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针锋相对
    这两日,远芳阁的生意明显淡了许多。

    原因是不言自明的——没有多少人有如此大的胆量,敢将自己置身于两个浑身散发着无形杀气的高手附近。

    自从三日前,左相公子寒冰因声称要迎娶青萝姑娘,而被左相大人痛骂一番并赶出家门之后,他便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远芳阁。

    虽然青萝姑娘并未明确表态嫁或不嫁,却也没有让他睡在自己的闺阁之内,想来此事多半还是这位左相公子的一厢情愿。

    只是如此一来,那些倾慕青萝姑娘的人便不干了,纷纷为青萝姑娘抱起了不平——

    如此佳人,竟被这么个纨绔子弟死缠烂打,实是处境堪怜!

    不过众人虽是暗自气愤,可真正敢站出来公然表示不满的,却真的没有几个。

    只因他们谁也不傻,心中当然想得明白,这寒冰乃是权势熏天的左相大人之子,无论现在他们两父子闹得有多僵,可毕竟还是血脉相连。儿子若是在外面受了气,当老子的绝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倒霉的自然是那个惹事之人。

    自然也有没那么多顾忌的人,比如像楚文轩、薛少龙那几个还称得上是寒冰朋友的世家公子们。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人不但没有出面劝说寒冰,反而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就连远芳阁的大门都不靠近了。

    当然了,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偏是有那么一、两个既不长眼睛,又没有脑子的家伙,不知被什么人所挑唆,仗着自己会些拳脚,便跑来替人强出头,打抱不平。结果自然不用想,因为当他们在远芳阁后园中那个面积很大,水也很深的燕栖湖中灌饱了之后,便自己全都想明白了。

    就在人们开始担心,青萝姑娘这朵鲜花,怕是真的要插到那个外表看上去极为光鲜,而其实只不过是一堆一无是处的牛粪的寒冰公子头上时,一位护花的大英雄终于出现了!

    尽管这位禁军大统领赵展平日的口碑并不太好,但人家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二品大员,总比那个连一官半职也没有,只是靠着当左相的父亲为其撑腰的寒冰公子,要强上了许多。

    另外,从相貌上来比,赵展怎么说也算得上英挺端正,仪表不凡,看上去倒是比那个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上几分的寒冰公子更像个男人。

    当然了,这些所谓的比较,皆是出自那些嫉妒寒冰的人之口。其实在这些人的心中,也未必就有多支持赵展,因为他们并不想看到青萝姑娘从一堆牛粪的手中逃出,最终却又插到了另一堆牛粪之上。

    不过无论众人怎么说怎么想,真正能够决定事态发展的,还是那三位当事之人——青萝姑娘、寒冰和赵展。

    自古美人爱英雄,这一至理名言如今用在这位秀外慧中、不落凡俗的青萝姑娘身上,竟是依然十分有效。外人所想到的,皆是寒冰与赵展的身份地位和相貌家世,而青萝姑娘所考量的,却是这两人真正的实力。

    对于寒冰和赵展这两人而言,琴棋书画绝非他们所长,而他们真正的实力,只能展示在各自的武功上。

    可真要说到让他们两人动手比武,实又存在着诸多的不妥之处。

    一者,地方不妥。这里是景阳城,京畿重地,天子脚下,在公开诚连打架斗殴都不允许,更别提舞刀弄剑了。

    二者,身份不妥。赵展是朝廷命官,除非执行公务,否则绝不可与人私下械斗,知法犯法。寒冰乃一介布衣,倒是少了这层顾虑。但他毕竟是左相之子,私斗的事若是被言官知道,奏明了皇上,仅凭这“教子不严”一条,左相大人就脱不了干系。

    三者,方式不妥。此事本是由寒冰向青萝姑娘求亲而引发的,如今却演变成两个情敌以死相拼,传扬出去,实在是有损青萝姑娘的清誉。

    毕竟青萝姑娘并没有答允嫁给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结果却硬是搞出了一场类似比武招亲的闹剧,难道最终青萝姑娘竟真的要嫁给那个获胜者吗?

    正是因为知道此事存在着诸多的不妥,青萝姑娘便无法明言,想让那两人向她展示各自的实力。无奈之下,她只好终日躲在房内,避不见客。

    而寒冰和赵展这两人却又是谁都没有看懂青萝姑娘的心思,只知道傻乎乎地终日守在远芳阁。这期间,他们自然也少不了相互嘲讽、彼此攻讦,时间久了,难免有谁会忍不住先动起手来。

    如此僵持了两日,最后还是青萝姑娘想出了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于是,她悄悄让人找来了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并对他耳提面命了一番。

    当身形极是富态讨喜,脸上又挂着亲切和善笑容的廖京东,出现在那两位仍在互相对峙的年轻人面前时,赵展只是有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寒冰却显得极为热情,上前将廖京东拉到自己的酒桌前坐下,笑着道:“多日未见,本公子实是为廖老板担上了不小的心9以为你是生了急病,或是被什么人抓去关了起来,否则怎会竟连自己的命根子远芳阁都丢下不管了呢?”

    廖京东干笑了两声,心知这小子是在损自己见情况不妙,便径自躲起来的窝囊行径,却又不敢得罪这位左相之子,只能忍着一肚子气,装作未听出他话中的挖苦之意。

    “让寒冰公子见笑了!廖某是因家中出了些急事,赶回去料理了一番,今日方才返回。刚一回来,便听说公子正在敝处饮酒,这不就紧赶着来招呼公子了嘛!”

    寒冰哈哈一笑,道:“廖老板真是太客气了!我可是这里的常客,有青萝姑娘相陪就行了,实不用你这位大老板如此费心地加以招呼。不过嘛,那边坐的那位统领大人可比不得本公子这般好答对,廖老板对他还是应该多上些心。否则说不定哪天,便真的会被人抓去什么见不得天日的地方,再也出不来了!”

    廖京东只能再次干笑了两声,对赵展那边拱了拱手,道:“寒冰公子言重了!赵大统领乃是朝廷重臣,身负守卫京师之要责,又怎会与我等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呢?”

    “原来竟是这样!”寒冰不由笑了笑,转而又对廖京东肃然拱手道,“廖老板,在下实在是太失敬了!”

    廖京东被他弄得一愣,“公子这是何意啊?”

    “你方才说禁军负责京城防卫,那么禁军大统领就可以说是皇上的护卫了。可是在你廖老板不在的这两日,竟然劳动赵大统领在此替你看门护院,足可见你这远芳阁实是位同京师,而你廖老板本人,岂不也位同——”

    “寒冰公子!”早已吓白了一张大胖脸的廖京东急忙出口打断了寒冰。

    这小子的这些胡说八道若是被人传了出去,说不定有人就会因此吃官司、掉脑袋。而无论怎么看,廖京东都觉得最终倒霉的那个人一定是自己!

    一旁的赵展也不禁被寒冰的这种冷嘲热讽给激怒了。

    只见他“啪”地一拍身前的桌子,站起身径直走到寒冰的近前,用一双虎目狠瞪着这骄狂任性的少年,道:“你这纨绔的功夫想必都练在了一张嘴上!若不是大裕律法禁止职官私斗,本统领定会好好教一教你,究竟该如何说话!”

    寒冰不禁撇了撇嘴,却是连眼角都未看他,仍对着廖京东道:“廖老板,虽说本公子如今知道了你这远芳阁极不好惹,但怎么说我也是付过现银、信誉良好的客人。你便这般纵容你们新雇的打手对我指手画脚、口出不逊,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若是你实在教不会他说人话、办人事,那就换一条狗来看门嘛!”

    “寒冰公子啊——”

    廖京东几乎是哀求着想让寒冰赶紧闭上他那张招灾惹祸的嘴,可他规劝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人就已经被赵展从座位上拎了起来,随即又被他顺势一掌,给扒拉到一边去了。

    此时寒冰也从椅中站了起来,因为他比赵展高了近半个头,遂用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逼到自己面前的赵展,嘴角边还噙了一丝极尽轻蔑的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