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一 国师无崖(四)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果然如大族长所料,清平公主的离开,也带动了族中大部分的年轻人。他们怀着一腔热血,要追随清平公主,一起去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心力。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大族长的儿子凌天。

    经历了七年多的浴血苦战,无数次的出生入死,无数人的流血牺牲,在清平公主、凌天和阴无崖的鼎力辅助之下,浩星奇终于统一了南方大部,除了周边几个弱小的附属国,大裕的疆土几乎已横跨中原大陆,南至广阔海洋,与北方新崛起的戎国成了对峙之势。

    天下初定,浩星奇正式登基称帝,年号为永定。

    举国欢庆之际,裕帝浩星奇兑现了他对清平公主所许下的第一个承诺——立清平公主为后,并且宣布,清平公主腹中所怀若是皇子,便是大裕国的太子。

    可惜这些好消息清平公主本人并未在场听到,因为她此时正受孕症折磨,已卧床静养了月余。多年征战,清平公主的身体已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还未及好生休养恢复,便又怀上了身孕,最终能否保住腹中的胎儿,尚在未知之数。

    皇上浩星奇虽对她关怀备至,可是新朝初立,百废待兴,国事日益繁重,实是令他分身乏术。

    而阴无崖身为国师,也须终日陪在皇上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对清平公主的事情便也过问得少了。

    未几,北方传来捷报,凌天率部在荆江大败北戎国主宇文雄,一举收复前些时候被戎军侵占的包括永州在内的一十四州,彻底将北戎人赶出了大裕北境,直接退回到津门关外。

    凌天班师凯旋那日,裕帝浩星奇率百官出城亲迎,场面极是壮观热烈。

    然而,对于皇上浩星奇所说出的那些彰表之辞,以及当众所赐下的厚封重赏,凌天只是一脸淡漠地口称谢恩,甚至连一眼都未去看那些摆在一旁的金珠玉器。

    一直耐着性子等到皇帝陛下终于闭上嘴之后,他才淡淡一笑,然后提出了一个请求,恳请皇上准他去探望病中的清平公主。

    皇上浩星奇的脸上虽仍然保持着微笑,可是那笑容中已多了一丝冰冷之意。

    将这一切皆看在眼里的阴无崖也不由得眉头暗皱,认为凌天此举实是太过倨傲无礼,在他的眼中,竟只有一个清平公主,却丝毫没有大裕的皇帝陛下。

    若只是凌天一人态度如此,皇上浩星奇的心里可能还不会想得太多,可是那些隐族人竟全都与凌天一样,唯清平公主之命是从。

    这样一来,事情便显得极为严重了。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清平公主即便贵为皇后,也只是皇上的臣民,绝对不可有任何逾越皇权之尊。

    浩星奇最终还是准了凌天所请,但外臣入后宫,毕竟与礼不合,阴无崖作为清平公主的表兄,便陪着凌天一起入了宫。

    见到凌天平安归来,清平公主也是异常激动,笑逐颜开地与他聊了很久。他们谈起了南北统一,谈起了大裕的未来,甚至还谈起了她腹中的孩子将继承他们共同的理想,为天下人开创一个清平世界。

    阴无崖一直坐在一旁默默听着,并没有试图打断他们。直到有宫人端来汤药,说是太医叮嘱要皇后娘娘在晚膳前半个时辰服用,一直相谈甚欢的两人才意识到已近晚膳时分,而他们实是已聊得太久。

    在凌天告辞离去之前,清平公主对他说,为了安胎,自己还要卧床休养多日,反正闲来无事,想着还像小时候那样,做些人偶来解闷。她让凌天画些北戎人的图样给她,她要将荆江之战做成人偶戏来演给他看。

    当时已被世人公认为世间第一高手,并被尊称为“箭神”的凌天,在听了清平公主的话之后,竟像个少年一般,羞涩地笑了起来。他本想要摇头推拒,可是一看到清平公主脸上那种他再熟悉不过的坚持与任性,不由又软了心肠,终是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眼中却尽是怜惜与宠溺。

    出了清平公主所居的寿康宫,阴无崖邀凌天去他那里小坐片刻,言称有关于清平公主的事情要与他相商。凌天虽是态度冷淡,却仍是随阴无崖去了其所居住的凌虚殿,想是他心中对清平公主极为关切,竟连自己一向不喜的阴国师的邀约都没有拒绝。

    方一落座,阴无崖便开门见山地对凌天道:“皇后玉体违和,实需静养,凌将军今后还是不要再去后宫打扰为宜。”

    凌天听了只是冷冷一笑,“浩星奇以为他只要把清平关在这重重宫门之内,便能彻底将她据为己有吗?清平的心绝不是任何宫门可以关得住的!她胸中所怀有的天下,也不是浩星奇与你这种井底之蛙所能理解的。终有一日,她会走出这座宫城,带领那些不愿再屈膝为奴的大裕子民,向浩星奇讨回他所承诺给他们的平等和自由!”

    阴无崖表情淡漠地看着凌天,“遗憾的是,皇后她再也不会有能够自己走出皇宫的那一日了!”

    凌天不由剑眉一挑,盯着他问道:“你这话是何意?清平她怎么了?”

    “凌将军虽是世间第一高手,却对用毒丝毫不懂。今日我便实言相告,皇后她之所以沉疴难起,并非生病,而是中毒。”

    “她中了何毒?!是什么人下的毒?!”凌天的眼中顿时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

    阴无崖依然面色沉静地道:“皇后所中之毒名叫天毒异灭,是专门对付隐族人天生奇异体质的一种奇毒。只是皇后目前体内的毒性尚极其轻微,还不足以伤及性命,而且对她腹中的胎儿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原因是她每日都在服下解药,将她体内的毒素控制在身体某处,不会向四处扩散。可是此毒并未彻底根除,只要她停止服用解药,毒性将立即开始向全身扩散,三日之内,她便会毒发身亡。”

    说到这里,阴无崖抬眼看着一脸痛惜与愤怒之色的凌天,用一种平静得有些不正常的声音道:“这毒——,是我下的。”

    “你——!”

    凌天的眼神如利箭一般地射在阴无崖的脸上,同时他的手指轻动,强自忍着没有对阴无崖施出那令所有人闻之丧胆的离别箭。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才咬着牙沉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要为大裕保住这来之不易的天下,不能眼看着它最终断送在你们这些隐族人的手中!”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这天下本就是我们隐族人助浩星奇夺下的,又怎会被我们所断送?!”

    “你不可能不知道,当年清平公主曾迫皇上立下誓言,要在大裕废除皇权,实行禅让制。这岂不就是要将大裕的天下拱手送人?!”

    “原来在你等的心中,这天下只能是他浩星氏一家一姓的!既然如此,浩星奇当初又为何要立下那个誓言?莫非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骗局?从一开始,你们就从未想过要遵守它,对不对?!”

    “确是如此。”阴无崖居然毫无愧色地点了点头,“当初裕国弱小,强敌环伺,随时皆有灭国之危。皇上在无奈之下,才去向隐族求取帮助。

    不过,皇上他虽然是在权宜之下答应了清平公主的条件,但他当时心中所想的,并不是要对她食言。皇上只是希望,清平公主在嫁给他之后,能够夫唱妇随,放弃原来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助他将大裕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

    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料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清平公主已成了贵为一国之母的皇后,可她时常提起的,仍是自由平等,而你们这些隐族人所心心念念的,也仍是那个永不会出现的清平世界!”

    “于是为了那个能够皇权永固的天下,你们便不惜毒害自己的至亲之人!若是连世间最珍贵的情感都要舍弃,那个冰冷的皇位得来又有什么意义?!”凌天痛笑了一声,紧闭上了双眼。

    “这便是你们隐族人最大的致命伤!你们太看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也太相信那些关于人人平等的谎言!那个被你们实行千年的禅让制,虽然带给了你们和平安乐的生活,但是它也限制了你们征服天下的脚步。所以存在了几千年的隐族,至今仍是蛰居重渊一隅,只能做到独善其身。

    清平公主便是因为看出了你们的问题所在,才会毅然走出重渊,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个世界。可惜的是,前宁的覆亡并没有教会她如何认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反而让她生出了一些非常离奇可笑的念头。那个所谓的清平世界,只是她幻想出来的东西,而她所想要的那个人人平等的天下,也是任何人都无法给她的!”

    凌天猛地睁开双目,沉声道:“说吧,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阴无崖只是面色阴沉地看着他,良久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