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致命错误
    ,!

    听宫彦说得胸有成竹,刘捕头和季如尘不由互相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头雾水。

    无奈之下,他两人只好又将目光转向宫彦,想听听他到底掌握了什么重要线索,竟能将这么多人查了这么多天的案子如此轻而易举地就给破了。

    宫彦将他二人的神情皆看在眼里,知道已成功地让这两个临时跟班见识到了自己的厉害之处,便也不打算再卖关子,而是直接将谜底揭开了。

    “其实在来此之前,我一直在追踪这个刺客,一路从庐州到惠州,再到福州,如今又来到了泉州。在前几处地方,因为我赶到得较迟,皆没有摸到那刺客的任何踪迹。然而这一回却是大为不同,因为我们发现了一个秦伊人,而她,便是抓住这个刺客的关键所在!”

    刘捕头和季如尘又互相看了一眼,仍只是看到了一头雾水。

    季如尘犹豫着问道:“宫护卫的意思是说,救下秦伊人,是那个刺客所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

    宫彦微微一笑,“不,早在他救秦伊人之前,便已经犯下了那个致命错误——暴露了自己的巢穴所在!”

    刘捕头虽然仍是没有太想明白,但起码听懂了宫彦这句话表面上的意思——已经知道那个刺客的藏身之所了。

    他顿时感到大为振奋,急声问道:“宫护卫,那个刺客究竟躲在哪里?我这就禀告知县大人,派人前去捉拿他!”

    听刘捕头这么一说,季如尘也有些省过味儿来,一脸崇拜地看着宫彦,盼着他快些说出那刺客的藏身之地,然后就去拿人。

    宫彦却被他二人突然表现出来的这番兴奋激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摆手道:“请二位兄台稍安勿躁,让在下把话说完。我方才所说的巢穴,只是个大致方位,并不是那刺客确切的藏匿地点。不过既已有了方向,要抓住他便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刘捕头盯着宫彦看了半晌之后,才慢慢地“哦”了一声,心中暗自嘀咕,到底是年轻人,说话未免过于夸张,大致方位跟巢穴的意思怎么会一样?要说这大致方位,自己也能张口就来,不过都是发生在南边这块地方嘛!

    还是季如尘比较厚道,没有刘捕头那么多的想法,瞪着温和的大眼问道:“宫护卫认为那刺客就躲在这附近?”

    宫彦点头道:“不错!而且范围完全可以缩小到灵石县!”

    “灵石县?!”刘捕头此时已对这位宫护卫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忍不住当即就提出了不同意见,“这灵石县只是个偏僻小县,总共才不过几百户人家,大多熟门熟户的,那刺客的本事那么大,怎会想到要躲在这种小地方,岂不是很容易就被人找到?”

    宫彦却是语气极为肯定地答道:“正是因为谁都不会想到,他竟然会选择躲在这种偏僻的小县城,而不是大隐于朝市,故而他虽是在自己的家门口杀人,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这次就连季如尘都觉得宫彦的话有些夸张,“家门口?宫护卫可是掌握到了什么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那刺客就是本县人?”

    “不错。证据就是秦伊人!最近发生的这几起案子原是分散各地,虽都在南方,却无法从中找出任何相互间的关联。从刺客下手的对象来看,也是背景各异,有些根本就不是忠义盟中人。

    由此可以推断出的是,刺客本身与这些受害者应该并无直接的仇怨,他很可能只是一个受雇于人的杀手。

    虽然他的那些雇主的身份各有不同,但他们必是要通过同一种途径联系到这个杀手。所以要找出这个杀手,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找到他的雇主。如今,我们已经找到了这个雇主——秦伊人。”

    “可是我们并没有真的找到秦伊人——”刘捕头不禁悻悻然地嘀咕了一句,显然是对宫彦揭出死囚假冒之事仍有些耿耿于怀。

    宫彦却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接着道:“找不找得到秦伊人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弄清楚了她的身份。她是隐族人,而且还是本县人,这两点是非常关键的线索。

    那杀手所用的功夫是隐族的离别箭,说明他一定也是个隐族人。既然他们都是隐族人,那么秦伊人找他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也就顺理成章了。

    据我推测,他们隐族人之间肯定有一种秘密的联络方式,能够很容易地联系到这个杀手。可有一点是他们所忽略了的,那就是秦伊人一直被韩锐所监控,从未离开过灵石县,更未与韩宅之外的任何人说过话。

    那么她又是如何联系上那个杀手的呢?方法只有一个,通过本地的某个秘密所在,留下所要诛杀对象的信息。

    我已询问过曾经陪秦伊人一起外出的韩锐属下,她所去过的地方只有四、五处,而在这几处地方中,唯有山神庙最为可疑。每日去那里烧香还愿之人很多,在那里秘密传递消息,丝毫不会引人怀疑。”

    这下刘捕头和季如尘是彻底听明白了,而且也极是佩服这位年纪轻轻的宫护卫这种抽茧剥丝般的推断能力。

    “宫护卫,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既然知道了山神庙就是那杀手与雇主联系的地方,是不是要先禀告知县大人,派人去仔细搜查一番?”刘捕头虚心地征询起宫彦的意见来。

    宫彦却是摇头道:“不可。若是官府的人出现在山神庙,必定会引起骚乱,而且很可能会惊动那个杀手。如果他意识到危险,从此隐迹远遁,岂不是令我们错失这一能将他一举成擒的大好机会?

    此时我们所要做的是,继续让人在城里城外大肆搜索,那杀手定会以为我们仍是毫无目标地在白费力气,从而觉得自己十分安全,可以继续安心地在此地躲藏。

    与此同时,我们暗中派人监视山神庙,跟踪每一个去那里的可疑之人,最终一定会将那杀手找出,令其原形毕露!”

    刘捕头点头道:“好,我这就安排人去监视山神庙——”

    “不,”宫彦果断地阻止了他,“那杀手本人也许会出现在山神庙,派去监视的人必得万分小心,而且还要有不被他发觉的能耐。所以监视的事情还是由我来安排,就不必麻烦各位差爷了。”

    刘捕头猜到宫彦是要让忠义盟的人去监视山神庙,一想这样反倒更好,起码自己手下的弟兄少了份苦差,而且那杀手的功夫应是极好,若是真的与其动上了手,还不知要填进去多少条人命呢!

    他一边心里暗暗高兴,一边也要将场面上的话说足,遂向宫彦抱了抱拳道:“好,宫护卫,知县大人早就叮嘱过,令我等一切都以你马首是瞻。若有需要弟兄们效力之处,宫护卫尽管吩咐就是了!”

    宫彦客气地一笑,道:“在下只是来协助贵县缉捕凶手,哪里有对各位差爷发号施令之理?只是因为此案涉及江湖纷争,在下这江湖人多少能给贵县提供些意见罢了!”

    听他说得这般客气,刘捕头也感到十分受用。本来他对自己一个堂堂的捕头却要听命于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江湖小卒,多少还是存了些不平之气。

    如今见这江湖小卒不但在办案上有其过人之处,而且为人谦和,实是难得一遇的青年才俊,他的心中也就生出了佩服之意,乐于听命于对方了。

    季如尘的脸上倒是一直挂着温和的笑意,一副随时听从差遣的模样,可是此刻他的心里却是起了极大的波澜。

    没想到这宫彦竟是如此厉害的一个角色,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破绽。秦伊人——确是自己所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

    遇到这样一个对手,今后自己所面临的将是步步凶险。看来,得尽快将琼娘母子和秦伊人送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