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英魂不死
    入夜不久,寒冰独自来到了位于京郊的凌弃羽的墓前。

    坐在那座自己亲手堆起的坟茔旁,他仰头看着天上那一轮被一层淡淡的云翳遮住了几许清辉的圆月,不由轻声叹了一口气。

    “弃羽哥,湘君姐姐又生我的气了!翠儿将我与赵展明日比武的事情告诉了她。其实我也知道,湘君姐姐她决不会相信,这场即将到来的争斗,真的是为了那个青萝姑娘。

    湘君姐姐想必是已经猜到了,我真正要对付的人是赵展。她其实是在担心我,却又不愿让我看出来,便装作是因为误解了我,而故意生我的气。

    我当然不想让湘君姐姐担心,可是,唉,弃羽哥你一定会明白的!其实每日我最想看到的,就是湘君姐姐开心时的样子。

    弃羽哥,你还记得吗?从前在藏涧谷的时候,每到春天,树都开始绿了时,我们就会跳上谷中最高的那棵大柳树,找最鲜绿的一枝折下来,送给湘君姐姐。而每到这时,湘君姐姐便会对我们露出那种最好看也是最开心的笑容。

    我总认为自己采的那根柳枝才是最绿的,所以便觉得湘君姐姐的笑容有一多半都是送给我的,心里面着实得意得紧。只不过当时我不好意思当着弃羽哥你的面说出来,怕你会笑话我。

    可今日,我还是当着你的面将这些话都说出来了,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在笑我了?……”

    说到这里,寒冰他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从身上取出一个酒囊,先向坟前倒了一些,然后自己又喝了一大口。

    “弃羽哥,这酒可是我从孟神偷那里偷来的,上好的秋露白。当年,孟神偷和凌天就是在镇北王府中喝了一夜的秋露白,还听凌天讲了一夜他与清平公主的故事。今日我们兄弟俩也在这里喝上一夜,然后我也给你讲讲我和洛儿的故事。”

    又喝了一口酒,当然没忘了也向地上倒了一些,他才又接着讲道:“说起此事来,弃羽哥你怕是又要笑我了。我和洛儿第一次相遇之时,竟也是我这辈子最狼狈不堪之时!

    那日下了大雪,我在济世寺外坐了近两个时辰,又没有内力护体,着实是被冻了个通透。

    而最糟糕的是,我竟发现自己突然失明了!眼前原本白茫茫的雪野,顿时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好在慧念大师及时出现,我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噩梦。可是当我想从济世寺离开时,心慌意乱之下,竟然十分丢人地迷了路!

    在雪地里不辨方向地走了许久,我都怀疑自己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又冷又累又饿,最后脚下一滑,还摔倒在雪地里起不来了。

    我只觉得自己当时的样子一定非常滑稽可笑,于是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结果就在那时,洛儿她出现了——”

    寒冰又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笑嘻嘻地问道:“弃羽哥,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你是如何发现自己喜欢上人家的?最重要的是,你又如何发现人家喜欢上你的?哈哈!你便是不答我,我也猜得出,你这闷葫芦自然是不如我机灵!

    当时洛儿的手刚一搭上我的腕脉,我便感到有哪里不对劲,而在听到她轻声叹息了一句之后,我就知道这个有着动听声音的小姑娘在关心我了!

    事实证明,当时我果然没有猜错,后来洛儿她竟真的对我极好!去忠义盟的地牢里寻我,去密室中给我送水,还背着她的师祖要放我逃走。而且,她还对我说过,就算是我变成了一块寒冰,她也会将我焐热……”

    又倒了一些酒出来,寒冰将自己的后背往坟堆上一靠,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我真的成了寒冰,可是我——却再也不敢靠近她了!

    弃羽哥,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原来竟是这般难受!从前看到舅舅他日日在天目湖边痴望着他的心上人,我其实并不能真正体会他心中的那种痛苦,而如今——

    我这才知道,那滋味竟是比无尽丹还要煎熬!那次我在津门关帅府的屋顶上,看到洛儿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那里,心中实在难受得紧!

    而一想到她此刻可能在独自伤心落泪,我真是恨极了我自己^我不能不顾一切地走到她面前,将她搂在怀中,告诉她,我一直都在她身边!”

    又喝了一大口酒,寒冰抬起头来,仰望着天上的月亮,然而眼中所看到的,竟是洛儿那含泪的双眸……

    “洛儿——”他轻唤了一声,映着月光的星眸中溢满了无尽的柔情。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忽然从不远处传来,而且正不断地向这里接近。寒冰连忙站起身来,悄无声息地躲入了暗处。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果然停在了这座坟前。

    待寒冰看清了来人竟然是洛儿时,心中不由一阵激动,随即又是一阵紧张,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呆呆地站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

    水泠洛来到这座孤坟前,将手中的一个篮子放在地上,从中取出了一些香烛和酒食,一一摆在了坟前。

    “今日应该是你的头七,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和来历,但既然你走的那日我曾在你的坟前陪过你,多少也算是一场缘分。所以今日我便来祭拜一下你,愿你的魂魄得息,早日投胎做人。”

    一边说着,她一边点燃了香烛,并在坟前躬身拜了几拜。

    岂知她刚一直起身来,便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竟突然间多出了一个人来!

    “洛儿姑娘莫怕,是我,凌弃羽。”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水泠洛及时将一声惊呼强咽了回去,同时把自己掩在嘴上的那只手也放了下来。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很快便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凌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躲藏在面具之后的寒冰乍然见到洛儿这个美丽的笑容,不由呆了一呆,定定地看着她,强自忍着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凌大哥,你怎么不说话?”水泠洛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哦——”寒冰这才回过神来,有些讪讪地道,“我实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洛儿姑娘。抱歉得很,方才吓到你了吧?”

    “凌大哥你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自然是把我吓了一跳啊!可是,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的目的跟你一样,也是来祭拜一下坟墓中的这位兄弟。”寒冰语调低沉地答道。

    水泠洛眨了眨大眼睛,声音也随之沉了下来:“凌大哥你认识他?他是谁?”

    “他就是那日前去救我的隐族兄弟。他被独笑穹打伤,后来……我把他埋在了这里。”

    “他,竟然是他!”水泠洛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想起那个曾令自己想起萧玉的年轻人,心中顿时更加难过不已。

    “凌大哥,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寒冰摇了摇头,“但我们隐族武士都称自己为‘不死’。因为我们相信,信念不死,英魂便永远不会死。”

    “不死——”

    水泠洛轻声重复了一句,忽然想到,萧玉的心中一定也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为他人牺牲。那么,他的英魂也永远都不会死,起码他会一直活在自己的心里。

    又默立了片刻,水泠洛道:“凌大哥,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洛儿——姑娘!”寒冰不舍地唤了一声。

    看到水泠洛那双如水般明亮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他一时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停顿了半晌,才挤出了一句:“我送送你吧!”

    水泠洛似乎有些惊讶,旋即又释然地一笑,道:“凌大哥以前定是没有来过景阳,所以不知道,再往前不远就是忠义盟的辖区。你若是与他们的巡逻哨遇上,会有麻烦的。”

    寒冰一边暗自恼火自己居然会做出这么笨的提议,一边又极为矛盾地犹自不死心,竟然还花言巧语地劝说起人家姑娘来:“那我只送你一小段儿路,到忠义盟的辖区为止。天晚了,姑娘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行走,实是令人不放心——”

    水泠洛听了,不由“咯咯”一笑,“凌大哥定是把我当成你那个不会武功的妹妹了!我可是岫云剑派的女侠,再者说,你不是还送了一把宝剑给我防身吗?放心吧,凌大哥,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便向寒冰挥了挥手,转身向忠义盟总舵的方向行去。

    寒冰咬着嘴唇,站在那里生自己的气。

    这张嘴平日里连死人都能说动,怎么今日在这个小丫头面前,竟变得如此不灵光!费了半天唇舌,也没让她动一下心……

    唉,既然不能月下携美同游,那便做个暗中的护花使者吧!

    想到这里,他忙飞身追了上去,悄悄地跟在了水泠洛的身后。

    最终,一直看着洛儿上了那条通往岫云派驻地的小径,寒冰这才恋恋不舍地转回头,继续跟他的弃羽哥诉衷肠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