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一 国师无崖(三)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浩星奇突然站起身,向清平公主深施一礼,道:“公主!因在下明日便要离开,临行前,想将胸中肺腑之言向公主一吐为快,若有何失礼得罪之处,还请公主海涵!”

    清平公主虽没有说话,却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来此之前,在下其实对公主所知甚少,而提亲之举,亦是出于利益考量,希望能通过联姻来得到隐族之助,让裕国得以渡过眼前的危局。

    可是自从在下见到公主之后,对公主实是万分倾慕,而在了解了公主为隐族人所做的那些事情之后,这种倾慕业已变成爱重。若能得到公主俯允,肯屈尊下嫁,我浩星奇便在此立誓,尊公主为裕国之后,而公主所生之子也将成为裕国的太子。”

    浩星奇目光炯炯地看着清平公主,停顿了一瞬,又接着道:“当然,若是公主不肯垂青,在下也绝无怨言,毕竟能得见公主芳容,已是三生有幸!只不过令在下抱憾终生的是,因我自己德行不够,难以赢得公主芳心,却让裕国百姓为此痛失了能够过上安乐生活的希望!”

    这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极深,而且分量极重,竟然令清平公主也不由得微微动容。

    她垂眸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公子的一番心意实是令清平感动不已!然而这毕竟是人生大事,还请公子容清平细细思量一番,待明日公子离开前再给你答案,可好?”

    浩星奇一听顿时大喜过望!清平公主这次不但没有一口回绝,而且还以一种商量的口吻与他相约,看来事情已大有转机,甚至可以说是成功在望!

    他虽是想竭力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声音中却仍不免有了稍许的高亢:“请公主不必客气!公主尽可以慢慢斟酌,即便明日在下离去前得不到答案也无妨,只要公主相召,无论何时,也无论身在何处,在下都会即刻返回!”

    与浩星奇那抑制不住的兴奋之情恰恰相反,清平公主的容色却是略显苍白,只勉强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浩星奇见状忙施礼告辞,留给她独自面对艰难抉择的时间。

    清平公主虽然心绪烦乱,却仍是将浩星奇送到了门外。

    正在外面厅中与宁后喝茶闲谈的阴无崖见他们出来,忙向宁后告了个罪,随后起身迎了上去。

    浩星奇对他微一点头,其实阴无崖方才已将屋内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早已心中了然。他不动声色地跟着浩星奇来到宁后面前,再次施礼告退。

    宁后虽是含笑点头,可是目光却不由转向了清平公主,眼中多了一丝担忧之色。清平公主对自己的母亲笑了笑,继续将浩星奇二人送至厅外。

    阴无崖抬头看着自早上起就一直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记得丹阳城破的那一日,天空也是这般灰暗阴沉。一身戎装的舅父站在城头之上,怀中抱着清平。当时我就站在他们身后,隐隐听到舅父对清平说了很多话,虽然那些话我多半已不记得,可是舅父脸上那种深深的哀痛,却始终刻在我的心间,并时时提醒和折磨着我,再也无法对苍生的疾苦视而不见!”

    说罢,他又是摇头长叹了一声,便随浩星奇一同离开了。

    清平公主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仰望着沉暗的天空,两行热泪自她愈加苍白的面颊上悄然滚落……

    ……………………………………………………………………………………………………………………………………

    第二日清晨,清平公主出现在浩星奇所寄居的驿馆之中。

    “清平唯有一个要求,若是公子能够答应,我便跟随公子回裕国。”

    浩星奇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公主请讲。”

    “清平想请公子承诺,天下一统之后,在裕国废除皇权,皇位继承采用禅让之制。”清平公主一字一句地道。

    “禅让?!”浩星奇的脸上实难掩震惊之色,虽然他早就料到清平公主所提出的条件必然十分苛刻,但也绝没有想到会是如此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个!

    “对,禅让。这种制度在隐族已施行了上千年,在清平看来,虽然仍称不上完美无缺,但已是目前这世上所能知道的,最顺应天理的制度。”

    “公主此话怎讲?”

    浩星奇此时依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但他已清楚地意识到,一旦自己表示不同意,清平公主将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所以他只能暂时采取拖延之计,争取多些时间让自己考虑清楚,最终可以找到一个令彼此都能接受的折衷之法。

    清平公主微微一笑,道:“隐族禅让制的背后有很多精细的条文,清平不可能一一为公子解释清楚,但其宗旨要义只有一个——天命有常,唯有德者居之。

    公子乃是有识之士,当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道理。每一次改朝换代,最终受苦的都是黎民百姓。这其中的原因便是,每一个在位者皆贪恋权力,不肯将之交与真正有能力坐上此位之人,于是每一场权力的争夺,每一次朝代的更迭,都免不了流血杀戮,甚至是玉碎宫倾。

    我原是前宁的公主,最是清楚这其中的辛酸血泪。故而我不希望公子再重蹈前人的覆辙,紧握皇权不放,直至裕国又被另一个国家所取代。”

    “可是——,可是公主怎能确定,我的后人便没有足够的德行和才智来继续治理裕国呢?”

    “我当然不能确定。禅让制并不是说今后所有的皇室中人都失去了当皇上的资格,只是皇位的承继不再是由皇帝本人来指定,而是由众人来推选。若是皇上的某位皇子德行足以服众,那他就有成为下一任帝王的机会。”

    浩星奇沉吟着没有说话。

    “自这世上有了皇帝至今,已经历了数不清的朝代。可以说,每一位开国的君主皆有其才德过人之处,才能破旧立新,在史册上书写新的一页。

    可是,无论当初如何开始,最终他们所建国家的结局却都是一样——覆亡不存。这其中的道理其实非常浅显易懂,只是没有一位君主愿意去承认——极权是一个国家走向腐朽灭亡的必经之路。

    当一位帝王握有对他人生杀予夺的权力时,所有人都不得不对他顶礼膜拜,而他独自坐在那高高的龙椅之上,又怎会不对那些匍伏于自己脚下的人生出轻慢不屑之心呢?

    久之,他的心中便只剩下皇权帝位,铁桶江山。而他却丝毫不知,在他的那些子民心中,已渐渐没有了那个只属于他一人的国和只属于他一人的家。如此无民之国,覆亡也不过是转眼间事。”

    说完这些,清平公主便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容色平静地道:“清平知道,这些话对公子来说一时还很难接受,但是公子既然想为天下苍生做些好事,那就必须将一家一姓之利彻底放下,心底无私方能真正做到天下为公,让这全天下的人都过上平等安乐的生活。清平言尽于此,公子自当考虑清楚,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见清平公主已有了离开之意,浩星奇不由急出了一头大汗,只觉此生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大的难题!

    虽只是一个承诺,却关系到江山易主、王城改姓!辛苦得来的天下,难道就如此轻易地拱手让人?那当初又何苦要拼了性命得到它?可是自己今日若不能许下这个承诺,怕是就连裕国都保不住,更遑论天下!

    就在这时,他猛地想起阴无崖曾对他说过的话——

    无论清平公主现在怎么想,一旦她嫁给了他,为他生下子嗣,成为了一个妻子和母亲,便不会再是从前的那个清平公主了。

    身份的改变自然会令人的想法也随之改变。到那时,清平公主的眼中将只有自己的夫君和孩子,而那些被隔在重重宫墙之外的人和事,便再也不会放在她的心上。

    若是有朝一日,连清平公主本人都忘记了这个承诺,那么这个承诺就没有了任何意义。到那时,无论他怎么做,便都不算是违诺了——

    正是抱着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浩星奇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站起身来,走到清平公主面前,举手为誓,道:“浩星奇在此立誓,待天下一统之后,裕国将施行禅让制,废除皇权,让大裕百姓过上平等安乐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