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师徒夜话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今生只是离别,箭魂永远不死!”

    心中默默重复着凌弃羽最后含笑说出的这句话,寒冰慢慢抹去唇边的血渍,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

    这句话是离别心法的精义所在,更是每一位习练离别箭者的信念所在。

    他将那张代表离别箭的银色面具揣在了自己的怀中,继续微笑着道:“弃羽哥,从今以后我便替你活下去,用我的双眼替你看这个世界。你定会看到,离别箭将继续保护那些受到迫害的隐族人,而且终有一日,大裕将成为裕人和隐族人共同的家园和乐土!”

    仰头看了看已升至中天的明月,他从那座自己亲手堆起的新坟前站起身来,走入了不远处一个洞口被杂草遮盖住的石洞。

    漫长的子时仍未过去,就在寒冰被无尽丹折磨得忍不住开始在地上翻滚之际,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子的惊呼声,从洞外不远处传了进来。

    他在一惊之下,死死地用十指抠住身下的泥土,不让自己的身体继续滚动,以免弄出更大的声响,惊动了洞外的人。

    虽然只是非常短促的一声,他却已经听出,那个发出惊呼的女子就是洛儿。既然她出现在这里,那她的师父水心英应该也和她在一起。

    他此时决不能被她们发现,否则即使洛儿可能猜不到他就是萧玉,但水心英那双敏锐的眼睛,他是绝对瞒不过去的。

    这时,洛儿那特有的清脆声音又传了进来,“师父你看,这里有一座新坟!”

    “确是刚起了不久,土还是新的。”水心英的声音中也带了几分惊异,想是未料到会看到这样一座坟,突然出现在了此处。

    “谁会赶在三更半夜的,在这荒野里立坟?”洛儿的声音中多了几分不安,“师父,凌大哥他们应该就是从这个方向过来,会不会——,这坟会不会——”

    可能是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洛儿并没有把心中的疑问全部说出口来。

    水心英许久没有答话,想来她心中也存了相同的想法,却又不愿说出来更增洛儿的担心。

    “师父——”洛儿终是忍不住又开口问道,“此时凌大哥他们会不会已经进城了?我们在这里还能等得到他们吗?”

    “那个来传信的年轻人武功不弱,似乎还在凌弃羽之上,以他们的脚力,此时确是应该已经进城了。但是——,他们的对手是独笑穹,一旦交过手,恐怕让他们全身而退的机会并不大。若是其中有人受了伤,那他们的速度自然会受到影响。”

    “当时我们真不该骑了他的马,那样他们就会跑得更快些了。”洛儿极是后悔地叹了一口气。

    水心英沉默了片刻,才道:“事有轻重缓急。他既然将自己的马交给我们,应该就是已经做出了判断。他们若是骑马撤离,自然要走平坦的官道,可路上会遇到忠义盟的人拦截,反不如徒步走林密的山间小路更隐蔽安全。而他将马给我们,是为了让我们尽快脱身,以便能赶到前面,将忠义盟的人从这条路上引开,为他们清理撤退的路线。”

    “我明白了,原来他早就计划着要从这条路回景阳,所以师父你才会在这条路上等他们。”

    “那年轻人虽然走得极为匆忙,但所交代的事情仍是很有条理。我想我们应该能在这里等到他们。”

    “那师父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等吧。”

    “好吧,只是坐在这新起的坟边,你不要害怕就好。”

    “洛儿不怕。我总觉得这坟里的人好可怜,被孤孤单单地葬在这荒山野岭之中,有我们来多陪他一会儿也是好的。”

    “江湖人江湖死,这是所有江湖人的宿命,却也没什么可怨天尤人的。”

    “师父你怎么知道死的是一个江湖人?”

    “你看这坟虽是新起,却堆得整整齐齐,可见那位立坟之人应是花了很大一番心思,想必他与死者也是相识之人。然而这坟前却连个墓碑之类的物事都没有,应该是那立坟之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死者的身份。唯一的解释便是,他不希望让那死者的仇家发现这座坟,以致心生恶念,做出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我懂了,师父。那立坟之人是不想让死者再被那些活着的人所打扰。”

    水心英轻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死者长已矣,只是生者无法面对罢了。”

    一时间,师徒二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然而水泠洛毕竟是个小姑娘,心思活泛,不久便又找到了新的话题。

    “对了,师父,方才你说那个给凌大哥传信的人是个年轻人,可是他当时蒙着面,说话的声音也很低沉,你是怎么看出他的年纪来的?”

    “他虽然蒙着面,又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他的眼睛却是骗不了人的。尤其是当时情况紧急,他怕我们不相信他的话,眼中的急切之意显而易见。而当他说到请我们帮忙引开忠义盟的人时,眼中又忍不住闪过了一种狡黠之色。这些都足以证明,他还是个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情绪的年轻人。”

    水泠洛当时虽没有注意到那传信之人眼中的神色,但听到师父说起“狡黠”一词,不由想起师父从前也是用这个词来形容萧玉的,心中竟隐隐地对那个年轻人产生了一种亲切之感。

    而且不知为何,那人身上所穿的那件极其普通的黑衫,竟让她想起了津门关帅府屋顶上那个黑色的身影,还有那些至今仍令她心旌摇荡的黄色野花……

    猛地发觉自己在走神,水泠洛不由暗自吐了一下小舌头,忙接着师父的话说了下去:“所以师父你就相信了他的话,不但告诉了他凌大哥所在何处,还答应帮他引开忠义盟负责拦截他们的人。”

    “我们暗中相助凌弃羽的事情除了公玉飒容,也就只有隐族人知道。那传信的年轻人一见面便向我们说出来意,可见他十分清楚我们与凌弃羽的关系,想来他也是个隐族人。”

    “师父你说他的武功比凌大哥还高,那他究竟会是什么人呢?竟然比鼎鼎大名的离别箭的功夫还要好?”

    “据我所知,隐族之中,有很多奇技异能之士。离别箭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当年的箭神凌天是公认的世间第一高手,故而世人大多误以为,会使离别箭的人便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其实隐族人的武功有很多神奇之处,离别箭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那他和凌大哥联手,能不能打败独笑穹?”

    “若他能及时赶到,也许确有这种机会。可是——”水心英没有继续说下去,想是心中已隐隐感到了事情的结局并不是那样。

    “今日在山上时,凌大哥突然让我们从另一条路下山,会不会当时他就已经猜到独笑穹来了?”

    “应该是这样。想必是公玉飒容的那句话提醒了他。”

    “那师父你说,公玉飒容他为什么要提醒我们?他不是北人吗?却为什么要帮我们?”

    水心英沉默了一瞬,才答道:“人的善恶是不能用他来自何处来划分的。南人与北人,多年的战争令我们彼此间成了世仇,但是除了仇恨,还有人性。

    想想你自己为何在这北来的一路上都对公玉飒容十分照顾,还在天香教徒的偷袭下保护了他,你就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其实在你心里,并未把他当成真正的仇人来对待,不是吗?”

    “我——,其实我不是不恨他,若不是因为他和他师父独笑穹,萧玉又怎会……如果是在战场上遇到,虽然我打不过他,但我还是会拼了命去杀死他。可是,他已成了俘虏,又毫无反抗之力,我便……我便……”

    “你便只是将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待了,对吗?”

    “是啊!师父,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不,洛儿,你只是太善良了!这本是一种美好的天性,却并不适合于残酷的江湖。为师无法告诉你该怎么做,因为这本就说不清对与错,只要按你自己的本心去做就好了!”

    “我会的,师父。”

    ……

    不知为何,听着那师徒二人娓娓的谈话声,寒冰竟然感到自己身上的痛苦似乎也减轻了许多。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心中想象着此时洛儿脸上那种可爱动人的表情,竟不知不觉地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