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一事相托
    ,!

    听凌弃羽这么一说,柳逸飞不由“嘻”地一笑,“凌大哥这蝉儿可是不好捕,我们在暗中监视了这么多天,竟是丝毫没能看出来,那个终日跟在宫彦身后跑腿打杂的季如尘,就是我们所有人都在找的离别箭!”

    “原来一直跟在暗处的人是你们,我还误以为是忠义盟的另一拨人手,宫彦在明,他们在暗,竟是险些生出除去你们的心思。”凌弃羽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柳逸飞也不禁缩了缩脖子,神情夸张地道:“若真是吃上凌大哥的一记离别箭,怕是就连湘君姐姐也医不好了!”

    陆远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日日油嘴滑舌地气湘君姐姐,她才不会给你医呢!”

    凌弃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相貌冷峻的少年主动开口说话,不由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问道:“你们是如何认识湘儿的?”

    “是我,是我先认识湘君姐姐的!”柳逸飞又把话给抢了过去。

    陆远风顿时“嘿嘿”一声冷笑,“你那也叫认识?躺在那里装死,让湘君姐姐费了半天劲才把你给救醒过来!”

    “我——”

    柳逸飞顿时沉默下来,想起了一年多以前,他们在雪夜里的那次九死一生的经历,仍不免有些后怕。不过他也清楚得很,小风子嘴上虽是这么冷嘲热讽地说话,其实他心里一直在为差点失去自己这个兄弟而后怕和自责。

    忽然对陆远风笑了笑,柳逸飞得意地道:“我这人向来命大,而且运气出奇地好,就连湘君姐姐都夸我是个福星呢!”

    陆远风也对他笑了笑,却将头转向了凌弃羽,道:“凌大哥,我们是一年多以前第一次见到湘君姐姐的。当时湘君姐姐刚从芜州回到景阳,正赶上小飞受了伤,我将他送到花神医处,但那时我家公子也在别处受了重伤,需要赶紧施救,所以花神医就让湘君姐姐救治小飞,而他随我一同去救公子。”

    “你家公子是谁?”凌弃羽问了一句,心想这两个少年身手不错,想必他们的公子也不是寻常人。

    “我家公子就是萧玉——”

    “萧玉!”忽然听到故人的消息,凌弃羽惊喜莫名地一把按住陆远风的肩,“原来他还活着!他现在哪里?”

    陆远风点头道:“公子他还活着!那次他受了重伤,一直昏迷不醒,湘君姐姐带他去了重渊,请当初传给公子武功的那位老族长救他。

    可是等他们到了重渊之后,却发现老族长竟也无能为力,结果公子就一直昏迷了近一年之久。直到数月前,公子终于醒了过来,而且他还和湘君姐姐一起回了大裕。”

    “好,活着就好!我们兄弟总算又可以见面了!”凌弃羽激动地拍着陆远风的肩,好像他就是自己的萧玉兄弟似的。

    “凌大哥,公子他目前在景阳,而且——,他现在叫寒冰。”柳逸飞终于有了插嘴的机会。

    “那我就去景阳找他!反正南方这些忠义盟的狗贼已快被我杀得差不多了,索性就去京城,到忠义盟的总舵里去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柳逸飞和陆远风彼此看了一眼,目光中皆是兴奋雀跃之色,真想跟着凌弃羽一道回去,随自己的公子一起痛快地大干上一场。可是转瞬又想起,先生曾下了不许他们入京的严命,便又都同时泄了气。

    凌弃羽将他二人的神色皆看在眼内,忽然一抱拳道:“小飞、小风,我这做大哥的有一事相托,不知你们能否答允?”

    柳逸飞忙答道:“凌大哥你有事尽管交代我们兄弟去办就是,又何来相托一说呢?”

    凌弃羽顿时哈哈一笑,“好,既然如此,我想请你们兄弟二人辛苦一趟,替我护送琼娘母子和秦姑娘去重渊!”

    柳逸飞和陆远风在一怔之后,又彼此看了一眼,这次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希望的火花。

    从此地去重渊,一共有两条路线,虽是殊途同归,但走法却完全不同。

    一条是一路向西,到达大裕的西南重镇昌州,转而向北,最后从西北边陲越境,也就是当初寒冰与花湘君从重渊返回时,所走的那条路线。

    另一条则是先行北上,然后从襄州再折向西,最后也是从同一处越境。

    第一条路线所走的大多是荒僻山径,相对比较隐秘,不易被人发现,按理说应是去重渊的首选。

    然而不巧的是,就在不久之前,朝廷颁下旨意,命西南各州府严加盘查,捉拿苗疆天香教的邪人。

    地方官府自是不敢轻怠,不但加强了各处城门的警戒,而且在各主要官道上都设有缉查点,盘问来往可疑人等。因此,在一段时间之内,这条原本最安全的路线反而成了最危险的。

    而第二条路线开始向北的那段路,其实就是通往京城景阳的官道,沿途路过的州府也是忠义盟势力较强的区域,可以说也是一条极为危险之路。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目前有一个十分有利的情况——他们手中握有公玉飒容。这样一来,宫彦为了保住自己兄弟的性命,就会利用他特使的身份掩护他们过关。

    两相比较之下,最佳的选择,当然是走第二条路线,先行北上。这也正是令柳逸飞和陆远风暗自欣喜之处!

    襄州距离景阳不过百里之遥,也许就会让他们寻到机会,去与他们的公子见上一面。上次得到公子由重渊返回的消息实在太晚,而当时他们又在跟踪宫彦和公玉飒容,竟生生地与公子错过了!

    这次是陆远风先开了口:“凌大哥请放心,我们一定不负所托,将琼娘他们安全地送到重渊!”

    说完此话,他又悄悄地与柳逸飞交换了一下目光,彼此眼中都闪着同样的激动与窃喜。

    “好!”凌弃羽高兴地一拍陆远风的肩,“那你们今夜就先在此处歇息,明日带琼娘他们随宫彦一起北上。”

    “那凌大哥你呢?不和我们一路吗?”柳逸飞顿时听出了凌弃羽话中的其他意思。

    凌弃羽笑着道:“我带公玉飒容先行一步,在前面为你们开道。”

    柳逸飞眼珠一转,马上就想明白了,“凌大哥你是不放心宫彦此人吗?”

    “宫彦此人心机诡诈,他虽是表面上接受了我们的条件,难保不会在暗地里做些手脚。再者说,即便他真的愿意老老实实放我们走,仅凭他特使的身份,恐怕也不可能保我们一路平安。

    毕竟他只是左语松身边的一个亲随,出了南方这片地界,他的特使身份也就随之失去了效力,那些忠义盟的分舵主不一定会买他的账。

    所以我打算在暗中跟着你们,一旦发生意料之外的状况,便由我将拦截你们的人引开。而且我把公玉飒容带在身边,让他们兄弟二人彼此见不到对方,想来宫彦就不敢搞出太多的花样来。”

    “这个主意好!宫彦那家伙狡猾得很,我们是得时刻提防他从中搞鬼!”柳逸飞拍手赞道,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凌弃羽,“凌大哥,这是我方才从宫彦身上摸到的,你看看是不是很紧要。”

    凌弃羽接过来借着月光一看,才发现这样东西原来竟是一纸公文,再一细读上面的内容,他的神色不由变得凝重起来。

    看完之后,他将那纸公文放在掌中揉碎了,沉声道:“看来在离开泉州之前,我还得最后再做一件生意。”

    柳逸飞和陆远风自然明白他所说的生意是什么,不由彼此看了一眼,柳逸飞想了想,道:“公玉飒容不过就是个人质,凌大哥你一路上带着他怕是要碍手碍脚。不如将他交给我们的人看管,待宫彦兑现了承诺,我们的人自然就会将他的兄弟放了。凌大哥觉得这样可好?”

    凌弃羽本来也在想这个问题,若是带着个公玉飒容,自己做起杀人生意来,可能会多有不便。现在听柳逸飞这么一说,自然当即表示同意。

    于是柳逸飞和陆远风便携了仍在昏睡中的公玉飒容下山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