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杀人生意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把从山上找回的羊交给失主杨伯之后,季如尘来到县衙向知县姜大人复命,却看到姜知县正一脸愁容地独自坐在那里发呆。

    “大人,杨伯家的羊找到了,属下方才已经送还给了他,特来向大人复命!”

    姜知县仍是两眼发直地坐在那里,半晌方慢慢叹了口气,道:“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唉,只是这人丢了,又该去何处找啊?!”

    季如尘那双略显疲惫却依然明亮的大眼眨动了一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莫非是谁家的孩子走失了吗?属下这就去帮忙找找看——”

    姜知县这才抬眼看了看季如尘,只见他一身的泥土,脚上的那双布鞋也破了个大洞,不由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温言道:“奔波了两日,如尘你也够辛苦的了!衙门里的事情我自会安排,你还是快些回家歇息去吧!”

    季如尘马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躬身施了个礼,“谢大人!”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离开,留下了又露出满面愁容的知县大人,一个人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刚出了县衙的大门,季如尘迎面就看到刘捕头沉着脸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刘大哥,出什么事了?”季如尘有些好奇地问道。

    刘捕头看了他一眼,“回来了?赶紧回去歇着吧,这边的事有得忙了,今后还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回家抱媳妇儿呢!”

    说完,他便快步向大门里行去,想必是有急事要去禀报知县大人。

    季如尘被他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说得愣了愣,但看到他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便也没敢继续追问下去,索性迈开大步,回家去了。

    刚一进了家门,琼娘又扯着嗓子骂了他几句,随后阿扬又跑到院门口,坐在那里糊涂乱画地躲清静。而那夫妻二人却是关起了房门,全然没了动静。

    左邻右舍的人们已见惯这对小夫妻这一贯的套路,早就见怪不怪了。都知道接下来这两口子又要恩恩爱爱,仿若蜜里调油般地过上一段时日,然后便会风云再起,喊打喊杀,直到那老实的汉子再次被赶出家门,到山上去躲上几日……

    然而至今仍让这些人们难以理解的是,像季如尘这么好的一个年轻后生,为何偏要娶一个强悍霸道且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寡妇?

    虽说季如尘本人也是来历不明,故而没有户籍和田产,但他毕竟是季老捕头的义子,在季老捕头过世后,不但继承了那座青砖瓦房,而且还在衙门里谋了个差事,怎么也算得上是小有基业。

    更何况这年轻人生就一副好脾气,一向本分守礼,人又长得相貌堂堂、高大结实,不知有多少人家想把自己的姑娘说给他,谁知他却悄没声儿地娶了个同自己一样来历不明的寡妇!

    说起这个寡妇琼娘,人们所知道的其实并不太多。听说她本是庐州人,两年前那潮见的大水,淹没了附近十多个州县,琼娘的夫婿和家人都被大水卷走,只剩下她和儿子阿扬相依为命。失去了家园和田地,她只好带着儿子到南方来谋生计,结果遇到了好心的季如尘,就此收留了他们。

    起初人们对琼娘母子还是颇为同情,都觉得是老天开眼,可怜这对母子,才让他们遇到了季如尘这么个好人,从此生活也有了着落。

    可是时间一长,人们才渐渐发觉,这位琼娘并不是一个贤惠女子。她竟然经常欺负季如尘这个老实人,不但时常张口辱骂,有时甚至还将他赶出家门。不得已之下,季如尘只好在附近的山上建了一个能遮风挡雨的竹屋,作为自己的临时避难所。

    如此一来,人们不免开始议论纷纷,都说季如尘这老实后生被那厉害寡妇给坑了,实是该休了她,然后再找一位贤良温婉的女子做媳妇。

    可惜不管人们怎么说,怎么劝,这位脾气和善、性子却有些执拗的季如尘竟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还就认准了那个虽然模样生得俊俏,却时常发出河东狮吼的凶悍寡妇。

    日子久了,人们倒也渐渐习惯了。尤其是见琼娘人很勤快,将家里外头都拾掇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她给季如尘做的新衣新鞋既合身又耐穿,自家的菜园也打理得井井有条,实也算得上是个能干的媳妇。

    至于人家两口子关起门来的事情,外人毕竟不了解,说多了也是无用。于是,琼娘这个来历不明的泼辣媳妇,慢慢也被人们承认并接纳了。

    只是这些纯朴的人们却丝毫没有发觉,季如尘与琼娘母子的关系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而且他们更不会知道的是,季如尘从琼娘母子住进来的那一日起,便从未与琼娘同房睡过。

    此刻见他们关起了房门,人们还以为这两口子是小别胜新婚,却不知他们正在谈论的,竟是杀人的生意。

    “一大早街上便传开了,忠义盟泉州分舵主韩锐在自己的家里被人给杀了!听说他家中的一个女子也失踪了,有人看到是被凶手给背跑了——”

    琼娘的那双凤眼微眯,盯在季如尘的脸上,神色中带着明显的探究之意。真不知她是对命案感兴趣,还是对那被救的女子更感兴趣。

    季如尘先从桌上倒了一碗凉茶,一口喝了,抹了抹嘴,才笑着道:“昨夜我便是与那女子,还有杨伯家的羊一起在山上睡的,如今羊找到主了,可那女子却仍是一个麻烦。琼娘,那位秦姑娘被韩锐打伤了,我又不便给她医治,只好辛苦你一趟,今夜去山上看看她,顺便再给她带几件衣物。”

    琼娘一听,不禁撇了撇嘴,酸溜溜地道:“听说那姑娘被人救走时几乎什么也没穿,山上又那么冷,你是如何给她取暖的?”

    季如尘含笑看着琼娘一脸的醋意,就是什么也不说。

    琼娘嗔怪地用拳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捶了一下,“裸n女有什么好?老娘夜夜什么都不穿,却也不见你敢过来!”

    季如尘将她的粉拳握在自己的大掌之中,“别闹了,琼娘。韩锐一死,忠义盟必会派人来调查,而那些一直在追踪我的人听到风声也会跟了来。此事怕是要闹上一段时间才能平息,你和阿扬这一阵子就别去山神庙了,生意也先停一停,等风声过去了再说。”

    琼娘听他这么说,不禁开心地一笑,道:“这也好,你还能多在家里陪陪我们母子。”

    季如尘却笑着摇了摇头,“恐怕今后我呆在衙门里的时间却是要比平日更长了——”

    “为什么?忠义盟的人死了,关你这小捕快什么事?为何不让你回家?”琼娘不高兴地嘟起了嘴,一副要去找知县大人理论的架式。

    “按理说,韩锐的死应算是江湖仇杀,官府本不必插手。只是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那位被我救下的秦姑娘是隐族人,她的名字已在县衙备了案,而且还上报了州府,已算在今年泉州缉拿隐族人的名额之内了。如今她的人失了踪,知县大人急得不得了,必会令衙门里的所有差役都出去找人,谁也跑不了。”

    琼娘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原来那姑娘也是咱们隐族人,这次能够死里逃生,可真是万幸!我今夜便去给她看伤,只是山上的那间竹屋也不是很好的隐蔽之所,早晚会被人翻到的——”

    “所以我打算等她的伤势略有好转,只要能够起来走动了,便将她送走。”

    “你又能把她送去哪里?在这大裕境内,何处还有我们隐族人的立足之地?”琼娘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声音也随之颤抖起来,“当初若不是你仗义相救,我和阿扬便都已死在张占江那狗贼的手里了!”

    季如尘上前轻轻揽住琼娘的肩,柔声安慰道:“琼娘,别去想那些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张占江已再也害不了任何人,而你和阿扬在这里也很安全,我会一直保护你们的。”

    琼娘不禁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抽泣起来,“有时候我真的好怕,怕你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

    “琼娘——”季如尘温柔地抚摸着琼娘的后背,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我答应你,等这件事平息之后,我就带你和阿扬离开。”

    琼娘抬头看着他,“真的?”

    “真的。”

    “那我们去哪里?”

    “去景阳。去找我的妹妹湘儿,然后我送你们一起去重渊,在那里,没有人再会伤害你和阿扬。”

    琼娘含泪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充满希冀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