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为父不易(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衣清这一突然请辞,顿时令皇上浩星潇启大惊失色!

    他坐在那里怔了半天,才慢慢醒觉过来,忙连声安慰道:“爱卿切莫心急!切莫心急!这些家里人之间的意气之争,你又何必放在心上?又何至于竟生出了辞官之念呢!”

    “皆因臣的德行有亏,且又处事无能,竟致陛下为臣如此劳心费神,微臣自知有失为人臣子的本分,实感羞愧无已!若还不就此引咎请辞,今后又如何能领袖群臣,为众臣工之表率?臣有负圣望,请陛下准臣辞官!”冷衣清站在那里,边说边以袖拭泪,情状实是狼狈可怜之极!

    浩星潇启一时竟也拿他没了办法,既然劝不住,便只好故意沉下脸来不悦地呵责道:“左相此时已是心绪烦乱,才会生出如此荒唐之念!朕准你回府静养两日,一来好生安抚一下令夫人,二来照看好令郎世玉。那些荒唐的辞官之语,今后休要再提起!你且下去吧!”

    龙颜一怒,岂是小事!冷衣清顿时吓得不敢再多言,慌忙喏喏地躬身施礼,悄然退了出去。

    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皇上浩星潇启见到自己的这位宰辅大人露出如此不堪的狼狈之态。平日看他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在朝堂上也从来都是侃侃而言,仪态潇洒风流之至,有时竟是让他这个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见了,都禁不住生出了几分妒意。

    然而经过今日这般一闹,皇上的心中自是对冷衣清的印象大为改观。原来在那副道貌岸然的表象之后,竟也是一颗寻常男子被家事所累的无奈之心!

    偶一转头,正瞧见郑庸那个老家伙也在掩嘴偷笑,浩星潇启不由轻哼了一声,问道:“这冷衣清方才所言之事可都是真的?冷世玉不是被太子给打伤的吗?怎么又扯上了那个寒冰?”

    郑庸立时收了笑容,转了转眼珠,想到此时最为紧要的,还是先为自己的义子赵展开脱。

    于是他忙恭声答道:“陛下,关于此事,我已特地询问过当时在场观看太子殿下和冷世玉比武的禁军大统领赵展。那日太子殿下确是出手打了冷世玉,但殿下本是习武之人,下手自是极有分寸,冷世玉所受的不过是些皮肉之伤而已,决不至于断了两根肋骨那么严重!

    而关于相府大公子时常欺负小公子的事情,外间其实早就多有传闻,否则左相也不至于与夫人闹得如此之僵,以致日日迟归。另外老奴确也听说,左相夫人前两日命人锁了寒冰所居的那座徽园。

    想那左相夫人本是前吏部尚书苏问秋的独生爱女,身出名门,若只是为了嫌弃左相前妻所生的儿子,当不至于公然做出此等泼妇之举。想来定是那个寒冰真的做了什么令左相夫人忍无可忍之事,才会被如此毫不留情地逐出了家门。”

    浩星潇启眯着眼睛细细听着,心中暗自琢磨,看来太子遇袭一事确是与冷衣清无关。可此事又恰巧发生在冷世玉受伤之后,难免不令人心生疑窦。

    莫非——,是有人特意安排,就是要将疑点引到冷衣清的身上?如此一来,虽然查无实据,但自己仍不免会对冷衣清心生猜忌,甚或是不再信任重用于他。这便给了某些人以可乘之机,就此将冷衣清收归己用。

    而设计此事之人确是考虑周全,故意留下了太子的性命,给人一种仅仅是挟怨报复,且还未到致人死地的程度。于是,旁人便也不会想到,要将此事与不死不休的储位之争联系起来……

    一念及此,浩星潇启的眼中顿时掠过一道利芒,寒着声音问道:“郑庸,那日我让你去查严氏一族都与哪些江湖势力勾结,可有了结果?”

    “回陛下,除了一些不易查清的杀手组织之外,目前所获知的为济王殿下——,哦,不,是为严氏一族效力的江湖力量共有大小十几个帮派。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三江帮,其帮主靳明的妹妹是济王的一个侧室,据说还十分得宠。故而靳明一直死心塌地地在为严氏一族效力,定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当上大裕的国舅爷。”

    “如今这严氏一族早就与济王绑在了一起,哪里还有任何分别!”微微冷哼了一声,浩星潇启接着问道,“除了三江帮,还有些什么邪门帮派在为济王效力?可有会使毒或是会蛊术的?”

    郑庸知道皇上这是在怀疑济王对太子施了毒手,不过细一想来,皇上的这种怀疑确是极有道理。既然袭击太子不是冷衣清所为,那就不是出于报复,如此一来,剩下的最大一种可能性,就是为了皇位。

    而一旦涉及到储位之争,能够对太子下手之人的怀疑范围也就更小了。其他的那几位皇子皆是后宫的低位嫔妃所生,又资质平庸,很难会生出争储的野心。而且他们母后的娘家在朝中都没有什么势力,哪里有力量能请动江湖杀手为其卖命,犯下谋害太子这种形同谋逆的大案?

    所以事情应该是明摆着的,唯有济王有野心,也更有力量做谋害太子之事。只不过有一点还是令人想不通,既然济王有机会谋害太子,为何不直接取了他的性命,而只是在他的身上下了并不一定能致命的蛊毒?再说这种蛊毒,竟是从未有人听说过,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济王又是从何处得来的呢?

    虽然带着满腹的疑问,郑庸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要顺势踩上济王一脚。毕竟自己的义子赵展如今已是太子少保,而且极受太子器重,日后飞黄腾达甚至于大权在握皆有可能。而济王所看重的,除了他严氏一族的人,便都是那些像冷衣清之流的朝中重臣,又何曾将他郑庸父子放在眼里过!

    “虽未彻底查实,但投效济王的江湖帮派之中,确有来自南方苗疆的天香教。据说这天香教乃是一个令人闻之变色的邪教,天香教徒皆擅长使毒驱蛊,且手法诡奇可怖,实是害人无数。另外老奴也得到消息说,近日确有天香教的邪人在京郊出现过。”

    听郑庸如此一说,皇上浩星潇启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本已是苍老无力的双手竟也颤抖地紧握了起来。

    济王,自己的皇长子,曾经也是自己最为疼爱器重的儿子,为了登上这个皇位,竟然接二连三地做出一件件令人发指的事情来!

    串联朝臣谋逆、刺杀襄国侯严域广、谋害太子……

    桩桩件件,哪一件追究起来,都是不赦的大罪!

    当初自己何尝没有想过,要将皇位传给这个看起来德才兼备的嫡长子,甚至还命人暗中取了他的血,由自己亲去护国神柱上一试。不料结果却是,他的血没有能够留在神柱之上,证明他并不是真正的储君之选。

    可是这些话,自己又怎能对他言明?那个天大的秘密,自己是一定要带进坟墓,而绝不能让这世上任何一人知道的!

    如今看来,护国神柱确是预言无误,像济王这种为了皇位而不惜弑父、杀舅、害弟的人,实是没有资格成为裕国的下一代君主。可他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之子,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又该拿他怎么办?

    杀了他,于心不忍,不杀,又怕是后患无穷……

    可叹自己方才还笑他冷衣清的儿子不肖,相残相伤,而他这个堂堂左相却只能在自己的面前痛哭流涕,无可奈何。可是现在回头再看看自己的那些皇子们,不也是相恨相杀,无止无休?而自己这个身为一国之君的父皇,不也一样是束手无策,徒叹奈何?

    唉,看来这天下间为人父者,实是都有各自的不易之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