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生离死别
    凌弃羽闷咳了一声,道:“记得在藏涧谷的时候,我便觉得有些奇怪,你为什么只有师父,却没有爹娘?难道他们也像我的娘亲一样都离开了?我比你大了四岁,仍不时会向我爹喊着要见我娘,而我却从未听你提起过他们。”

    “不过是又一个抛妻弃子的故事而已!我娘死时我还没有记事,即便想提起她,也不知能说些什么。师父虽然给我讲过一些关于娘亲的事情,可是我看得出来,每次提起娘亲时,他的心中都会很难过,所以我也没有再多问——”

    说到这里,寒冰不由顿了顿,随即,他那原本低沉的话音又陡然恢复了清朗,转眼间又变回了那个洒脱任性的少年模样,“如今倒也不错,有了个位高权重的父亲大人,我现在可是堂堂的左相之子,在京城中无人敢惹,就连皇帝老儿的禁军也能被我借来一用呢!”

    自小就了解寒冰这种总是能将一切伤痛都藏于嬉笑怒骂之中的性子,凌弃羽不由微微一笑,道:“原来你竟是调了禁军来对付独笑穹那老贼,可真有你小子的!你倒是给我仔细说说,是如何混得这般风生水起的?今后有了你这位任谁也不敢惹的兄弟提携,我这当哥哥的也可借你的势,抖上一抖,想必就不会再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一般了!”

    听了凌弃羽的这番玩笑话,寒冰顿时开怀大笑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昔日兄弟俩在一起吹牛闯祸的快乐时光了。

    于是一路走着,寒冰便将自己化蝶功成,从重渊返回大裕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大略地向凌弃羽讲述了一遍。

    只是从他口中所说出的,皆是自己如何英明神武勇斗严氏一族,又如何智计百出,将那位左相夫人气得银牙咬碎的英雄战绩,却是连一句都没有说自己那些出乖露丑的糗事,更是只字未提无尽丹以及那位身为左相的父亲大人与他相处时的情形。

    凌弃羽一直默默地听着,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慢慢地,一缕鲜血顺着他微笑的嘴角滴落下来……

    “弃羽哥——”寒冰猛地顿住了脚步,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惶然。

    “我没事……”凌弃羽继续微笑着,“独笑穹的赤阳掌果然厉害,我的离别箭竟被他的掌力完全截断了。若是换作你,吃亏的必定是他……”

    寒冰的双肩微微抖动起来,哑声道:“都怪我!我若能早一步赶到——”

    “萧玉,别再这样责怪自己了!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料到独笑穹会突然出现,所以没有及早联络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赶到了,让我能再见你一面,还有湘儿……”

    “弃羽哥,景阳城就在前面,你马上就能见到湘君姐姐了!”寒冰边说,边又重新迈开了腿,向前大步飞奔起来。

    “湘儿……”凌弃羽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愧疚,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微弱,“我这当哥哥的……从未真正照顾过她……”

    忽然听不到凌弃羽的说话声,寒冰不由心慌了起来,大声道:“弃羽哥,你别睡!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些年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湘君姐姐?”

    凌弃羽猛地咳出一口血来,温热的血濡n湿了寒冰的后背,同时也濡n湿了他的眼眶,他的声音中不觉带了一丝哽咽,“弃羽哥,我们就快到了,你跟我说说话,好吗?”

    凌弃羽急喘了几口气,终于沙哑地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恨忠义盟的人,是他们毁去了我们的家园,杀死了我们的族人。生离死别,那种痛,又岂是我手中的离别箭所能消解的?虽然明明知道失去的再也无法挽回,可我还是决定用这唯一的武器,去替那些与我遭受过同样苦痛的隐族人讨回一个公道。

    当年从藏涧谷中逃出来以后,我让湘儿她一个人去投奔花神医,然后我便将那个随后追杀上来的忠义盟的人给杀了。当时我也受了伤,一度失去了记忆,后来被我的义父——一位姓季的捕头所救。

    伤好之后,我恢复了记忆,也曾想过要去找湘儿。可我知道自己的存在对湘儿而言,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因为从杀死那个忠义盟的人那刻起,我就已下定了决心,要向忠义盟讨回所有隐族人的血债!而且作为凌天的后人,我也有责任保护那些正在遭受残害的隐族人。

    我利用自己捕快的身份,联络到一些隐族人,并通过他们,做起了杀人生意。他们替我收集情报,寻找需要帮助的隐族人,然后由我以离别箭的身份除去那些残害隐族人的恶徒。

    琼娘母子——其实是我的联络人。只怪我当初考虑不周,才将他们都卷了进来,而我离别箭的身份最终暴露,也连累他们不得不跟着我一起逃亡——”

    “原来——,原来弃羽哥你根本就没有成家!”寒冰这才醒悟过来,不由大呼上当,“那你还敢笑我对男女之事什么都不懂!”

    凌弃羽不由呛咳着笑了起来,“笑你有何不对?难道你还真的懂了?”

    “我——”寒冰窒了窒,不禁也笑了起来,“我倒是也不比弃羽哥你懂得多!”

    “你小子,就是这种不服输的脾气!也就湘儿能制得住你!”

    一提到湘儿,凌弃羽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湘儿与你同年,如今也已是一个大姑娘了。她长得十分像我们的娘亲,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子。这么多年,我虽是去过景阳,也去过芜州,却一直忍着没有去看她,因为我怕自己在见到她之后,就再也舍不得离开她了。萧玉,替我好好照顾湘儿,告诉她,哥哥从没有忘记过她——”

    “这些话你要自己去告诉湘君姐姐!弃羽哥,你一定能见到湘君姐姐的!”不知是因为奔跑,还是因为难过,寒冰的声音明显地颤抖了起来。

    “不,萧玉,我不能见湘儿,我不能……死在她的面前!你告诉她,我护送琼娘他们去了重渊。然后……我还要回南方,继续做那个令忠义盟闻之丧胆的……离别箭……”

    寒冰只是摇着头,发狠般地向前狂奔,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缕鲜血正顺着自己的唇边涌出,与颊边那两行晶莹的泪水一起,不断地向下掉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