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明争暗斗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私调禁军”,这可是形同谋逆的大罪!

    然而,当宋青锋听到从禁军大统领赵展嘴里吐出的这个词时,却只是轻蔑地一笑。

    “大统领言重了!末将再是胆大妄为,也不敢犯下这诛九族的大罪啊!”

    一旁的那几位禁军将领却是一个个都已吓得脸色青白,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看着正面沉似水地坐在帅案之后的大统领赵展。

    而赵展此时却是目露凶光地瞪着宋青锋,沉声质问道:“那你昨日率领一百禁军在城外设伏,捉拿所谓的北人奸细,可是奉了圣谕?”

    宋青锋摇了摇头,“当时情况紧急,末将确是来不及再进宫另行请旨,而大统领你又不在营内,故而我只好先带人出发了。”

    “既无圣上谕旨亲批,便是私调禁军!想必是宋将军你在北境当久了少帅,已习惯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竟然忘了此处是京城,而禁军更不是北境军,绝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副统领可以随意调用的!”

    赵展一脸冷笑地看着宋青锋,同时用眼角扫了一眼那几个竟敢背着他,听从宋青锋调遣的禁军将领,直吓得那几人的身体都不禁跟着抖了抖。

    宋青锋却是丝毫不惧,只是面露惊讶之色地问道:“大统领何出此言?虽然没有圣上谕旨,但末将是在接到了左相派人传来的兵符之后才出兵的。按照大裕兵制,持枢密院所颁兵符就可调兵,如今左相身兼枢密使一职,末将听从左相调遣,出兵伏击越境北人,到底何错之有?”

    赵展听了不由一愣,“左相的兵符?兵符在哪里?拿出来让本统领瞧瞧!”

    宋青锋则更显得惊讶不已,而且已隐然露出了怒气,声音不觉也跟着高了起来:“大统领你这是什么意思?竟会问出如此奇怪的问题来!‘接符出兵,收兵还符’,这乃是军中铁则!昨夜我一回来便将兵符交还了左相大人,因怕手下人有失,还是我亲自去面呈的。

    由于大统领彻夜未归,我便没有寻到机会将此事禀报给你。可是末将实不知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大统领,竟然一大早便被你这般不问情由地,将一顶‘欺君谋逆’的帽子往我的头上扣?!”

    听到宋青锋的这番质问,赵展阴沉着脸,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那几位禁军将领虽是吓得不敢说话,却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地替宋青锋抱起了不平——

    是啊,这算什么事啊?别说人家宋副统领确是接到了左相大人的兵符才出的兵,就算真是私自调用一下,不过才百、八十号人,又有什么打紧了?

    难道他赵展就没有私自调用过禁军吗?不说别的,光是每年为了给他义父郑庸做寿,禁军不都得派出三百人前去捧场吗?

    还有前些日,他专门让一千禁军铁骑全副武装,在东郊演练了一回万马奔腾、刀山剑林的沙场景象,只为了博美人一笑,讨那位远芳阁青萝姑娘的欢心。

    如今人家宋副统领是真的为抓北人而出兵,却无缘无故受到如此的责难,看来这赵展的心胸实在太过狭窄,想必是嫉妒人家宋将军的军功,同时也担心自己的大统领位置不保,才会存心报复,设计陷害!

    其实这些禁军将领们想得并没有错,赵展之所以会向宋青锋发难,确是有因妒生恨的成分在里面,想借机除掉这个潜在的强劲对手。

    不过他们有所不知的是,今日赵展之所心会如此地沉不住气,其实还存了一个十分可笑的原因在里面。那就是,他前两日在远芳阁又被寒冰那小子好生奚落了一番!恼怒之余,又无奈他何,便将自己的一腔恨意,都发泄在了据说与寒冰颇有些交情的宋青锋的身上。

    岂知他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竟然没有仔细调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却是一上来就放狠话,完全忘记了除了皇上,如今左相也有了调动禁军的权力。结果,竟是让他自己在这些禁军属下的面前弄得下不来台,反倒给了宋青锋又一个绝佳的表现机会!

    看到赵展被自己问得一时间无言以对,而一旁的众位禁军将领又都是脸有忿然之色,宋青锋知道预期的效果已经达到,应该适可而止了。

    他突然躬身行了一礼,故意做出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道:“是末将一时情急,出言顶撞,冒犯了大统领,还请大统领恕罪!”

    赵展面色阴晴不定地看了他半晌,终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道:“宋将军言重了!此次事出突然,赵某担心禁军生变,有负圣望,故而才会在情急之下一时失察,以致误会了宋将军。实是赵某过于鲁莽,还请宋将军不要见怪才好!”

    宋青锋淡然一笑,“大统领乃是禁军主帅,心系禁军份属应当,末将又怎会不体谅?好在如今误会已经解释清楚,末将稍后便呈上此次清剿北人的行动奏报,请大统领阅看。”

    “好,此次清剿北人,宋将军和诸位将军都是劳苦功高,赵某定会奏明圣上,为诸位请功!”

    宋青锋和那几位禁军将领忙齐声施礼称谢,随即便都退了出去。

    见人都走光了,赵展一个人坐在这座统领府的大堂之上,又开始生起了闷气。

    他心中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尤其是想起前日在远芳阁与寒冰的那次狭路相逢,被他诸般地冷嘲热讽,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今寒冰的兄弟宋青锋,身为属下,竟然也敢在众人面前向他这个顶头上司公然叫板,让他颜面尽失!

    最可气的是,那个鬼才知道存不存在的兵符,还是左相冷衣清——寒冰的亲老爹交给宋青锋的!

    这种种的一切,皆是与寒冰那个处处与他作对的徐蛋脱不了干系!

    不行!他决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认输!否则今后还如何在禁军中呆下去?更重要的是,如果让青萝姑娘知道了此事,岂不是会因此小瞧了他?最终反倒让寒冰那个徐蛋占了上风?乃至拔了头筹?

    想到这里,他“腾”地一下站起了身,大步出了统领府,到外面上了马,便直奔皇宫而去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