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一 国师无崖(一)
    ,!

    大宁永和十年,国都丹阳被叛军围困数月之后,最终城破国亡。

    宁帝战死城头,宁后带着女儿清平公主逃出了丹阳城,与她们一起逃出去的还有宁帝之姐天娇长公主以及她的一双儿女。宁后本是隐族人,于是便带着与她一同逃亡的人们,回到了西部域外隐族的聚居地——重渊。

    天娇长公主是一位长得千娇百媚,而豪情绝不让须眉的奇女子。虽然来到了重渊,过上了平静安乐的生活,她却始终忘不了亡国之恨,一心想要复国。

    终于有一日,她去见了隐族的大族长,恳求他派隐族武士助她复国。但是大族长回答她说,数千年来,隐族从未与外族发生过任何冲突,更不会毫无缘由地派武士去他国的疆土上作战。

    天娇长公主在失望与愤怒之下,竟然带着她的一双儿女离开了重渊,远去北部蛮荒之地。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被当地荒人称为“赤阳王”的神秘高手,并就此嫁给了他。

    赤阳王不但有一身鬼神莫测的武功,而且还创出了一部令人膜拜信奉的法经。那些原本过着半野人生活的荒人竟都渐渐归附于他,尊他为荒人的王。

    赤阳王极其宠爱天娇长公主,对她的一双儿女也视如己出,将自己平生所学都教给了他们。

    随着岁月的流逝,已成为赤阳王妃的天娇长公主早已放弃了复国之念,但她的野心却在不断地膨胀。她要让自己的后人实现她一统天下的梦想,在中原大地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

    一日,她将自己的那双儿女叫到跟前,对他们说出了一个令他们感到万分震惊的秘密。

    原来,赤阳王所传授给他们的武功中,有一种被称为嫁衣神功的内功心法。

    这种功法初练时并无任何异常之处,但练至某个阶段之后,习练者便会对同样身具此功之人生出感应,甚至能判断出对方所处的大致方位,而且功力越强者的感应力也越强。

    然而,这种彼此间感应能力的主要作用并不在于如何找到对方,而在于找到之后将对方的功力全部吸走!

    嫁衣神功之名便是因此而来——功力弱者徒劳一生,最终只会为功力强于他者做嫁衣裳,不但其功力会被人尽数吸走,甚至连性命也难以保全。

    但是此功也有一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神功初成,习练者的功力尚浅,而且也没有掌握如何吸取他人功力的方法,便不能随意去强行吸取他人的功力。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嫁衣神功多为两人一同习练,而且这两人最好是至亲之人。这样一来,在最后关头,其中一人才会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去成全对方,将自己的功力主动传给对方。

    这也正是天娇长公主让他们兄妹二人一同习练这门嫁衣神功的原因,她要让他们兄妹之中的胜出者成为赤阳王的继承人,征服北方,然后挥师南下,进而一统中原。

    听完娘亲的这番话,当时年仅十六岁的阴无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一眼自己刚满十岁的幼妹,便径自走了出去,然后头也未回地离开了北荒,只身回到了南方。

    当时的南方仍处于战乱之中,群雄纷起,诸侯割据。阴无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结识了一位名叫浩星奇的年轻将军,两人一见如故,便立誓共同打天下。

    阴无崖虽然自幼便受其母天娇长公主的熏陶,对这个天下怀有超乎常人的野心,但他的志向却从来都不是那个皇位。他真正所向往的,是成为一位能够辅佐明君治理天下的贤臣。

    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惯于发号施令、鼓动人心的强权人物,他所擅长的是为这样一位人物去出谋划策,从而通过这位强者之手来实现自己的治国理想。

    而他之所以看中了浩星奇,便是因为浩星奇的身上具备了成为一位开国君主所需的全部素质——野心勃勃、头脑敏锐、胸襟开阔、英勇善战以及领袖魅力。

    就这样,他们两个年轻人带领着一帮热血男儿,也加入到了争夺天下的行列之中。经过数年浴血苦战,他们终于在与群雄的角逐中争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建立了一个虽然实力尚弱,但已初具争霸之能的诸侯国——裕。

    然而,随着那些弱小势力一个个被吞并消灭,剩下来参与争夺天下的列强都是一方之雄,与他们相比,裕国便成了最弱的那只鹿,随时有成为别人猎物的可能。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迫在眉睫的危机,当时已被浩星奇尊为国师的阴无崖在苦思良久之后,给这位时刻面临灭国之险的裕王出了一个主意——向隐族求助。

    刚一听到这个主意时,浩星奇并未太往心里去,只因他也听说过隐族人的传统,绝不会相助任何一方争夺天下。可是在阴无崖一番劝说之下,为解燃眉之急,浩星奇只好勉强答应去重渊走一趟,虽然在他心底早已认定,此行必会无功而返。

    在去重渊的路上,阴无崖才向浩星奇说出了关于清平公主的故事,并告诉浩星奇,他唯有向清平公主求婚,才能得到她以及隐族人的帮助。有了这种帮助,他们不但能够击退列强的围攻,而且一定能够最终争得天下。

    浩星奇虽是半信半疑,但他素来敬服阴无崖的谋略智计,便同意了他的提议。不过当时在浩星奇的心中,迎娶清平公主只是一项取得隐族帮助的和亲之策。

    浩星奇那年二十六岁,身边已有了两位如花似玉的夫人,而且这两位夫人又各自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对于那位传说中的清平公主,他并没有多少仰慕之情,不过是将她看作是一场政治联姻的对象而已。

    可是,浩星奇的这一想法,却在他见到清平公主的那一刻完全改变了!

    当他们一行人进入重渊两日之后,眼看前面隐族大族长所居的城市已遥遥在望。时近晌午,他们便在一块林边的阴凉处下马歇息,想赶在日落前到达那座被隐族人称为“隐都”的城市。

    喝了些水,吃了些干粮,稍作休整之后,他们就纷纷起身,准备上马继续前行。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叫,接着便是“哗哗”的水声。

    听起来似是有人落水,浩星奇忙一个箭步向水声传来之处飞奔过去。他的那几位亲随怕主人有失,也赶紧追了上去。

    转眼跑到了一处溪边,浩星奇却猛然停了下来,对着那位正站在溪中的白衣少女发起呆来。

    那位白衣少女此时也发觉有人出现,不由转头向岸上看去,一对秋水剪瞳正看入浩星奇痴然迷惘的双眼之中——

    白衣少女只是微微一怔,随即便提着衣裙的下摆,赤着双足从溪中一步一步走上岸来。她来到浩星奇的面前,清丽之极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问道:“可是我方才的叫声惊扰了公子?实是抱歉得很!”

    浩星奇这才回过神来,虽略觉尴尬,但他乃是见惯世面之人,很快便恢复了一向的洒脱从容,对那白衣少女拱手施礼道:“是在下过于鲁莽,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白衣少女仍是微笑着道:“只要公子不见怪就好。”

    这时那几个亲随也赶到了,齐齐站在浩星奇的身后。

    白衣少女见了又是一笑,“既然是误会,我便不再耽搁公子赶路,不过还是要多谢公子仗义相助之德。”

    “姑娘客气了!”浩星奇再次拱手为礼。

    白衣少女方要转身回到溪中,不知何时赶到的阴无崖却在一旁出声问道:“姑娘可是清平公主?”

    白衣少女当即转回身来,看着阴无崖,含笑不语。

    “公主方才可是在溪中捉鱼?”

    白衣少女疑惑地打量着面前这位风神俊秀的年轻人,脸上慢慢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无崖哥哥——,你是无崖哥哥!”

    阴无崖方含笑点头,那位白衣少女却已奔了上来,一把将他抱住,流着泪道:“你走了之后,便没有人陪我捉鱼,方才好大的一条鱼,竟从我手中溜掉了……”

    那几位亲随直看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不拘小节的公主殿下!

    而浩星奇的眼中却是异彩连连,尤其在看到清平公主那对白净的玉足之后,他的唇角不觉露出一抹颇具兴味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