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师不利
    ,!

    不知不觉间,天光已渐渐放亮。

    水心英和水泠洛师徒二人竟然在那座坟前守了一夜,而寒冰也在石洞中倾听了一夜。

    “师父,天已经亮了,估计凌大哥他们应是早就进城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师祖的信上不是说今日就到吗?”

    “你先回山上去吧,为师还要去一个地方,晚些时候再回去。你让她们把宗主的房间收拾好,宗主一路奔波,想必身体乏累,让她们多准备些热水,还要做些清淡的饭菜。”

    “是,师父,洛儿记下了。只是您可要早些回来,否则若是师祖问起我在南方的那些事,我怕自己说不好,将事情给说漏了……”

    “放心吧,我定会在宗主回来之前赶回去。”

    “好,那我先走了,师父。”

    听到水泠洛远去的脚步声,寒冰忙从怀中取出那张银色面具,戴在了脸上,然后便迈步走出了石洞。

    果然,此时水心英竟已悄然来到了洞口前,看到寒冰走了出来,她便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着一种奇特的光芒,久久地凝视着他。

    “水女侠!”寒冰立即模仿着凌弃羽的声音,上前躬身施礼。

    乍然听到了凌弃羽的声音,水心英不由怔了怔,又仔细看了看寒冰脸上的那张面具,犹似有些不信地打量了他半晌,才道:“凌弃羽,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才我一直在洞中运功疗伤,听到您和洛儿姑娘过来,却因正是行功的关键时刻,无法出声招呼你们。失礼之处,还请水女侠见谅!”

    “你受伤了?那——,那个去给你传信的年轻人——”水心英突然顿住了话头,忍不棕头看向那座新坟。

    寒冰的双目中尽是黯然之色,悲声道:“他也被独笑穹所伤,我们一路逃到了这里,他却没能挺过来……”

    水心英默然片刻,轻声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寒冰摇了摇头,“我们从未见过面,当我想到问起他的名字时,他却已经说不出话了——”

    水心英轻叹了一声,道:“好在派他来的人应是知道他的名字,怎么也该告诉他家里人一声。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让他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水女侠请放心,我定会找到他的家人。”

    水心英又叹了一口气,抬眼看着他,问道:“你的伤势如何了?”

    “多谢水女侠关心,在下的伤势已经无碍了。”

    “那就好。但有一件事我需得提醒你一声,这也是我和洛儿在此处等你的原因。家师已从岫云剑派的总坛赶来了景阳,想必是为了你而来。她对萧玉救走萧天绝一事一直耿耿于怀,难免要对离别箭追查得非常紧。我知道以你的武功,当不至于在家师的手下吃亏,但此处毕竟是京城,忠义盟的总舵就在附近,你还是要多加些小心!”

    “多谢水女侠提醒!我一定会谨慎行事,尽量避开雪宗主。不过,在下也有一事要提醒水女侠一声,千万要小心宫彦!”

    “宫彦?”水心英惊讶地看着寒冰,“他没有跟独笑穹一起逃走吗?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北人的身份已经暴露,难道还敢继续留在京城之中?”

    “此人心机深沉,又潜伏于忠义盟中多年,与宫中也有联系。另外,此次他北人的身份并没有彻底暴露,想必不会甘心放弃这些已打下的根基,就此逃回北戎。”

    水心英却摇头道:“你有所不知,我已将宫彦是北人的消息告诉了左语松,而且忠义盟明日便会发下武林贴捉拿于他。”

    “左语松绝不是轻信之人,宫彦追随他多年,怎会仅凭您几句口说无凭的指证,便认定他是北人呢?我猜他之所以这么做,多半还是碍于您是雪宗主弟子的身份,用意只是敷衍,那所谓武林贴的作用应是不大。”

    “既是这样,我会让岫云派的弟子多留意宫彦的动向。”水心英虽然觉得寒冰所说有理,但是在她的心中,认为宫彦毕竟是一个小角色,应是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便也未太放在心上。

    而此刻她的心思,更多地是放在了正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上。

    盯着寒冰脸上的面具,她微皱着眉头道:“想必你早就猜到我已发现了你在洞中,却要等到洛儿离开以后才出来见我,这是为何?”

    “水女侠既然早就发现洞中有人,却一直没有当着洛儿姑娘的面揭破,而是等她走了之后,才借故留下来查看个究竟,这又是为何?”

    水心英并未因他的反问而着恼,只是淡然一笑,道:“因为我当时以为洞中的是另一个人,一个不想见洛儿的人,故而才会一直躲在洞中不出来。而我猜他之所以要如此做,必然是有他的苦衷,便没有出言揭破。”

    “哦?不知水女侠所说的那人究竟是谁?他为何不想见洛儿姑娘?莫非是与洛儿姑娘有什么过节不成?”

    水心英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寒冰脸上的面具,徐徐地道:“有时一个人不想见另一个人,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爱。”

    寒冰眨了眨眼睛,点头道:“在下明白了,原来水女侠是误把我当成了洛儿姑娘的那个心上人。可惜在下会错了意,以为水女侠有什么不愿让洛儿姑娘知道的事情,所以便未敢现身相见。结果却让水女侠空耗了这么多时间在此枯等,实是太失礼了!”

    水心英微眯了双眼,若有所思地一笑,“阁下客气了。不过奇怪的是,虽然此刻我清楚地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你,但昨夜我也曾清楚地感觉到,躲在洞中的是另一个人。不知你能否告诉我,我是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应该相信自己的感觉?”

    寒冰不禁又眨了眨眼睛,带着些迷惑地道:“水女侠这么说,却是把在下也给说糊涂了。你是怀疑昨夜洞中的那人不是我,还是怀疑此刻洞中还有别人?”

    “我只是说,这世间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可以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但无论他的容颜、声音,甚至体态如何改变,总有些特有的习惯仍是会固执地存在。比如,说谎时的眼神,还有分析问题的方式。而这些内在的东西,绝不是靠改变任何外在的特征就可以隐藏得住的,也更不是仅凭一张小小的面具就可以遮掩得住的。”

    说到这里,水心英忽然淡淡地一笑,“好了,如今我的话已传到,望你多加珍重,告辞了!”

    没等寒冰再说什么,她已转身走到那座新坟前,肃然躬身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

    寒冰望着水心英离去的背影,眼中尽是懊恼之色。

    想必这位精明聪慧的水女侠已看出了什么蹊跷,只是故意没有言明而已。唉,没想到自己头一次假冒离别箭便被人识破,真可谓是出师不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