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是猎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感觉到有人正背着自己在林间狂奔,刚刚苏醒过来的凌弃羽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着声音道:“停下来——”

    那人果然听话地停了下来,却仍是用双手紧托着他的双腿,丝毫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

    “放我下来——”他只好又费力地多说了一句。

    “就快到景阳城了,弃羽哥,你再坚持一下,到那里就有人能给你治伤了!”那人清越的声音中透着隐隐的焦急与不安。

    “不,你先放我下来,我有话要说!”

    听出他的语气十分坚决,那人只好走到一棵树旁,将他轻轻地从背上放下,并扶他倚着树干慢慢坐了下来。

    凌弃羽这才有机会细细地打量起正单膝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那个将他从独笑穹的致命杀招之下救出来的黑衣少年。

    那少年此时已将脸上的蒙面巾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孔。

    凌弃羽盯着这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看了半晌,脸上渐渐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并吃力地向那少年伸出了手。

    那少年忙握住了他那只带血的右手,人也随之跪坐在他的身边。

    “萧玉!这么多年,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凌弃羽有些激动地握了握同样也正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

    “是啊,弃羽哥,我们又见面了!”寒冰的脸上虽带着笑容,声音中却难掩一丝哽咽。

    “当年你一个人杀回谷中,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活着出来了。后来我曾偷偷返回过藏涧谷,那里除了我父亲和那些族人的坟墓,什么也没有留下。我也去过景阳,又去了芜州,却一直没有听到过关于你的任何消息。

    我竟真的以为你已经不在了s来我遇到了小风和小飞,才知道你不但活着,而且就在景阳,于是我就打算去找你。结果——,竟是让你先找到了我——”

    “四大神僧将师父和我囚在了济世寺中,后来我逃了出来,去了重渊。如今我师父也已从寺中脱困,他,还有湘君姐姐,此刻都在景阳。弃羽哥,我这就带你去见他们,这次我们大家终于可以重聚了!”

    凌弃羽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样走,我们谁也到不了景阳!从你的气息中我能听得出来,你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能接下独笑穹运足十成功力的一记赤阳掌,已经是极为不易了,你的真实功力想必并不在他之下。只是在仓促之间,你又是在半空之中发力,自然是要吃亏一些。

    独笑穹这次绝不会放过一举消灭两个离别箭的机会,此刻他定已随后追了上来,而宫彦应该也已通知了忠义盟的人,在前方派人堵截。如果只有你一人,凭你的身手,这些都不会对你构成任何威胁。可若是再带上一个受伤的我,你便很难有脱身的机会了。”

    “相信我,弃羽哥,我们一定能顺利到达景阳!”寒冰的脸上露出一抹狡黠而又自信的笑容,“这可是在大裕境内,他独笑穹能找到帮手,我们自然也能找到更厉害的帮手。这一回,我便是要让他弄个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猎人!”

    再次见到这种久违了的熟悉笑容,凌弃羽仿佛又回到了年少的时候,自己与萧玉一起在藏涧谷中淘气闯祸的那些日子,不由得咧嘴一笑,道:“好,反正你的鬼主意向来都比我多,那位赤阳教主遇到了你,想必也讨不了什么好去!”

    寒冰哈哈一笑,“还是弃羽哥最了解我!那我们就继续赶路,今晚也能在景阳城中度过了。”

    凌弃羽笑着点了点头,让寒冰将他重新背起,沿着林边狭窄的小道,向前方大步急奔而去。

    ……………………………………………………

    俯身拾起了一根断枝,仔细看了一眼那上面新的断痕,独笑穹的唇边不由掠过一丝冷笑,看来他们急着甩脱自己,竟是连遮掩痕迹的工夫都没有了。

    哼,想必他们也不会料到,自己已命飒颜前去传信给忠义盟的人,封锁了所有入京的通道。这一回,定要让他们插翅难逃!

    只是那个救走凌弃羽的人究竟是谁呢?上次出现在自己军帐之外的人想必就是他。那时隔了帐帘,没能看到他的模样。

    而这回,虽然是正面交手,却由于事发突然,他就那么直接从崖下飞身跃了出来,并在瞬间发出了离别箭,而且自己当时正是首当其冲,唯有集中全部精力对敌,根本没有机会去看清他的脸。

    不过,当时在场的其他人,或许还是有机会的……

    一想到这儿,他立即回身问道:“飒容,方才在崖上,你可看清楚了那个突然现身的黑衣人的模样?”

    乍一听到师父的问话,犹自一副浑浑噩噩状态跟在后面的公玉飒容猛地打了个激灵,抬头看着不怒而威的师父,呐呐地道:“我当时……被气流击得睁不开眼睛,只模糊地看到……看到他似乎蒙着面……”

    独笑穹的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恼怒之色,最终却只是哼了一声,转身又追踪着对手留下的痕迹,向前飞掠而去了。

    公玉飒容虽然看得出来,师父对自己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极是不满,但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在意了。此刻盘踞于他心头的唯有一件事,那就是嫁衣神功。

    师父既然已亲口承认,练嫁衣神功就要准备牺牲,那么凌弃羽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就是真的了——他们兄弟二人,必得有一人要牺牲性命,成全对方。

    只不知师父最终打算牺牲谁呢?

    明明知道自己的兄长公玉飒颜北人的身份已经暴露,师父却仍然命他留了下来,完全置他的安全于不顾。莫非——,师父竟然想牺牲兄长?不!这绝对不可以!自己宁可不再练那嫁衣功,也决不能要兄长的功力……

    几乎完全沉浸于自己的心事之中,公玉飒容居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与自己的师父拉开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因此当他耳中听到第一声弓弦响起时,竟是还没有步入那个早为他们设好的埋伏圈,总算是侥幸躲过了当场被射成刺猬的厄运,更是令他们师徒就此逃过了一劫。

    独笑穹挥掌击落了迎面射来的几枝利箭,可四周的弓弦声却在不断地响起,随即,漫天飞舞的长箭便带着慑人的“嗖嗖”之声,如暴雨般狂泻而下。

    这些长箭的箭尖上皆闪着寒光,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的箭枝,而是禁军专用的特制铁箭,最远射距可达百丈之遥,几近普通长箭的两倍。

    渐渐地,就连密不透风的赤阳掌也开始抵挡不住排山倒海般的箭雨,最终竟被一枝利箭撕开了一道口子,射在了独笑穹的背上,随即,另一枝射在了大腿上。

    当又一枝箭直接射在了他的屁股上时,独笑穹终于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只是他实在太不甘心!自己本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高手,今日竟要如此窝囊地死在一群不过粗通拳脚的匹夫手上!

    当又一轮箭雨挟着“嗡”地一声箭啸,铺天盖地地向他落下时,独笑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奇怪的是,此刻在他脑海中闪过的,竟然是一个模糊的黑色身影,耳边甚至还隐隐听到了一个极尽轻蔑之意的清越笑声!

    预期中的剧痛并未降临,独笑穹猛地睁开眼睛,竟然看到自己的徒弟公玉飒容正挥剑拨打射过来的长箭,同时还向他大声喊着:“师父!向南突围!”

    独笑穹登时振作起精神,接连挥出几记威力强大的赤阳掌,暂时挡住了一阵箭雨,随后便跟着公玉飒容一起向南边一个刚刚被他杀出的缺口冲了过去。

    见到那对师徒都已落荒而逃,宋青锋立即传令停止放箭。

    望着那两个狼狈远去的背影,他的唇边不由溢出一丝冷笑,朗声道:“弟兄们,干得漂亮x去给你们每人都记上一功!再有,今晚的酒,我请了!”

    四周立时响起一阵欢呼声,一个校尉模样的人在旁问道:“副统领,他们两人都已负了伤,我们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宋青锋笑着摇了摇头,吩咐这校尉马上集合手下的那百余名禁军,一路趾高气扬地返营庆功去了。

    兵书有云,穷寇莫追,更何况那两个还是随时都会反咬上一口的恶狼!

    反正定亲王交待给他的任务就是要拦住追兵,至此他已算是圆满地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留给寒冰那个一肚子鬼主意的小子去操心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