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为父不易(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在政事堂中,冷衣清手中虽然拿着笔,心神却始终不能集中在面前正在写的那份条陈上。

    这时,一个皇上身旁的近侍前来传话,皇上宣左相大人前去议事。

    冷衣清躬身领命,跟着那名近侍往后殿的方向走。

    走了许久,抬头看到前面马上就到福宁殿了,冷衣清的心中犹自琢磨着,皇上这次召见自己的用意究竟何在?

    若是商议政事,应该在选德殿才是,如今直接让自己这个外臣去皇上的寝宫,这却是极不寻常之举。莫非是太子遇袭的事情,让皇上起了疑心?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冷衣清的心中顿时泛起了一阵不安,同时也开始急速地思量起对策来。

    果不其然,一进福宁殿,他便发现在这偌大的宫殿之中,除了皇上和他的心腹太监郑公公,便再无其他人了。

    跪倒见礼,冷衣清的声音虽然一如往常般温雅平静,额上却仍是忍不住冒出了一层细汗。

    皇上浩星潇启倒是依然和颜悦色,一副圣主明君的模样,“左相不必多礼,快快平身吧!”

    “谢陛下。”冷衣清站起身来,肃然而立,静等皇上率先发难。

    “朕听闻近些时日左相一直埋首政务,至夜方才回府歇息,实是太过辛劳,令朕心中颇为不安啊!”

    “回陛下,微臣蒙陛下信任,委以枢密使之要责,故而不敢稍有懈怠,务求尽早接手院务。未想到微臣这一愚鲁之举,竟令陛下如此挂怀,实是惶恐之至l恐之至!”冷衣清边说,边躬身请罪。

    浩星潇启却是哈哈一笑,道:“左相专心国事,为朕分忧,又何需惶恐呢?朕只是担心爱卿过于操劳,对身体有损,你乃治国重臣,若是因此累倒了,让朕该如何是好啊?”

    冷衣清连连谢罪称是,可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

    将他这种难堪之色尽皆看在眼中的浩星潇启,不由心中暗暗一笑,想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自己的这位左相大人怕是已被家中的烦心事弄得焦头烂额,却又有苦说不出!

    “朕还听说,令郎世玉近日病了,不知究竟生的何病,现在可好些了吗?”

    冷衣清的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知道皇上终于问到正题了。

    “犬子贱命,实不敢让陛下如此挂心!”冷衣清有些心虚地将头垂得更低了,“犬子他……他只是……偶然感染了风寒,现在已好得差不多了,过两日便可进宫陪太子殿下读书。”

    浩星潇启的眼睛不由一眯,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半晌之后,方又开口道:“此时天气和暖,令郎怎会如此不小心,竟然染上了风寒?爱卿,你确定令郎患上的果真是风寒吗?还是由朕派一名宫中的太医去看看,切莫耽误了令郎的病情啊!”

    这下冷衣清的额头上明显地见了汗,甚至已有向下流淌的迹象。他猛地闭了闭眼,同时认命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跪倒谢罪道:“臣自知已犯下了欺君大罪,还请陛下降罪!”

    浩星潇启面上的神情微微一动,语气和缓地问道:“爱卿何出此言?”

    “陛下,犬子世玉他其实并未感染风寒,而是受了伤。臣因碍于颜面,不想家丑外扬,才一时糊涂,做下了这等大逆欺君之事!”

    “家丑?”浩星潇启这次倒是真有些感到意外了。

    他本是疑心,因冷世玉被太子所伤,冷衣清痛惜爱子,便做下了暗中雇凶伤害太子之举。故而今日才把他召来试探一番,若经证实果真如此,那么此等逆臣便是一刻也留不得了!

    冷衣清似是毫未察觉皇上脸上的异色,犹自满面羞愧地跪在那里,一副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模样。

    浩星潇启轻咳了一声,才又开口道:“左相且先平身。你我君臣日久,朕一向对你信任有加,有何为难之事,不妨对朕言明。若有何事需要朕替你做主的,尽可说出来,千万莫要如此自苦!”

    冷衣清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感激之色,躬身谢恩之后才站了起来。

    “臣确是遇到了一件十分为难之事,可这完全是臣的家事,实是不敢劳烦陛下费心!”

    浩星潇启此时却是被勾起了兴趣,不由不耐地催促起来,“诶——,管它是不是家事,你且先说出来听听!朕的后宫不也是一大家子人,时尔吵闹起来,也惹得朕不得安生嘛!”

    一听皇上这么说,冷衣清便知道自己家中的那些乱事,皇上怕是早已有所耳闻了。不过如此更好,这便让自己接下来的话显得更有可信度。

    “是,陛下若不嫌微臣唐突,微臣便也厚上这张脸皮,将家中的丑事向陛下您诉上一诉!”

    在苦笑着叹了一口气之后,冷衣清竟真的像个受了委屈的怨妇一般,将家中夫人与大儿子寒冰之间的诸般矛盾冲突,以及他身处其中的种种为难之处,都原原本本地向皇上诉说了起来。

    “只怪微臣年轻时德行有失,令妻儿流落在外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寻回了亲子,自是对他怀有歉疚之意,亦存了一份补偿之心。谁知寒冰这孩子在外流浪多年,无人管教,竟是养成了一身的恶习。他回到府中没有几日,便出去打架生事,而且将府中也闹得鸡犬不宁。

    我自知‘养不教,父之过’,可一想到他自幼孤苦,又狠不下心来责罚他,如此却更加纵容了他胡作非为的性格。最终夫人实是看不过眼,不过温言责备了他几句,未想到这逆子竟从此心生怨恨,将一腔怒气皆发泄到了夫人所生的幼子世玉的身上!

    他欺世玉年幼无知,骗他说要教他天下第一的功夫,结果世玉竟真信了他,开始向他学武。可是他——,他却丝毫不顾念兄弟之情,将世玉打得遍体鳞伤!夫人见了心疼,便不许他再教世玉功夫,可他却不依不饶,寻机便将世玉殴打上一通。

    三日前,他在外面喝多了酒,下手重了一些,竟打断了世玉的两根肋骨!夫人在急怒之下,便将他赶出了家门。而我——,我这个为夫为父之人,实是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若是从此便对他不管不顾,任他在外面自生自灭,这却绝不是为人父者所当为。可若是将他重新找回,夫人又绝不会答应。而且,世玉又该怎么办?难道从此放任那做兄长的对他任意欺凌?

    唉!微臣——微臣我枉活了这数十年,竟连自己的儿子都管教不了!每每思及自己的诸般无能,便觉羞愧不已,实是无颜面君,更无颜立于这朝堂之上了!”

    说到这里,冷衣清的眼中竟然落下泪来,躬身向皇上请求道:“臣斗胆恭请陛下,准臣解官,请归相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