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约战情敌
    赵展虽然生得虎背熊腰、体魄健壮,但是在面对着寒冰这个略显单薄的高瘦少年时,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竟是毫无气势可言。

    同样是高手,彼此间相距不过三尺,按理说应该能够感觉到对方所散发出的气场强弱。同时,自身也会本能地生出反应,散发出更为强大的气场,以争取在气势上先压倒对方,更可以防备对方突然的袭击。

    然而令赵展感到心惊不已的是,他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冰明明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自己竟然丝毫感觉不到他!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不外有二——

    一是对方根本没有内力,自然不会形成气场。

    二是对方的内力深不可测,已到了化实为虚、返朴归真的境界。所以根本无须事先提气聚力,便随时都能够展开致命的反击。

    赵展当然希望寒冰是前一种情况,可他又知道那根本是在自欺欺人。因为就他所知,寒冰不但会武,而且绝对是个一流高手。

    但若说是出现了第二种情况,赵展又实在难以相信。难道寒冰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竟会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人一旦有了困惑,不免就会生出犹疑。赵展看着寒冰,竟是迟迟不敢出手。

    寒冰这时却忽然对他龇牙一笑,“大统领不愧是大统领,都已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竟还没有忘记做个守法的官员。既然如此,本公子劝你还是赶紧打道回府,好好睡上一觉,养足了精神,进宫给皇帝陛下看门去吧!”

    这话说得虽然不太顺耳,但多少也有些道理。廖京东听了,更是暗呼菩萨保佑,想必这场架暂时是打不起来了。

    只要暂时打不起来,他就有机会按照青萝姑娘交待的办法,将这两个瘟神请出远芳阁,进而彻底解决这场纷争。

    谁知他的那句“阿弥陀佛”还没念完,寒冰的那一张臭嘴便又开了腔:“大统领只管去看皇帝陛下的门,而青萝姑娘的门,还是交给本公子来看好了!”

    “你这混蛋!”

    赵展终于忍无可忍,一拳打了过去。

    这一拳挟了怒气,看上去虎虎生风,却并未注入多少内力。

    只因赵展并不是一个糊涂人,虽在激愤之下出手,但仍留了很大的余地。而且,他出拳的速度极慢,不过是想将寒冰逼得向旁闪躲,从而显示一下他身为禁军大统领的不可轻犯。

    不料,事情却并未像赵展所设想的那样发展!

    他这一拳挥过去,寒冰竟是根本未做任何躲闪。于是这一拳当即着肉,“扑”地一声闷响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声如鬼般凄厉的惨嚎——

    “啊!——”

    廖京东廖大老板应声倒地!

    赵展顿时傻在了当场。

    寒冰这小子却是反应敏捷,“哎哟”一声惊叫,忙跑上前连拉带拽地将廖京东从地上扶了起来,嘴里还极是关切地连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廖老板?你怎么样了?可还活得下去吗?”

    廖京东一边哼哼叽叽地被寒冰按坐在了椅子上,一边翻着白眼看这个满口胡言的缺德小子,半晌方吐了一句话出来:“死不了——”

    “哦——”寒冰十分夸张地松了一口气,“死不了就好!否则这一次,赵大统领岂不是要摊上人命官司了!”

    廖京东此时总算是透过一口气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寒冰,心想,你小子岂不是巴不得他赵展快点死吗?又何必做出一副兔死狐悲的模样来?矫情!

    他犹自在那里腹诽不已,寒冰却仍是一脸庆幸地接着说道:“上一次是让我遇到了严兴宝杀人,还劳心费力地将他送去了京兆府,结果自己反倒挨了舅父的一顿痛打。

    如果这一次大统领也杀了人,那我究竟是管还是不管呢?

    不管吧,身为大裕子民,协助官府缉拿杀人要犯乃是我应尽的本分。可真要是管了,说不得事后还会挨上父亲大人的一顿毒打!

    单是想一想这种后果,便叫我好生为难c在廖老板你福大命大,竟没有被赵大统领这足以追魂夺命的一拳给打死,倒真是省了我好大的麻烦!”

    说到这里,他竟拉住廖京东的手,连声道:“廖老板,多谢!多谢!”

    廖京东真是被这小子神神叨叨的一通自说自话给气得哭笑不得,竟也跟着他发起神经来,阴阳怪气地道:“公子太客气了!其实我等都应该感谢大统领,感谢他这一拳没有把我给真的打死!”

    谁知寒冰这小子听了竟然点了点头,唇边还挂着一丝狡笑,道:“那廖老板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过去,感谢大统领一番,谢他手下留情,没要了你的这条老命!”

    廖京东眨巴着眼睛,“嘿嘿”干笑了两声,知道自己又被寒冰这坏小子给损了一回。不过他本就是个见利忘义的生意人,倒没有多在乎自己的面子问题。

    方才他在情急之下扑上去替寒冰挡拳,自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在里面,根本不是真的想护着这个一肚子坏水儿的无良少年。

    再者说,他的心里也清楚得很,寒冰的功夫绝不在赵展之下,哪里用得着他这种三脚猫的身手来保护?

    他之所以施下这苦肉计,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这两人在远芳阁中动手。

    一旦发生殴斗事件,不管参与者是谁,必然要惊动京兆府的人。

    官差办案,最先做的一件事便是封锁现场。如此一来,远芳阁这种开门迎客的地方就要有一阵子不能做生意了。

    而官差办案的第二件事,便是敲诈勒索。虽然平日孝敬的例银从未少过,但既然出了刑案,当然还要额外追加了。来此办案的大小官差,哪一个不都得打点上一些?

    这样一想,廖京东倒是觉得自己的这一拳挨得颇有价值。进而,他更是为自己处变不惊、临危不惧的大丈夫气概所感动不已,心中顿时平添了一种浩然之气。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对寒冰道:“寒冰公子的提议确是不错。只不过廖某今日所要感谢的,不仅仅是赵大统领,还有公子你啊!”

    寒冰没有说话,只笑眯眯地对他抱了抱拳,也算是给了他面子,没有再成心跟他使坏捣乱。如此一来,等于是留了机会给他,让他能够把一直想说的话全部说完。

    廖京东自是知机得很,忙再次开口道:“二位贵客这两日一直在照顾敝处的生意,尤其对青萝姑娘更是爱惜有加。廖某身为远芳阁的老板,自然要对两位表示万分的感谢!”

    说完,他竟真的分别向寒冰和赵展拱了拱手。

    寒冰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而赵展此时也早就缓过神来,虽仍是紧绷着一张脸,但还是拱手还了一个礼。

    廖京东这才彻底放下了心,开始按照青萝姑娘的计策,做起了一名称职的说客。

    “二位公子皆是因倾慕青萝姑娘而来远芳阁做客,却不知你们可清楚这远芳阁的规矩么?”

    “若要赢得阁中姑娘垂青,必先展示自身才情。”寒冰十分捧场地答了他一句。

    “寒冰公子说的太对了!”廖京东含笑点了点头,“所以说,二位公子若想赢得青萝姑娘的青睐,必得先拿些本事出来才好。”

    赵展闻言,不禁皱了皱头,颇有些不耐地问道:“什么本事?赵某又不是天生的纨绔,哪里会那些吟诗作赋、胡涂乱画的事情?”

    “大统领莫急。虽说二位都是翩翩浊世佳公子,但却更是当世的英雄豪杰,怎会与那些文人士子们一般,比试些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呢?若真要比试,就该让二位公子尽展所长,让世人见识一番你们那无人可望其项背的绝世武功!”

    廖京东的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两眼放光,完全是一副劝节妇投河、哄孝子上吊的煽情嘴脸。

    而他的这一招竟然当即就见到了效果。

    只见寒冰一边卷袖子,一边跃跃欲试地道:“那本公子现在就和大统领在此比试上一场!”

    廖京东忙一把拉住了他,“寒冰公子且慢!此处又如何当得了比武场呢?廖某的意思是说,在今年的远芳会上,增设武比一项。到时候,二位公子可以在众人的见证之下,公平地比试上一场。”

    “这个主意好!”这一次,竟是赵展率先开口表示赞同。

    寒冰也跟着点头道:“毕竟来这远芳阁的客人中不只有文人墨客,还有很多江湖侠客。既然远芳会上能有文比,就应该也有武比!”

    一见这两个宿敌兼情敌都已先后表示同意,廖京东的心里忍不住乐开了花。

    要知道这武比可不同于文比,不是他远芳阁想举办就能举办得了的。

    因为其中必然会涉及到出手伤人,须得有京兆府的特准才行。而以京兆府尹段大人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一贯作风,是绝对不会批准此事的。

    可是如今有了禁军大统领和左相公子的参与,以段朴青那种趋炎附势、左右逢源的脾性,又是绝对不敢冒得罪这两位的风险而断然拒绝的。

    一旦京兆府尹点了头,远芳会上可以进行武比,那将会是一种何等壮观的场面!

    不但那些一向争名好利的江湖人会趋之若鹜,就连那些不会武技的普通百姓,必然也都会争先恐后地赶来看个热闹。

    好勇斗狠,本就是人类的天性。只是当自身的实力弱小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罢了。但若是能够看到别人玩命厮杀,自己的心里也便跟着过了一回瘾,反正又不用流自己的血,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这场即将到来的武比,无论其最终的结果如何,也不管赵展和寒冰这两人究竟谁赢谁输,远芳阁却都是稳赢不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