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誓不低头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面对凌弃羽的厉声质问,独笑穹表现得却是异常地平静。

    他将目光从凌弃羽的脸上移开,转身面对着远处的群山负手而立,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嫁衣神功本就是一种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武功。所有习练者都要经过这一关,不是将自己的内力传给他人,便是将他人的内力据为己用。这其中的选择,无论对谁,都是一种牺牲。”

    “你以为我娘是为了你才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吗?你以为你那个见鬼的破功真值得她舍弃了自己的家人吗?她确实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但她那么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家人!”

    “你说什么?!”独笑穹惊讶地看着凌弃羽,“当年你娘回到教中,说她已练成了嫁衣神功,愿意将自己的内力全部传给我。难道——,难道她说的竟然是假话?”

    “她与你虽是兄妹,却连面都从未见过,可以说毫无亲情可言,为何要牺牲自己来成全你?难道你在心中竟真的从未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还是你其实早已知道答案,只是不愿面对而已?!”

    “我——我确是问过自己无数遍这个问题,而且当初我也亲口问过她,她却说,她不是为了亲情才自愿牺牲,而是为了本教的振兴,愿意奉献自己。”

    “这种可笑的理由你也信?!”凌弃羽不由冷“嗤”了一声。

    独笑穹皱眉道:“这理由哪里可笑了?本教的传承与振兴是一件极为神圣之事,任何教中弟子都要有为本教献身的赤胆忠心。你娘本就是先教主赤阳王的女儿,让本教发扬光大,她自是责无旁贷!”

    凌弃羽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公玉飒容和宫彦,目光中隐然带了一丝怜悯,有这样一位几乎已泯灭了人性的师父,他们的命运实在堪忧!

    “我娘离开藏涧谷的那年,我七岁,而我的妹妹才三岁。我记得她临走前,将妹妹的小手放在我的手中,微笑着对我说,‘照顾好她,这世上所有的哥哥都应该保护自己的妹妹’。我听了娘亲的话。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哥哥都会保护自己的妹妹,也不是所有的娘亲都会保护自己的孩子!因为恰恰是娘亲她自己的母亲,那个恶毒的阴太后,以向官府告发藏涧谷中有隐族人相要挟,逼着娘亲离开了我们,最终还逼着她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了那位本应保护她的亲哥哥!”

    “原来是这样——,原来竟是太后逼她那么做的!”独笑穹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但也是意外多于悲伤,“在她临去前,我曾对她说,要照顾好她的家人。她却摇了摇头,对我说,‘我只要你对天发誓,今生决不踏入藏涧谷半步!’”

    听到娘亲临终时的遗言,凌弃羽的脸上在闪过一抹痛色之后,又慢慢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在他幼小的记忆中,母亲总是微笑着,从不抱怨,也从不流泪。她从来都是个坚强的人,即便知道再也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她也绝不会向仇人去乞求怜悯!

    “如今已叙完了旧,不管在你独教主的心中,是否还将我看作是那种对你来说本就毫无意义的亲人,反正我对你的看法永远都不会变,我们今生——只能做仇人!”

    凌弃羽的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说完,他的虎目中射出了一道冷光,身上也同时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杀气。

    “其实,我与你的娘亲蕊娇曾经见过面,在我们都还很小的时候。”

    丝毫没有理会凌弃羽所表现出的动手之意,独笑穹依然负手而立,脸上的神情似在回忆,又似在忏悔。

    “我和蕊娇本是孪生兄妹,当年生下我们之后,太后将蕊娇交给赤阳王抚养,而我则一直被她偷偷地养在宫中。十四岁那年,我的嫁衣神功初成,却不慎被赤阳王感应到了。他将我从宫中抓走,带到了赤阳教总坛。

    后来太后赶到了,她告诉赤阳王,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与蕊娇是孪生兄妹。赤阳王听了,竟是勃然大怒,抓过我去就要将我的内力全部吸走。

    这时,蕊娇突然跑了进来,拉着赤阳王的手说,她要我这个哥哥陪她一起去山中采野花,因为她想用新开的野花为我们的母——太后做一顶花冠。

    赤阳王终于放开了我,而蕊娇又拉住了我的手,笑着说,‘哥哥,我们一起去采秋姜!’……”

    凌弃羽站在那里默默听着,眼中凌厉的光芒却丝毫没有减弱。因为他很清楚,面前的这个人,是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也许独笑穹的母亲,那位能够为了所谓的江山社稷而逼宫杀子的阴太后,从未给过他任何亲情,故而他在提到她时,竟是一直称之为“太后”。像他这种不懂得亲情为何物的人,更不会懂得人与人之间那些美好的感情。所以,无论别人为他做出了怎样的牺牲,都不可能唤起他心中的那份良知。

    果然,在讲述完这段往事之后,独笑穹仿佛也就此放下了心中的那丝歉疚。他看着凌弃羽,平静地道:“我曾答应过你娘亲,决不踏入藏涧谷半步。可是此地——,并不是藏涧谷。”

    凌弃羽冷冷地一笑,“你之所以费尽心机地想见我,根本就不是为了那所谓的承诺,而是为了离别箭!”

    独笑穹听了不由一皱眉,面色阴沉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娘最初去藏涧谷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离别箭。赤阳王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有机会与箭神凌天一战。因而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要找到一个身具嫁衣及离别两种神功的继承人,将赤阳教进一步发扬光大,使之成为世间唯一被人们所尊崇膜拜的神教。

    于是他派我娘来大裕寻找箭神凌天的后人,结果我娘找到了藏涧谷。然而我娘并没有想去实现自己父亲的宏愿,因为她爱上了我父亲,更爱上了藏涧谷中那种人人平等、和睦相处的生活。而最终,她又以她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了自己孩子的平安,没有让他们成为赤阳教的牺牲品。

    所以从今日起,就请你独教主彻底死了这条心,我凌弃羽决不会练嫁衣功,更不会加入赤阳教!”

    独笑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寒声道:“年轻人不可太过狂妄,你可知自己方才的这番话,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后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说便说了。我们隐族人,从来不会向强权低头!”

    “简直愚不可及!既然明知道面对的是强权,却还要不自量力地试图抵抗,这便是南裕朝廷要剿灭你们这些隐族人的真正原因。没有任何帝王会容许有人挑战自己的巍问权!”

    凌弃羽面带轻蔑地看着他,“巍问权?怪不得你这堂堂的赤阳教主,会乖乖地匍伏于那个刚愎自用的草包——宇文罡的脚下!只因为你惧怕他手中那完全靠强壤夺而来的所谓皇权!什么赤阳神教,不过是听命于那个弑父篡位者的一条狗而已!”

    这番话说得实在太过犀利,明显是戳中了独笑穹的痛处,只见他双目中寒光暴射,缓缓地一步一步向凌弃羽逼了过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