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父子同谋(二)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就在郑庸与赵展在皇宫内密议的同时,远在皇宫之外的丞相府邸中,也有一对父子正坐在书房里低声交谈着。

    只不过,这对真父子之间谈话的气氛,却远不如人家那对假父子来得亲密无间。

    “这次你让宋青锋私调禁军的事情,做得委实是太过胆大妄为!我虽在皇上面前替你们圆了下来,但此事势必会引起禁军大统领赵展的不满,而他背后的那位大内总管郑庸又一向极为护短,定是会站在赵展一边与我们作对。如此一来,竟同时树下了两个强敌,实属不智!”

    冷衣清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十分恼火地瞪着这个令他大伤脑筋的大儿子。

    只见寒冰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手中轻摇着一把绘着仕女图的描金折扇,完全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浪荡模样。在听完他这位父亲大人的一通抱怨之后,这小子的脸上竟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可从他口中所说出来的话,却透着一股浓浓的杀气。

    “朝廷花大把的银子养这些禁军,本就是让他们上阵杀敌的,又不是给那对狼狈为奸的狗父子观赏取乐用的!郑庸和赵展如此为祸大裕,实是留他们不得,我定会想办法尽快将他们一一除去!”

    冷衣清不禁气地一拍桌子,“你这是什么态度!莫非定亲王是派你来当刺客的?堂堂左相之子,终日不是混在脂粉堆中,便是干那暗夜杀人的勾当,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

    似乎未想到冷衣清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寒冰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慢慢扯出一个向下的弧度,垂着眼睛,语调凉凉地道:“无论是谁教的,怎么也算不到大人您的头上吧?如今这房中只有你我二人,大人又何必摆出一副严父的面孔来,仿佛还真把我寒冰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一般!”

    “你——”

    冷衣清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只是每次看到寒冰摆出这种敬而远之的态度时,他的心中总不免会产生一种茫然无力之感,故而在忍不住生自己气的同时,也要对寒冰发火。

    寒冰却是依然故我,仍就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道:“还请父亲大人暂息雷霆之怒,今日我来可不是与大人争吵的,而是有事情要商量。能否请您先容我把话讲完,然后我们打开门来,再好好地吵上一架。这次哪怕是对我摆出家法也由得你,如此大人可还满意?”

    此刻冷衣清实是已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他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仿佛被塞进了一个狭小的冰罐之中,倍感窒闷寒冷,却又无法挣脱出来。

    面对着这样一个冷漠疏离的儿子,他已是完全束手无策,在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之后,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寒冰不由满意地一笑,道:“这第一件事情,是关于世玉。如今虽说太子对世玉的态度尚可,但那也不过是因为他需要世玉帮他应付课业,而不得不故意示好。

    那对父子皆是豺狼心性,请您叮嘱世玉一声,务必要对其多加提防。而且除了要提防皇上父子,更要提防郑庸父子。我想父亲大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听了寒冰的这番话,冷衣清又忽然觉得在盛放着自己那颗心的冰罐外面,原来还生了一把火,仍不时有丝丝暖意透了进来。

    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些话我都会对世玉讲的。发生过那么多事情以后,这孩子仿佛突然间长大了许多,他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只不过,这些话你本可以自己对他说,而你却要我来说。莫非——,你已打算离开这里?”

    一说到离开,冷衣清的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莫名的惶然。

    寒冰笑了笑,“只是暂时离开。这就是接下来我要与父亲大人相商的另一件事。我想请大人在我离开之后,将徽园中的下人都撤了,同时把相府与徽园之间的门也内外上锁,从此这两处不再相通。”

    “你这是何意?莫非你今后想用徽园做些什么?”冷衣清立刻皱起了眉头,预感到寒冰又要给他惹麻烦了。

    “我只是想用些自己信得过的人。你府中的那些下人中免不了有大内密探这类的人物,我做起事情来还须时刻提防着他们,实是大为不便。”

    “你顾虑的也是不错。只不过此举未免太过突然,很可能会引起那些有心人的怀疑啊。”

    寒冰狡黠地一笑,“故而我才要与大人仔细商量嘛。如今夫人竟突然对我变得宽厚起来,就连世玉随我学唱徽戏这样的事都不管了,再想挑起我与她之间的争端已是很难。所以没办法,这次的争端就要由父亲大人您来引发了!”

    冷衣清的眼皮不由一跳,心知这小子定是又想出什么坏主意了!

    “你——,你又想怎样?”

    “孩儿想迎娶远芳阁的青萝姑娘进门。”

    冷衣清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半晌才问出了一句:“真——真的吗?”

    寒冰却是“嘻”地一笑,“自然不是真的!即便我真有此心,那位青萝姑娘定然是不情愿的。”

    冷衣清沉着脸犹豫了半晌,终是有些不放心地追问道:“可万一事情并不像你所预想的那般,那位青萝姑娘若是真的看上了你,一口同意了这门亲事怎么办?”

    寒冰那双明亮的星眸眨了眨,见冷衣清的表情极是认真,忽然有些不忍心让他继续这样平白担忧下去,竟一反常态地耐心给他解释了起来。

    “大人请放心,青萝姑娘绝不可能看上我。而且,即便有此万一,她也绝不会答应嫁给我。因为她并不是一个寻常的艺妓,而是一个听命于人的忠义盟密谍。”

    冷衣清听了他的这番话,不过只是微微怔了怔,倒并没有显出多少意外,看来他对远芳阁的内幕也是颇有些了解的。

    “你既知她不会答允,为何还要以此为由闹事?这岂不是让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像我这般任性妄为的纨绔子弟,当然是想一出便做一出,哪里还会管得了那么多?反正我就是要先在相府中闹上一回,向青萝姑娘展示一下我要迎娶她的诚心!”

    说话间,寒冰故意斜挑着一双剑眉,做出一副张狂任性之极的模样。

    冷衣清看着寒冰,猜到他的心中必是另有谋算,绝不会仅仅为了像清理徽园这样的小事,就折腾出如此大的动静来。

    猛然间,他想到自己曾听某个言官提起过,禁军大统领赵展常去远芳阁见青萝姑娘,实在有失体统。

    于是他顿时醒悟到,寒冰此举应是针对郑庸父子去的。原来他方才所说的那些话竟都是真的,而并不是在故意气自己,他真的准备要对郑庸父子动手了。

    虽然仍是忍不住要替寒冰担心,但冷衣清的心里很清楚,如今寒冰只是把他这位父亲当成了一个可以相互利用的同伙而已,自然不会将心中所有的计划都悉数告知,也更不会听从他的任何劝告。

    既然如此,他这个当父亲的,唯一能替寒冰做的,就是尽己所能,帮助他顺利地完成他的计划。

    “好,你且将书房门打开吧,看为父今日如何收拾你!”

    听了这话,寒冰竟是微微愣怔了一下,星眸中有一抹复杂的光一闪而过,随即便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大人请吧!”

    说完,他径直走到书房门前,随手将门拉得大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