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懂得取舍
    景阳城东郊,一片宁静的青草坡上。

    宋青锋意态悠闲地坐在坡顶,笑看着坡下的夏环儿正骑着他的爱驹乌雷,在一片平坦的原野上尽情驰骋。

    “最近环儿姑娘不仅武功大有长进,就连骑术也精进了不少,这可都要归功于宋兄你调教有方啊!”

    懒洋洋地斜卧在坡上的寒冰,嘴里正叼着一根青草,眯着眼别有用心地说了一句。

    宋青锋不由转头瞪了他一眼,“你小子还有脸在这里说风凉话!明明是你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收下的徒弟,最终却一个个都推到了我的身上!世玉也就罢了,那孩子确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可是环儿她——”

    “哦——”寒冰继续叼着草,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原来都已经开始叫‘环儿’了——”

    这下宋青锋的脸上可有些挂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作势就要扑向寒冰。

    寒冰忙将嘴里的草一吐,伸手指着宋青锋,嬉笑着道:“你若敢过来,我便喊环儿——姑娘来帮忙!”

    他故意将“姑娘”二字咬得特别重,直气得宋青锋握拳干瞪着眼,却真怕这小子说到做到,将夏环儿给招惹过来。

    他只好压底了声音,恨恨地道:“你小子,明日跟赵展比完了,再跟我也打上一场,看看那位青萝姑娘到底归谁!”

    寒冰闻言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这话倒十分像是从楚兄嘴里说出来的!”

    宋青锋看着他,忽然沉声问道:“明日——你到底有几分把握?”

    “胜了,便是十分,败了,便是半分也没有。”寒冰不在意地笑了笑。

    “那你为何非要自己一个人去?起码我若去了,禁军中还是有不少人会听我的——”

    寒冰摇头道:“不,宋兄,这件事你决不能参与!正是因为想到禁军很可能会卷入其中,你才必须置身事外,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待赵展一除,有左相的帮忙,再加上定亲王的谋划,禁军大统领之位,将非你莫属。”

    “你认为皇上不会因此起疑?而郑庸也不会从中作梗吗?”

    “郑庸必是会从中作梗。只是失去了赵展,他在禁军中再也没有可用之人。而那些驻外的将领们也都与他素无瓜葛,他便是想反对由你接替赵展,却也找不出合适的人选来与你竞争。

    至于皇上嘛,此刻他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杀了我,以便夺取那枚乾钥之上,对于其他的事情,应该不会想得太多。再者说,宋侯从北境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府休养,不问外事,皇上对你们父子应该还是颇为放心的。”

    听了寒冰的这番分析,宋青锋的脸上反而更多了一层担忧之色,“我实是想不通,皇上为何非要得到那枚密钥呢?从前它在慧觉方丈手中时,他并未想去夺取,怎么如今方一到了你的手中,他就如此急切地要抢走它,甚至不惜为此杀了你?”

    “因为他的主要目的不是密钥,而是杀我灭口。”

    “为什么?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一个令皇上寝食难安的秘密。每个持有密钥之人,在将它交给自己的传人时,都会将那个秘密告知于他,因为这正是密钥的重要性所在。

    以前,慧觉方丈掌管密钥,他虽然知道那个秘密,但他绝不会将之泄露出去,因此皇上并不如何担心。而如今密钥到了我的手中,也就意味着我也知道了那个秘密,皇上当然就坐不住了。

    因为我的身上实是有着太多令皇上猜忌之处。我的身世、武功、与慧觉方丈的关系,以及我得到密钥的目的。而对于这些,皇上知道他是根本无法查清的。所以对他来说,最简单也是最省心的办法就是除掉我,将密钥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

    宋青锋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以你的智计,当然早已想到了会有这样的后果,那你当初为何还要答应慧觉方丈,接替他保管这枚密钥呢?”

    “也是为了那个秘密。如果我不做慧觉方丈的传人,这枚‘乾钥’很可能会直接被皇上强行夺了去,或是被传给济世寺中的某一位僧人,最终还是免不了要落入皇上的手中。

    这样一来,仅凭慧念大师手中的那枚坤钥,是无法打开那扇地府的大门的。而那个秘密,也将被深埋地底,再也无法公诸于世。”

    “到底是什么秘密?让皇上如此处心积虑地想去掩盖,而又让你不惜暴露身份也要去揭开?”

    寒冰竟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在地府之中,有一根护国神柱,而在那根神柱之上,有一个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不仅关系到他浩星潇启的皇权帝位,更关系到大裕国的江山社稷。”

    “如此说来,皇上对这枚密钥是志在必得。即便你明日赢了赵展,他还是会想出别的手段来害你的!”

    宋青锋担心地看着寒冰,只恨自己不知该如何帮他。

    寒冰却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想害我?哪有那么容易!明日除去了赵展,等于拔去了皇上的一颗利齿,摘去了郑庸的一块心肝,有得他们疼了!

    待到禁军都归入了你的手中,皇上真正可用的鹰犬爪牙,除了从不离他左右的朱墨的侍卫亲军,便只剩下郑庸的大内密探和左语松的忠义盟了。大内密探自有定亲王手下的隐族密谍去对付,而忠义盟嘛,也不应再属于他左语松了!”

    看了一眼宋青锋依然紧皱着的眉头,寒冰难得地收起了轻松的笑容,肃然道:“放心吧,定亲王他早已将这一切都计划妥当。不过,随着图穷匕见一日的临近,局势会变得越来越紧张,各方势力角逐厮杀,随处都会出现各种危险和变数。宋兄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听定亲王的号令行动,不可鲁莽冒进,更不可意气用事!”

    宋青锋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怎会听不出寒冰这番话中所隐含的深意?——

    局势愈加凶险,而早已成为众矢之的的寒冰,他所面临的将是无休止的搏命拼杀。所以他才要提前警告自己,无论他身处何种险境,为了大局,自己都决不能不顾一切地去救他,以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也会给自己的同伴及战友们带来暴露的危险。

    作为一位亲历过沙场血战的年轻将军,宋青锋当然明白寒冰的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常言道,慈不掌兵。做统帅的,必须懂得取舍,绝不能因小失大。有时候为了全局的胜利,便要果断地牺牲掉某些局部的阵地。

    然而宋青锋更明白,当真正面对那种抉择时,每一个统帅的心中都会有一部分随着那些被他所牺牲掉的人而死去。所以当最终的胜利来临时,那些幸存的兵士们都在欢呼雀跃,而那位也同样露出笑容的统帅的目光中,却多了一层被刻意隐藏起来的阴暗沉郁。

    这种目光,在津门关大捷之后,宋青锋曾在他父亲的眼中看到过。

    那一次,他率领了三千勇士去突袭敌营,回来时,只剩下不到五百人。

    父亲就站在城门前迎接他们,当看到走在最前面那个浑身浴血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时,父亲的眼中极快地闪过了一抹欣慰之色,而更多的,却是不为人知的悲痛。

    但是父亲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往常那种如岩石一般的冷峻,因为他不想让他的部下们发现,他们的主帅也有脆弱的时候。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宋青锋的心中便顿时豁然开朗。他此时尚未意识到,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已向成为大裕国最出色的统帅之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不过,就在这一刻,宋青锋已经完全明白了寒冰这次特意约自己见面的良苦用心。

    看着自己的这位好兄弟和好战友,他面色沉毅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我会做好我的。而你,也要做好你的,不要让我失望!”

    寒冰这才展颜一笑,挑眉道:“你以为我会输给你吗?走,我们这就再去赛上一场。这次我保证不用轻身功夫,免得你输得不服气!”

    “这可是你小子说的,别到时候又耍赖!孟老可是说过,你小子的保证一文不值……”

    两个年轻人边说边笑地向坡下跑去,似乎都已忘记了前面还有无数的艰难险阻在等着自己。此刻的他们,只想尽情地享受眼前这明媚的阳光和年轻的生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