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心生毒计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大裕皇宫选德殿内,皇上浩星潇启正脸色阴沉地在龙椅前来回地踱着步。

    左相冷衣清垂手立于阶下,清雅的面孔上也是一片凝重之色。

    过了片刻,浩星潇启终于停下了脚步,沉声问道:“左相,可查实那个北人便是北戎赤阳教教主独笑穹了吗?”

    冷衣清忙肃然回道:“禀陛下,确已查实。从禁军伏击处仓皇逃走时,那独笑穹及其同伙曾杀伤了多名禁军将士。经过有经验的医官查验,证实其中有几位禁军确是伤在赤阳掌之下,而且从其出手的功力来看,应是独笑穹本人无疑。”

    浩星潇启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惧,随即又变成了彻底的恼怒之色,“哼,北人实在是太过猖狂!二十多年前就曾经派独笑穹入宫行刺过朕!此次又派他潜入大裕,想必也是存了不轨之心!你且传令京城周边各州府,加力搜寻独笑穹的踪迹。一经拿获,即刻递解入京,朕要将这胆大妄为的恶贼凌迟处死!”

    “微臣遵旨!”

    冷衣清躬身领旨后,略微犹豫了一下,方又奏道:“陛下,昨日臣接到忠义盟线报,说那独笑穹即将入京,恐他惊扰了圣驾,一时情急之下,臣未及请旨便自行调动了禁军——”

    “诶——”浩星潇启摆了摆手,“事急从权,临危应变,你做得很好!再说枢密使本就有动用兵符调动禁军之权,只是你新接管枢密院,对这些事情还不清楚而已。”

    “陛下责备的是!微臣惭愧!只是——,枢密院执掌军机要务,完全由臣这一介不懂武事的文官掌管,实是于治军不利。而且这其中所涉及的兵员征募及调配事宜,实则与兵部职权多有重合之处。

    故而微臣以为,若能将枢密院部分职司划归兵部,做到权责分明,进而能够各司其职,运作起来应是会有事半功倍之效。”

    浩星潇启想了想,不禁赞同地点了点头,道:“嗯,朕也知枢密院职能颇为庞杂,而内阁中书这边的事情也很多,军政要务皆压于左相一人之身,实是太过繁重。你且先将枢密院所辖各种职司梳理清楚,然后写个条陈给我,把其中一部分繁杂军务交给兵部处理即可。”

    “是,微臣谢陛下体恤!”

    冷衣清退下之后,浩星潇启终于回到龙椅上坐下,闭目细思了片刻,不由自言自语地道:“这冷衣清确是不错!当初朕将枢密院全权交由他管理,实也存了几分试探之意,想看看他是否急于将军政大权集于一身。没想到他不但无丝毫揽权之心,竟还向朕提出如此有利于社稷的谏言,看来朕实是没有错信于他啊!”

    郑庸在一旁听着,心中竟忍不住隐隐地对那位左相大人生出了些许妒意。

    如今冷衣清竟也渐渐成了皇上面前的红人,还有那个假王爷李进,皇上越是信任他们,对他郑庸以及他手下的大内密探便少了些倚重。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失去皇上恩宠的太监,便真的连一条狗都不如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蹑手蹑脚地进到殿里来,站在殿门口偷偷望着郑庸,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郑庸皱了皱眉,先偷眼看了看皇上,见他正垂头坐在龙椅上,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丝毫未注意到那个刚走进殿里来的小太监。

    于是他便放了心,走到那个小太监面前,用眼睛示意他说话。

    那小太监凑上前,在郑庸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又赶忙退了回去,站在那里,恭敬地等候他这位大总管的吩咐。

    郑庸并未急着表态,而是眯缝着眼睛在那里琢磨了须臾,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皇上。

    没想到这一看,他才发现,皇上并不是在沉思,而是正坐在龙椅上打盹儿。

    他不由暗暗摇了摇头,皇上毕竟老了,精力已大不如前。如此看来,自己的那个计划确已到了可以开始实施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竟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诡笑,对那小太监轻轻点了点头。

    那小太监得了指示,忙悄然躬身退了出去。

    郑庸这才回过身来,放轻了步子走到正在打盹儿的皇上身旁,呵呵笑着道:“陛下,已过了午时,让老奴扶您去后殿歇歇晌儿吧。”

    浩星潇启闻声睁开了眼睛,呆愣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服侍皇上睡下之后,郑庸吩咐自己的心腹小太监在一旁守着,自己则快步走出了殿门,向前面的一座大殿去了。

    绕过那座大殿,郑庸来到旁边的偏殿门口,挥手让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卫退下之后,缓步走进了殿内。

    早已在殿内相候的一位面色焦黄的中年僧人见他进来,忙上前施礼,可奇怪的是,他所施的竟然是下属之礼。

    “卑职见过总管大人!”

    郑庸摆了摆手,沉声问道:“你如此不避嫌疑地跑来见我,可是济世寺中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确是如此!禀总管大人,济世寺慧觉方丈刚刚圆寂了!”

    郑庸微微一怔,随即便急声追问道:“那他手中的那枚乾坤密钥——,你可拿到了?”

    “卑职无能,请总管大人恕罪!”那个假和尚忙躬下身子,急急地解释道,“卑职没能拿到密钥,只因慧觉他早就将密钥交给了别人!”

    “别人?你可查到那个‘别人’究竟是谁了吗?”郑庸本就阴冷的声音中透出了一股寒气。

    那个假和尚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封密函,双手呈给郑庸,“这是慧念大师命我专程入宫来呈给皇上的密函。卑职未敢轻拆,但想来其中应该写明了慧觉方丈将密钥交给了何人。”

    郑庸接过密函,想了想,并未马上打开,而是对那个假和尚道:“这件事算你办得不错。只是回寺之后,你要继续严密监视慧念,尽快探明地府的具体位置。”

    “是,请总管大人放心,卑职定会全力以赴,死死盯综念,早日完成总管大人所交办的任务!”

    “嗯——”郑庸总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只要办好了这最后一件差事,找到地府,你就不必再继续做和尚了。咱家自会给你安排个好去处。”

    那假和尚一听,顿时心花怒放起来。自己已当了十多年的假和尚,如今终于有希望能够脱离苦海,不用再日日与青灯为伴,吃斋念佛,而是又可以喝酒吃肉抱女人了!

    因为太过激动,以至于他的声音里都带了些微的颤抖:“谢总管大人!卑职定不负总管大人所望!”

    在打发走了那个假和尚之后,郑庸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慧念呈给皇上的那封密函拆了开来。

    待看完密函中的内容以后,他那双布满皱纹的小眼睛不由微微地眯了起来,在殿中慢慢地来回踱着。与此同时,一条害人的毒计也在他的心中渐渐成形……

    又过了良久之后,他才迈步出了这座偏殿,却没有直接回选德殿,而是转向了不远处的另一间偏殿。

    先前去选德殿中报信的那个小太监,此刻正守在那座偏殿的门口,远远见到郑庸过来,忙躬身施了个礼,便一言未发地悄然退走了。

    郑庸来到殿门前,先是似乎漫不经意地向四周扫了一眼,随后便迈步走了进去,并将殿门在自己身后紧紧地关了起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