑,将目光投向正在山坡下闲荡嬉戏的乌雷和流云,“这世间的事,本就不是全都黑白清楚,善恶分明。最初在做某一件事时,人们的目的或许很单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卷入的人越来越多,事情也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到了最后,很多身处其中的人便已不会再记得,他们当初做这件事时所怀有的那个最简单的目的了。

    正如那些打着‘等贵贱,均贫富’的旗号起来造反之人,一旦真让他们得了这个天下,他们自己变成了贵者与富者,那他们便不会再有任何与他人均分财富的平等之心了!

    因此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再让这种周而复始的王朝更迭继续下去,不再让那些热血男儿为了一家一姓的天下而去流血搏命,也不再让黎民百姓为每一次的江山易主而遭受苦难!”

    宋青锋默默注视着寒冰,只见在一扫平日的嬉笑怒骂之后,他那张俊逸的脸孔显得异常沉静坚毅。

    这难得在人前展露的一面,或许才是寒冰最真实的一面——深沉而睿智,却又似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