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落入陷阱
    ,!

    季如尘带着琼娘母子出了城,很快就来到了灵石山脚下。

    就在他们准备上山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极细微的响动,顿时引起了季如尘的警觉。他的剑眉微微一皱,向左侧的一片密林中扫了一眼,犹豫了一瞬之后,他便解下背囊交给琼娘,随后将阿扬背了起来,当先向山路上行去。

    他并没有直奔后山秦伊人所躲藏的石洞,而是先去了那间靠近后山的竹屋。在距离竹屋尚有一段距离时,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慢慢将阿扬从背上放了下来,同时抬手示意琼娘母子不要出声。

    随后,他悄无声息地接近到竹屋前,站在门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突然一脚踢开了那扇本就关不太严的竹门,闪身冲了进去。

    不过片刻之间,他的身影重又出现在门口,并且招手让琼娘母子进去。

    一进屋,琼娘便看到屋地上躺着两个黑衣人,看样子是已没有了生气。她有些慌张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忠义盟的人。”季如尘俯下身去,一手提起一具尸体,去了后屋,随即又空着手转了回来,对琼娘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别害怕,这附近没有他们的人了。”

    此时明月高照,月光透过竹屋的前窗,将琼娘的脸映得苍白如雪。

    “忠义盟的人——,怎么会找到了这里?”

    季如尘上前拉住琼娘的手,让她在床边坐了下来,用十分沉缓的语调对她说道:“琼娘,你听我说。忠义盟的人已经把这座山包围了,方才在山脚下就埋伏了他们的人。我们现在已无退路,唯有从后山的峭壁突围,才能彻底摆脱他们。你和阿扬先呆在这里,这里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

    见季如尘起身要走,琼娘不由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你要去找秦姑娘?只怕她现在已经落在了忠义盟的手中,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人吗?”

    “忠义盟的人应是刚开始搜山,所以人手分散,容易对付。”季如尘安慰地拍了拍琼娘的手,“别怕,琼娘,你和阿扬将下山用的绳索准备好,我带秦姑娘回来之后,我们就从屋后的那条密道下山。”

    琼娘咬了咬唇,终是放开了季如尘的胳膊,轻声道:“那你快去快回,我和阿扬就在这里等你。”

    季如尘对她笑了笑,转身大步出了竹屋。

    …………………………………………………………………………………………………………

    来到秦伊人所藏身的那个石洞前,季如尘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进去的意思。

    “季兄,宫彦在此,何不进来谈上一谈?”宫彦的声音从石洞中传了出来。

    季如尘双目中神光一闪,随即哈哈一笑,道:“宫护卫果然了得,竟然这么快就识破了在下的身份!”

    一边说,他一边大步走进了石洞。

    宫彦见他进来,也是哈哈一笑,竟然把本是架在秦伊人颈上的长剑撤了去,同时将双手被缚的她推坐在地上。

    以离别箭的威力,此刻出手,有很大的机会能将宫彦一举射杀。然而奇怪的是,季如尘就那么默默地看着宫彦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季兄真是好定力!见到这等救人的良机,竟然能如此轻易地放过!”宫彦的话中带着由衷的佩服。

    季如尘只是淡然一笑,“宫护卫心机深沉,明知对手是我季如尘,又怎会在我面前犯下这样愚蠢的错误,给我留下救人的机会?”

    宫彦笑着点了点头,“季兄实在是过奖了!其实季兄的心机也是不差,在这偏僻小县蛰伏多年,做下了数十件杀人大案,竟从未被身边的人所察觉。更何况你身边的这些人还都是些办案的老手,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啊!”

    “在下的这点儿心机,怕是还及不上宫护卫之万一!否则今日我又怎会落入了宫护卫所布下的陷阱之中呢?”

    “非也,非也!不瞒季兄,我实是被你骗得好苦!竟然将你这危险人物当作得力帮手,终日带在身边。就是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免会出上一身的冷汗!”

    “哦?这么说并不是宫护卫你发现了我的身份?”

    “发现季兄身份的人确实是我,不过并不是我独具慧眼,直接看破了你的伪装,而只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罢了!那个向我道出此中玄机的人,便是你的那位好友刘捕头,是他不经意间向我提起了你的来历。”

    季如尘当即就明白了。忠义盟的人当然知道离别箭的来历,而且应该对十二年前藏涧谷中所发生的事情也一清二楚。宫彦既然从刘捕头那里听说了自己受伤获救的经过,以此人的精明,只要从时间上略一推算,自然就会将自己与藏涧谷联系起来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心念一转,问道:“宫护卫既然已经胜算在握,却不去我家里抓人,反而费力地在这根本困不住人的山上等我出现,想必是存了什么别的心思吧?”

    “季兄果然心思敏捷!”宫彦点了点头,随即又微微一笑道,“其实如今我应该称你为凌兄才对,只不知凌兄真正的大名能否见告?”

    “在下凌弃羽。”季如尘一抱拳,那双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宫彦,“宫护卫如此有恃无恐地在这里与我闲谈,想必是你的同伙已抓住了琼娘母子。你究竟有何打算?干脆直说吧!”

    “凌兄猜得不错,琼娘母子确是已落入了我的手中。而我今日将你引来,并不是想伤害他们,包括这位秦姑娘,我对他们绝无丝毫敌意。其实我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想与凌兄好好谈上一番,若是结果能尽如人意,我便马上放了他们,甚至还可以答应凌兄,将他们平安地送出裕国。”

    宫彦说这番话时的态度显得极是诚恳,不似在故意作伪,而且此刻他已占尽上风,实在也无需出言哄骗。

    已恢复了真名的凌弃羽盯了他半晌,冷冷地问道:“不知宫护卫想与凌某谈些什么?”

    “在下想请凌兄随我北境一行,因为那里有一个人想见见你。”

    凌弃羽不由一怔,随即剑眉一挑,道:“原来你竟是个北人!那个想见我的人,想必就是独笑穹了?”

    这下宫彦竟也是一怔,不由暗自起了猜疑——

    虽然师父吩咐过要将那个会使离别箭的人带去见他,却并未说出那人的具体身份。自己原以为师父只是冲着离别箭去的,可是现在看来,师父真正想见的,竟是这个凌弃羽,而离别箭不过是将他识别出来的一个线索而已。而且,从这个凌弃羽张口就叫出师父的名讳来看,他与师父之间应是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将面前的这位离别箭凌弃羽细细打量了一番,心中竟莫名地生出了一种隐隐的不安,但他脸上却又做出一副坦诚的模样,道:“凌兄猜得不错,确是家师想见一见你,所以才命我来此相邀。”

    凌弃羽却是冷冷一笑,道:“看你神情,想必也不知独笑穹为何要见我。遗憾的是,我根本就不想见他!”

    宫彦也笑了笑,“这恐怕就由不得凌兄了!除非你真舍得下琼娘母子和这位秦姑娘的性命。”

    “便是舍不下又如何?难道你以为我竟真的相信你会放了他们吗?先不说你心中是否有放了他们的想法,单说那些守在山下的忠义盟中人,岂会容你轻易放走他们誓要捉拿的隐族人?

    虽然你名义上是总舵派来全权处理此事的特使,但仅凭这个身份,你应该还做不到一手遮天。而且,你也不想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北人的身份吧?”

    “正因为我知道自己不能一手遮天,所以才将那些忠义盟的人留在了山下,只带了两个人上山。”

    “原来竹屋中的那两人是你故意安排的,让我误以为清除了他们,竹屋暂时还是安全的,才会放心地将琼娘母子留在了那里。而你真正的同伙一直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等我离开之后,抓住了琼娘母子。”

    “确是如此。而且在此之前,我已发现了竹屋中的绳索,更是找到了那条下山的密道,可以说已将凌兄此次出逃的计划了然于胸,故而才在这里布下陷阱,守株待兔,等你来投。”

    凌弃羽挑了挑眉,没有吭声,等宫彦把他要说的话全部说完。

    “至于山下所埋伏的那些忠义盟的人,他们原来都是韩锐的手下,而且都见过这位秦姑娘,留下来实是一大祸患。所以我特意把他们带来这里,就是想将他们一举除去,并以此向凌兄表达我的诚意。

    只要凌兄答应与我去见家师,我们可以现在就下山,先将那些忠义盟的人解决了,然后一同护送琼娘母子和秦姑娘出大裕边境。等他们到了安全的所在之后,凌兄再与我北境一行。如此一举两得,不知凌兄意下如何?”

    心知自己此时已别无选择,凌弃羽痛快地点头道:“若是看到琼娘母子安然无恙,我便答应随你去见独笑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