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河东狮吼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这蠢才要滚就滚得远一些!如果再让老娘看到,便打折你的一双狗腿!”

    “……”

    “把你的那把破刀也带走,小心老娘用它将你斩成十段八段的,丢到河里去喂鱼!”

    “……”

    “我真是瞎了眼,竟嫁了你这窝囊废!你若再敢回来,老娘便去县衙的大门前一头撞死!”

    ……

    高亢尖厉的叫骂声不断从一间朴素的青砖瓦房中传出,令左邻右舍的人们纷纷侧目,脸上皆带着不以为然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的笑意。

    一个十来岁的男童坐在那传出骂人声的院门口,正用一根竹枝在地上画着些什么,从他那专注的神情看来,似乎对自己身后屋内正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想必也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时,一位三十多岁的粗壮汉子来到了院门前,向里面瞄了一眼之后,随即对那男童笑问道:“阿扬,你娘又在骂你爹?”

    那男童闻声抬起头,见是与他爹同在一个衙门里头混的刘捕头,不由咧嘴一笑,随即又皱起眉头,绷着小脸摇头叹道:“刘叔你有所不知,女人每月总会有那么几天……唉,简直是不可理喻!”

    刘捕头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用手在这人小鬼大的小家伙头上拍了拍,“去,叫你爹出来,有案子要交待他去办!”

    阿扬撇了撇嘴,“莫非是牛婶家的牛又丢了?”

    刘捕头又是“哈”地一笑,“这回是杨伯家的羊不见了,想是跑到山上去了。”

    阿扬扔了手中的竹枝,站起身,跑进了屋去。

    屋内的叫骂声停了片刻,随即又再度响起,甚至比方才还更响亮了些:“你这没出息的货色!终日不是找牛就是找羊,老娘的银钗都丢了大半年了,怎未见你给找回来?!……”

    不久,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出现在房门口,冲着正站在院门外探头探脑的刘捕头咧嘴一笑,一口雪白的牙齿在太阳下闪着耀眼的光。

    他回身对屋中的人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后便出了屋,大步来到刘捕头的面前。

    刘捕头那双看惯世间百态的眼睛在面前这位年轻人英俊温和的脸上盯了片刻,又忍不住看了几眼他额头上那块极是明显的寸许长的旧刀疤,最终摇了摇头,道:“弟妹这脾气,也就你能受得了!”

    那位年轻人温厚地一笑,道:“久了也便习惯了,琼娘就是嗓门大些,平日还是挺知道疼人的。”

    刘捕头不由咂了咂舌头,心想就这位娘子的嗓门,怕是连真狮子都能给吓跑了,再会疼人也受不了!说来这季如尘倒也真是个怪人,才二十四岁的大酗子,偏偏喜欢上那么一个凶悍的泼妇,而且还是个比他大了整整三岁,带着个半大孩子的寡妇!

    想到这里,这位平日与季如尘相交不错的刘捕头不禁又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好在这次的差事要去山上,你倒是可以躲上两日清静!”

    季如尘仍是温厚地一笑,道:“我这就收拾东西上山,估计那头羊又跑去南边的坡上吃草了,那里的草叶肥汁多,羊群都喜欢。只是得翻过几道坡,路不好走,放羊的都不愿意去那里。”

    “嗯,那你就辛苦些,怕是还得在山上过夜,夜里凉,记得带上件厚实的衣物。”

    刘捕头细心地叮嘱着,只因他心里确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本来大家都是供人驱使的差役,可是像这等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却总是落到老实木讷的季如尘头上,实是有些不太公平。

    这位刘捕头与季如尘同在泉州灵石县衙里面当差,对这位为人憨厚的年轻人极为了解,自然也颇多关照。但是对于长期让季如尘在衙门里跑腿打杂这件事,刘捕头却也是爱莫能助。而且他心里面十分清楚,知县大人之所以这么做,确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这件事细究起来,还得从季如尘的身世说起。

    十二年前,灵石县衙一位姓季的老捕头在外出办案时,途经临县,偶然救下了一个昏倒在路边的孩子。那孩子因头部受了严重的刀伤而失去了记忆,既不知自己是谁,又不知自己从何处来。

    季老捕头本是孤身一人,见这孩子可怜,便收了他做义子,并让他随自己姓季,取名如尘。

    季如尘十六岁那年,季老捕头在缉捕盗匪时不幸殉职。当时的知县大人见季如尘这少年无依无靠,甚是可怜,且也多少会一些拳腿,便让他在衙门里做了一名不在册的捕快,总算能混上一口饭吃。

    然而这季如尘怎么说也是一个来历不明之人,既无田地,又无户籍。虽然历任知县大人都还算通融,让他在衙门里一直当差,但由于他身份尴尬,是不可能有正式职司的,当然也就更不可能得到任何补缺做捕头的机会。

    而且,季如尘虽是从他义父那里学了些粗浅的功夫,却只够用来对付那种不入流的鸡鸣狗盗之徒,实是派不上什么大用场,平日里便也只能做些闲差了。

    按理说,衙门里像季如尘这样普通的捕快也有好几人,跑腿打杂的事也不应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可问题是,闲人虽多,却谁都不愿为这种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劳碌奔波,一旦摊上了这等苦差,便都要怨声载道,敷衍了事。

    唯有为人憨厚的季如尘从无怨言,而且办事认真,交给他的每件事都能踏踏实实地交差。正所谓能者多劳,知县大人觉得用他最是顺手,便也一直这么用了下来。

    在季家的院门外,刘捕头交待完了差事之后,笑着拍了拍季如尘的肩膀,便背着手离开了。

    季如尘回到屋中,开始收拾行装。

    一旁忽然伸过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来,将一双崭新的黑色缎面薄底快靴塞入了他的行囊之中,“一趟山登下来,你脚上的那双旧鞋子怕要磨破了,带上这双新做的,办起事情来也更利落一些。”

    季如尘转头看着身边那位柳眉凤眼的年轻女子,笑道:“早知会有这等差事派下来,方才那场戏便不用演了,我也能少挨些你的骂!”

    那年轻女子笑着轻啐了一声,“你以为老娘我愿意骂你么?!”

    随即她的柳眉轻皱,又有些担心地道:“只是如此一来时间上便紧了些,而且这些天时常下雨,山路不好走,你可千万要当心一些!”

    “放心吧,琼娘,我已决定改变计划,就在他的家中下手,这样一来,两日便足够了!”

    琼娘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迟疑地道:“可若是就在自家门前动手,实在有些招人耳目——,我总觉得这单生意做得太过冒险!”

    “此事确实有些冒险,可我们绝不能让那厮再继续为恶下去。即便会因此引来麻烦,却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季如尘将打好的背囊往身上一背,转头对一直默默看着他的阿扬招了招手。

    阿扬走到他的面前,黑亮的眼睛闪着超出年龄的智慧,“爹爹放心,阿扬会照顾好娘的!”

    季如尘笑着轻抚了一下他的头,“阿扬不但要照顾好娘,还要照顾好自己。”

    阿扬点了点头。

    季如尘又看了一眼正凝目望着他的琼娘,咧嘴一笑,便推门大步走了出去。

    琼娘过去将阿扬搂在身下,娘俩儿站在门前,一起目送那个高大矫健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