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公子回府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出几日,左相公子寒冰迷恋上了青萝姑娘,终日流连远芳阁的消息,又在京城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那可是令京城中无数青年才俊倾慕不已的青萝姑娘!如此佳人,为何会看上一个终日惹事生非、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那小子除了生了一张令天下男人都恨不得踩上几脚的漂亮面孔之外,又哪里还有什么配得上青萝姑娘的地方?!

    如此一来,这位本来因为扮女伶而被人传为笑谈的左相公子,顿时引起了众怒,甚至就连街边的徐混们都自觉受到了侮辱,认定青萝姑娘即便是喜欢上自己,也要比喜欢那个绣花枕头强上许多!

    夏环儿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虽是有些伤心,但更多的是为自己的师父鸣不平。那个青萝姑娘又有什么好了?不过是会弹几首曲子罢了!论武功、论相貌、论家世、论性情、论……她又有哪一点配得上自己的师父?

    就在环儿姑娘愤愤不平之际,正好听到那几个徐混也在愤愤不平,于是,不幸就此发生了……

    当那几个徐混的脸被环儿姑娘结结实实地踩了几脚之后,他们终于哭喊着说寒冰公子绝对配得上青萝姑娘!

    夏环儿起初还有些得意,可是转念一想,又感到有些不是滋味儿,于是又在那几个混混的脸上多踩了几脚,帮他们彻底转变了观念——寒冰公子功夫无双、美貌无双、高贵无双、德行无双……

    总之寒冰公子才是世间无双的奇男子,那个青萝姑娘根本就配不上他!

    此时恰逢宋青锋宋将军在此路过,看到那些徐混们的惨状,不由动了恻隐之心,连说带劝地,将这位犹未发泄完心中怨气的环儿姑娘带出了城去,与她在郊外的田野上一起纵马驰骋,渐渐将那些本不应属于她的烦恼抛诸脑后。

    ………………………………………………………………………………………………………………………………

    “好好一个相府公子,却扮成女子去唱戏,已是不伦不类!而如今竟然还迷恋上一个青楼女子,终日泡在远芳阁中,更是有失体统!这——这分明就是在丢左相大人的脸嘛!”

    听着徐老管家一番痛心疾首的控诉,左相夫人苏香竹只是淡淡地一笑,问道:“今日大公子又去远芳阁了?”

    徐老管家叹着气点了点头,回道:“老爷已吩咐过了,且由着大公子去,只要他晚间不留宿在那里就行。只是如此下去,这相府的颜面岂不是都让他给丢尽了?!”

    徐老管家从前是苏府的人,是苏问秋老大人特意派过来帮助自己出嫁的女儿管理府中事务的,故而他在心中当然是要偏向着自家的小姐,不免对寒冰这个突然的闯入者极不待见。

    苏香竹当然明白徐老管家心中的不满,而她自己的心中又何尝不是充满了怨气呢?其实她心里面也清楚得很,这一切并不全都是寒冰的错,毕竟是‘养不教,父之过’,寒冰被自己的父亲遗弃了多年,无人管教之下,变得举止放浪、性情粗野也是难免的。

    可惜的是,人的理智毕竟不能完全控制情感。无论苏香竹多么努力地想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可每次只要一听到“寒冰”这个名字,她仍是忍不住心头起上一阵烦乱。更何况自己一向视作心头肉的儿子世玉,还被寒冰这个所谓的哥哥百般欺凌,竟至伤病多日!

    一想到世玉,苏香竹这颗做母亲的心不禁又开始疼了起来。方能够下床,他便自己跑去了徽园,见门上上了锁,这个懂事的孩子什么也没有问,默默地转了回来。可是第二日,他又去了,对着那把门锁,仍是什么也没有说。第三日,第四日……他只是不断地去那里。

    沉默了半晌,苏香竹终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老爷已有交待,徐管家,您也就别管了,且由着他去吧!”稍微停顿了一下,她咬了咬牙,又继续说了下去,“还有,从今日起,徽园的锁便撤了吧——”

    徐老管家看了看夫人,也跟着叹了口气,默然点了点头。

    就连苏香竹自己也全然没有想到的是,徽园的锁一撤,她竟也跟着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她看到夫君大人脸上久违的笑容又回来了,只不过现在他的眼中又多了一丝期盼,应是盼着那个流连在外的儿子能够早日回府。

    而变化最大的当属世玉。每日从宫中伴读回来,他都跑去徽园,在他哥哥的院子里一呆就是一个时辰。听徐老管家说,他是在那里自己偷着练功。看来,这孩子确是迷上了练武,并不完全是被寒冰所迫。

    不出两日,寒冰竟真的回到了府中。其实府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大公子每日夜里一直都是回府睡觉的,只是天未亮便又走了。没有人说得清他具体是何时回,又是何时走的,只有负责打扫房间的人看到床榻上有人睡过的痕迹。

    府里的人都在想,按理说经过这一番折腾,无论是夫人还是大公子寒冰,应该都会就此有所收敛,不再针尖对麦芒,继续无谓地争吵下去了。

    遗憾的是,他们的这一美好愿望,从寒冰正式回府的第一日起,便彻底破灭了!

    起因自然还是为了小公子世玉。原本大公子寒冰一回来,便当众宣称,不再教世玉习武。府中人等一听到这个消息,自是奔走相告,以为从此会天下太平。

    谁知,寒冰紧接着又宣布了两条消息:一是他已拜托威远将军宋青锋来做世玉的师父,二是寒冰他自己要开始教世玉唱徽戏。

    这第一个消息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苏香竹听了更是放心不少,起码宋将军是抗戎英雄,为人正直无私,由他教授世玉武功,必定不会像寒冰那般存了坏心,故意欺负世玉。

    但这第二个消息却是令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就连小公子世玉听了之后,都傻愣了半天,不知自己的哥哥又在琢磨些什么!

    苏香竹一听更是气炸了肺,没想到寒冰这小子竟又如此变着法儿地欺负世玉,外带着还要让相府丢更大的脸!她马上去向自己的夫君告状,冷衣清听了也是直皱眉,不允许寒冰如此胡闹。

    可是寒冰却有一大堆的道理摆在那里——世玉寡言羞怯,可以通过唱戏来锻炼一番,必会令他变得更为自信敢言。而且唱戏本身也并非什么下贱之事,古时就有君王学戏,还被传为美谈。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教世玉唱戏,兄弟两人有更多亲近的机会,借此弥补一下多年未见、感情生疏的缺憾。

    冷衣清虽然怀疑寒冰应是另有目的,但却相信他绝不会做出任何对世玉不利的事情,而且他所列举的这些理由确也有些道理。于是,这位左相大人便不顾夫人的百般反对,竟然点头同意了寒冰这一极为出格的提议。

    但左相夫人苏香竹何时又是省油的灯了?此事关乎自己儿子的名声和前途,无论夫君同意与否,反正她这做母亲的是坚决反对!

    然而令她倍感难过的是,不但自己的夫君不与她一条心,就连自己的亲儿子世玉,也被他那个不怀好意的哥哥不知用何种花言巧语所骗,竟然每日都乖乖地跑去徽园里学戏。

    如此一来,在这赫赫相府之中,一场对小公子世玉的争夺战,又不可避免地在夫人苏香竹与大公子寒冰之间打响了……

    每日世玉从宫里回来,苏香竹便将他叫到自己的房中,先吃上一些可口的点心果品,随后便让他帮自己誊写一些诗集词谱。她的借口便是自己眼睛花了,看不清善本上的那些蝇头小楷。

    不过这一耽搁,总是要拖到晚膳时分,而晚膳过后,世玉又要做晚课,习练宋青锋早间所传授给他的武功招式。如此一来,世玉便没有闲暇再去寒冰那里学戏。

    寒冰自然不会轻易认输,于是便时常跑到后宅来捣乱。不是将夫人给小公子准备的点心吃光,便是将夫人准备让小公子誊写的诗集偷走。

    那些下人们虽是奉命严防死守,怎奈这位大公子竟然将杀人的功夫用来做贼,那些下人们又哪里看得住他?结果便个个都挨了夫人的一顿训斥。

    苏香竹虽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想再重蹈覆辙,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令大家都难做。于是,在徐老管家等一干下人的帮助下,这位左相夫人与大公子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猫捉老鼠的游戏。

    这一日,寒冰在远芳阁听完青萝姑娘的新曲,顺便将一直候在门外的禁军大统领赵展给痛快地奚落了一番之后,便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左相府。

    一听说大公子提前回府了,徐老管家的脸色顿时一变,忙抓过一个正在打扫庭院的年轻下人,吩咐道:“快去通知夫人,大公子回来了!快去!”

    那年轻下人立即扔下手中的笤帚,大步向后院飞奔而去,一路跑还一路嚎着:“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