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条血路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眼看窗外天光放亮,几乎一夜无眠的宫彦刚刚起身,便又听到了一个十分不幸的消息——昨夜,忠义盟惠州分舵的两名兄弟在抓捕隐族人时被杀,身上留下的伤口竟然也是离别箭。

    惠州在泉州北边,而刚刚发生命案的地方距离泉州城才几十里远,且正在通往景阳的官道附近。

    此时宫彦多少已猜到了凌弃羽的意图——他要在北去的路上制造一连串的血案。

    如此一来,宫彦就有了方便的借口一路北上追查,同时护送琼娘他们到达目的地——襄州。到了襄州,这几个隐族人就可以折向西行,而凌弃羽还会继续北上,将忠义盟的注意力全部引向他,以保证琼娘他们能够顺利越境。

    想明白了凌弃羽的意图,宫彦也就此放下了心,知道自己这一路北上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障碍了。于是,在离开泉州城之后,他们一行人又继续向北方的惠州出发了。

    然而,忠义盟的人可不是任人牵着鼻子走的傻瓜。在接连出了几件血案之后,他们已推断出了那个离别箭的行迹,北去路上的各州分舵全都严阵以待,誓要将这个丧心病狂的杀手彻底诛灭!

    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宣州地界,忠义盟的人设好了陷阱,终于将那个离别箭给截住了。而且,借助从宣州府城调来的官兵,他们将那个杀手困在了一座荒岭之上。

    数百名弓箭手和长枪手在一位副都监的率领下,将整座荒岭层层包围。

    十几个火堆已在阵前点燃,将附近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

    严阵以待的兵士们一个个弓箭上弦,手中长枪的枪尖在火光中闪耀,俨然一副杀气腾腾之状。

    数十名忠义盟的人也各自手执兵刃,肃然而立,静候搜山的命令。

    忠义盟宣州分舵主白近山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带着一抹狞笑,举臂一挥,率领他的手下开始向荒岭上进发。

    这些忠义盟的人平日训练有素,彼此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悄然无声地一步一步向前推进,惨淡的月光照着他们前方幽暗的山径,同时也映出了他们脸上那种混合着残忍激动与恐惧不安的诡异神情。

    这座荒岭不太大,方圆不过十几里,岭上的林木也不繁茂,且没有多少陡坡峭壁,数十人如拉网一般地搜索上一遍,倒也费不上多少时间。何况待到天光放亮,则更不利于躲藏。

    故而白近山绝不会冒进,而是让手下的人仔细搜索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丝毫不给那个离别箭从搜索网的缝隙中逸出的机会。

    眼看就快搜到了山顶,前方却出现了一片密林。

    白近山举手示意众人停了下来,随后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片面积不大的林子,可是由于光线太暗,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他不禁犹豫了起来,琢磨着是否应该让手下的人点亮火把。可转念又一想,那个离别箭一向箭无虚发,夜色幽暗,他看不清目标,所以才不敢轻易出手。若是此时点燃火把,岂不正好给他认清目标的机会?而且他下手的首要目标,一定会是自己这个带头之人!

    “派几个弟兄摸进去,先搜上一搜,其余的人将林子围住,见到那杀手的影子就拦下他!”

    白近山低声向他身边的一位副舵主交代了几句,那位副舵主便立刻将他的话传了下去。

    很快,被选中的六个倒霉鬼战战兢兢地摸进了林子。不过两刻多钟的光景,那六人又都各自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白近山这才一挥手,让众人穿林而过。

    谁知就在他们马上要走出这片密林之际,白近山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地上有一团黑影!

    他慢下脚步,悄悄地向那团黑影接近,手中的长剑已摆在一个随时能够出手的位置。

    然而直到他的人都已摸到了那团黑影的近前,依然没有发现那黑影有任何活动的迹象。出于谨慎,他用手中的长剑轻刺了那黑影一记。

    “扑”的一声闷响,剑尖上立时传来了入肉的感觉,而那黑影却依然一动不动。

    白近山终于收起了长剑,上前俯身将那黑影翻动了一下,借着幽暗的月光,他终于看清了那张死人的脸——他的一名属下!

    在惊怔了一瞬之后,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立即跳起身来,破口大骂道:“这贼人使诈!他根本没有使离别箭!他——他扮成我们的人逃走了!”

    听到他这么一喊,他的那些属下们顿时都慌了神。

    方才因为所有人都太过紧张,而从林子里出来的那六个人也一个个脸无人色、浑身哆嗦,竟是谁也没有想到要仔细看过他们的脸。如今他们已混入众人之中,分散各处,一时间又到哪里去揪出那个假扮之人来!

    就在这时,那个白近山一直心心念念想着的,却又惧怕到极点的箭啸声终于响了起来,但并不是在这片林中,而是在山下!

    当白近山带人飞扑到山下时,看到的是那数百个呆若木鸡的官兵,以及躺在血泊中的那位副都监,而那个离别箭的影子却是半点也未得见。

    整个围捕行动至此彻底失败!

    不过令白近山心中稍感安慰的是,有一件事勉强还可以让他向忠义盟总舵交差——那个离别箭自己也受伤了!

    据那些参与围捕的官兵们讲,在敌踪初现之时,那位殉职的副都监曾经下令放箭。眼看着那杀手至少被射中了两箭,没想到他却犹做困兽之斗,竟然在负伤之后用离别箭射杀了那位副都监,然后又从一群被吓傻了的官兵面前逃掉了。

    然而,对于那个离别箭已受伤的说法,却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表示相信,尤其是完全没有被忠义盟总舵的人所采信。理由很简单,他们认为,那些曾参与此次围截而最终又将离别箭放走的官兵们是在撒谎,目的只是为了推卸责任。

    那些官兵们都声称那杀手身中两箭,应是受了重伤。可是一被问到,到底他的伤有多重?竟没有人能说得清。再被问到,具体那两箭都射在了何处?还是没有人能说得清。

    众所周知的是,大裕的厢军一向甚少操练,几无战力。平日里,让他们杀些不堪忍受官府欺压而奋起反抗的平民百姓,倒是一个个得心应手。可一旦派去剿匪,必是被打得抱头鼠窜,最终仍是要杀些平民百姓冒充悍匪领赏。因此,由这些人嘴里所说出的话,实是太过不可信。

    而且,最终的事实也进一步证明,不相信那些官兵们所编的故事是完全正确的。

    宣州围捕行动仅过去了两日,宣州以北的襄州又现离别箭的踪迹,而这一次,忠义盟襄州分舵主万飞卿被利箭穿喉而亡。

    如此一来,关于离别箭受了重伤的谎言不攻自破。

    此事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便是,宣州分舵主白近山因指挥围捕行动失利,且又用虚假消息敷衍塞责,受到了忠义盟的严厉惩处。

    他被刑堂执法万横江派去的人直接押解回总舵受审,最后在刑堂的地牢里关了很长一段日子之后,才又被放了出来,分舵主的位子自然也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白近山事后仍是感到万分庆幸,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保住了一条命。因为他可是清楚得很,那位后来被离别箭所杀的襄州分舵主万飞卿,乃是刑堂执法万横江的亲妹妹!

    襄州距离大裕帝都景阳已不足百里之遥,也就是说,那个离别箭距离忠义盟的总舵越来越近了。

    掌管盟中事务的副盟主左语松传下命令,终止沿途对离别箭的截杀行动,放他入京。忠义盟将在景阳城外布下天罗地网,与这冷酷的杀手决一死战!

    而宫彦也同时接到了左语松传来的训令,命他停止对离别箭的追查,即日返回总舵复命。

    接到这道训令的当晚,宫彦久久不能入睡。

    想到凌弃羽为了能让琼娘母子和秦伊人平安到达襄州,竟然凭着一己之力,开出了一条由南向北的血路。这种决心和魄力,实是令人惊叹且惊惧!

    而更令宫彦心中难安的是,师父究竟为何非要见到这个凌弃羽不可?

    按照师父一贯的行事作风,对待这些早已成为大戎心腹之患的隐族人,决不会手下留情。却为何偏偏会对这个凌弃羽生出了例外?

    这一切的背后,似乎隐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秘密,不知为何,却令宫彦隐隐地感到了某种危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