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黄雀在后
    ,!

    凌弃羽同意了宫彦的条件之后,便当先出了那个石洞,又向竹屋的方向去了。

    宫彦带着秦伊人跟在后面,始终保持着两、三丈远的距离,而他手中的那把长剑也一直有意无意地在秦伊人的身旁晃动,颇有一种威慑之意。

    眼看前方竹屋在望,再翻过一道坡便到了。

    凌弃羽自是十分轻松地上了坡,头也未回地向坡下去了。

    可是丝毫不会武功的秦伊人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她身上穿的是一件长裙,上坡时长裙的前摆会拖在地上,而此时她的双手仍被绑着,无法用手去提起裙摆,于是她的脚就会时不时地踩在裙摆上。结果好不容易刚爬到坡顶,她却一个不小心,被裙摆绊了一跤,身体顿时往前一栽,向坡下滚去。

    紧跟在后面的宫彦虽然想伸手拉住她,却因为手中的长剑碍事,终是迟了一步,抓了个空。他忙快步向坡下追去,可惜又是迟了一步。

    只见凌弃羽突然回身飞纵至秦伊人的跟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随即接连几个纵跃,已稳稳地落到了坡下。

    宫彦见状正自一愣神间,一缕劲风却突然毫无预兆地从他的背后袭来——

    这次他的反应倒是极快,身体猛地向前一倾,顺势向坡下急滚。

    等他终于止住身形,翻身跃起时,却听到耳畔传来一声轻笑,随即手中顿觉一轻,那把长剑已被人夺了过去,转而搭在了他自己的颈间。

    他的脸色顿时一僵,未敢转头去看那偷袭之人究竟是谁。

    这时一个清朗活泼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看来宫护卫也是个识时务之人,知道不应做那些无谓的挣扎。”

    话音方落,架在他脖子上的剑就被撤了回去。

    宫彦这才慢慢转过身来,待看清自己的身后竟一下子多出了两个蒙面人时,不由暗自吃了一惊——对方居然埋伏下了这么多的高手!

    此时凌弃羽已将怀中的秦伊人放了下来,他走到那两个突然现身相助自己的蒙面人面前,抱了抱拳,道:“多谢两位仗义相助!”

    那两个蒙面人也同时抱拳还礼,其中一人用清朗的声音答道:“凌大哥不必客气!只怪我们来迟了一步,让琼娘母子落在了宫彦的师弟——公玉飒容的手中,我们这就助你将他们也一并救出来。”

    虽然心中尚存着诸多的疑问,但在此情此境之下,凌弃羽已没有时间多问,只是再次抱拳道:“如此就有劳二位了!”随即又继续向竹屋方向行去。

    那两个蒙面人押着宫彦,带着秦伊人也一起跟了上来。

    到了竹屋前,凌弃羽站定了身形,朗声道:“公玉飒容,若是不想让你的师兄宫彦死,就赶快放琼娘母子出来!”

    竹屋内的公玉飒容很快便回了一句:“我们同时放人,否则免谈!”

    “即便我现在放了宫彦,你以为你二人今夜还能逃得了吗?”

    “就算逃不了,我兄弟俩也要战至最后一息,绝不投降苟活!”

    凌弃羽不由朗声一笑,道:“好,我敬你公玉飒容是条汉子!便在此向你保证,你若是放琼娘母子平安出来,我也会放你平安离开。”

    竹屋内一时没有了动静,片刻之后,屋门被人打开,一个身材修伟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凌弃羽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挑眉一笑,道:“你既然放弃了从屋后密道独自逃走的机会,看来是想用自己的命来换宫彦的命了?”

    “那对母子就在屋中,让他们放我兄长走吧!”公玉飒容平静地看着凌弃羽。

    “原来你们竟是亲兄弟!”凌弃羽的面色微微一变,看向公玉飒容的目光中不由闪过一丝惋惜之色,轻声说了一句:“你肯为他舍了性命,自然也肯为他舍了这身武功……”

    公玉飒容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凌弃羽只是摇了摇头,回身对押着宫彦的那两个蒙面人道:“让他走吧。”

    那两个蒙面人谁都没有多话,同时从宫彦的身旁退开了。

    宫彦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径直走到凌弃羽的面前,肃然抱拳道:“是在下思虑不周,竟未想到凌兄暗藏了伏兵,此次实是输得心服口服!凌兄若要取我们两兄弟的性命,尽管拿去便是。但如果凌兄还想将琼娘母子和秦姑娘安全送出裕国,那就不妨与我做一个交易如何?”

    凌弃羽哈哈一笑,道:“宫护卫莫非是想亲自送我们出忠义盟的地界,以此换取令弟公玉飒容的性命?”

    “凌兄是明白人,一点即透,在下正是此意。”

    凌弃羽看了看这兄弟二人,心中暗自一叹,点头道:“好,我们就此一言为定!”

    宫彦见他答应,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即道:“那我们这就去山下,将林中那些忠义盟的人先解决了——”

    “哈!不用费事了!山下那些忠义盟的人已都被我们解决完了!”那个声音清朗活泼的蒙面人突然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宫彦听了,不由看了那说话的蒙面人一眼,随即微微一笑,道:“如此倒也省事了!”

    他又将目光转向凌弃羽,道:“凌兄,如今天色已晚,不宜赶路,不如大家先在此处歇息一夜。而我也要赶回城中去安排一下,明日一早再与诸位在山下那片密林中见。”

    说完,他默然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就大步离开了。

    凌弃羽转身来到公玉飒容的面前,忽然说了一声:“恕凌某得罪了!”

    公玉飒容自是明白他的意思,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嘿然笑道:“我的性命都已握在你手里,这小小的得罪又算得了什么!”

    凌弃羽对他咧嘴一笑,随即出手点了他的昏睡穴。

    将公玉飒容沉重的身体扶坐在一块青石旁之后,凌弃羽迈步向竹屋走了过去。

    一进屋,他就看到琼娘母子皆被绳索捆了,并肩坐在地上。他上前解开了捆住他们的绳索,并将他们一一扶了起来。

    琼娘的脸色犹有些苍白,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阿扬紧紧搂在怀中。

    凌弃羽对她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道:“琼娘,别害怕,现在没事了。”

    琼娘轻轻点了点头,“秦姑娘呢?”

    “她就在外面。今夜你和阿扬还有秦姑娘都先在这里歇息,明日我们再出发去重渊。”

    琼娘再次轻轻点了点头。

    凌弃羽看着她,张口欲言,最终却又将那些未出口的话都咽了回去。

    他默默地出了竹屋,来到秦伊人的面前,对她道:“抱歉,秦姑娘,让你受了这许多的惊吓c在一切都过去了,你也先进屋内去歇息一下吧。”

    秦伊人对他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默默点了点头,便走进了那间竹屋。

    凌弃羽随即又来到那两个蒙面人面前,抱拳施礼道:“相助之恩,在下感激不尽,不知两位尊姓大名?”

    那两个蒙面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将脸上的蒙面巾扯了下来。

    凌弃羽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竟是两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人,一个五官精致、笑意盈然,而另一个则是剑眉星目、容色冷峻。

    那个始终面带笑容的少年突然“嘻嘻”一笑,用清朗活泼的声音道:“凌大哥,你虽不认得我们,但我们可是已跟了你数月之久。只怪我们的功夫太差,竟是连你的边儿都没有摸着,实在不好意思去向湘君姐姐讨功了。”

    “原来你们认识湘儿!”凌弃羽的眼中顿时露出了喜色,上前用双臂分别揽住了两个少年的肩,哈哈笑着道,“来,我们坐下聊!”

    他和那两个少年一起走到竹屋前一个简陋的石桌边,并在一旁那几个同样简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两个少年就向凌弃羽报出了他们的名字——柳逸飞和陆远风。

    “今日多亏了你们两个,否则我恐怕还真要被宫彦那阴险家伙给要挟了!”凌弃羽一边说,一边笑着拍了拍坐在自己身旁的陆远风的肩。

    陆远风那张冷峻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未及说话,却被一向多嘴的柳逸飞抢过了话头:“其实说来还真得感谢宫彦那家伙,若是没有他,我们又怎会如此顺利地找到了凌大哥你呢?”

    凌弃羽一听,顿时就明白了,不由哈哈一笑,道:“原来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