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首场武比
    五月十五,正是京城最负盛名的远芳会的首日。

    一年一度的远芳会,会期一共三日。虽然最后的一日,将宣布比试的结果,自然备受关注。但一直以来,人们最不愿错过的,仍是远芳会的首日。

    因为在远芳会的首日,远芳阁的当红姑娘们会齐齐亮相,为所有与会的宾客们集体献艺。当然,这种献艺只是表演性质,更多地是为了烘托气氛,激发起全场的热情。因此,完全可以将之称为是一种福利,不但赏心悦目,而且免费奉送。

    接下来在第二日举行的,才是远芳会的正式内容,也是其目的所在——竞技。

    参与竞技的姑娘们,大多是入阁不久的新秀,还不太为客人们所熟悉。故而她们都想通过这一难得的机会,向客人们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与美貌,借此提高自己的身价。

    说到这些姑娘们的身价,指的可不是口头上的赞誉,而是实打实的金银珠宝。

    这位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实在是个头脑极精的生意人。自从想到通过举办远芳会来向客人们推介阁中的姑娘,以此拉动远芳阁的生意之后,他又从中看出了其他赚钱的机会。而其中最主要的两项,便是开设赌局和代卖货品。

    开设赌局一项,自然很好理解,就是客人们在观看竞技时,可以在自己所看好的某位姑娘身上下注。若是那位姑娘真的拔了头筹,那位下注者自然也就能因此赚上一大笔银子。

    而说到代卖货品,就颇有些令人费解了。其实,这也是廖老板灵机一动之后的奇思妙想。

    按照一开始时的规定,在竞技当中,每一位客人都可以给自己认为出色的姑娘献上一枝鲜花。当然了,这枝鲜花乃是出自远芳阁,客人们是需要花银子来买的。

    最初的时候,一枝鲜花的定价是一两银子。

    客人们随时可以在竞技结束之前,将自己所买下的鲜花,投入到那只写着他所中意的姑娘芳名的花篮之中。每位客人所投鲜花的数量不限,更不仅限于只投入一位姑娘的花篮中。

    但是久而久之,随着远芳会越办越出名,前来参会的客人越来越多,财富地位也越来越高,一两银子的鲜花,便已显得过于低廉。

    很快地,一枝鲜花的价格就升至了一两金子,足足涨了十倍有余。然而,这竟然仍不能满足那些舍得花钱,甚至就是来炫耀财富的贵客们的要求。

    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势之下,那位素来是见钱眼开的廖老板的脑袋一转,便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解决办法。

    他先后拜访了京城中几家出名的珠宝首饰店,甚至还去了几家古玩字画店,分别与那些老板们谈成了一笔交易。

    于是,从三年前的远芳会开始,便取消了鲜花投票制,而改用了另一种看起来更加风雅,却也更加烧钱的方式——实物打赏。

    在远芳会的竞技场旁边,专为与远芳阁有约的各家商铺增设了一方长台。台上摆放着各家商铺选送来的精美饰品或是古玩字画,皆是明码标价。这样就方便了那些参加远芳会的客人们,他们可以随时买下其中的一件或是几件,送给自己所看中的姑娘。

    如此一来,既显示出了客人们的财力与品味,又为各商铺代卖了货品。只不过这位廖老板可从来不是个不求回报之人,在他与各商铺所订的合约中,分成的细则可是写得毫不含糊。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一味地以商铺贩卖的那些货品的价值来评定每位姑娘的身价,确是显得过于俗气且有太多铜臭。

    毕竟来参加远芳会的大多数客人都不是富商巨贾,而是一些文人士子,甚至是江湖人物。那么这些人若要表达自己对某位姑娘的支持,便得用他们自己的方式。

    文人士子自是会吟诗作画,也可以献上自己所写的曲谱歌赋。而这些东西的价值,却是要由所有参与竞技的姑娘们来集体评定。

    评定结果出来之后,这位创作者才会当众说出他究竟要将他的作品献于哪一位姑娘。这样既不会影响姑娘们评定作品时的公正性,又不影响这位创作者选择姑娘时的自主性。

    有时某件作品若真是极为出色,姑娘们自会给予极高的评价,甚至远远超出了那些金银珠宝的价值。而且那位创作者本人也会一举成名,一旁自然会有见机得快的商人,向他收购下其余的作品。

    而说到江湖人物这种身份的客人,难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试问有几个有权有势或是家财万贯的人会去混江湖呢?这些江湖人赖以谋生的不过就是自身的武技,即便偶尔有些宝剑宝刀之类的东西,却也不敢轻易拿出来示人,自然更不舍得将其作为赠品送给那些姑娘们了。

    然而说到武技,自然就会有高下之分,应该也可以作为评定的一项内容。但是比武不同于比文,只要各展所长就行。比武却是要真刀真枪地相互拼杀,这其中就会有流血受伤,甚至是失手致死的可能性。

    首先官府便不会允许这种公开的械斗。再者说,这种血腥玩意实不宜出现在像远芳会这种目的本是为了争奇斗艳拉生意的诚。

    因此远芳会虽然举办了多年,前来参会的江湖人物却并不多见。而且这些人即便是来了,大多也只是作为看客,只需付个茶水钱,便能在偏僻角落里寻到个座位,过过眼瘾罢了。

    故而,当数日前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亲自对外宣布,今年远芳会的规矩改了,增设了武比一项时,全京城乃至整个江湖都为之震动了!

    这一消息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实是与大裕武林当下的尴尬处境分不开的。

    当今的皇帝陛下不喜武事,那些当官之人自然要体察圣意,就连朝廷的武举都办得越来越敷衍了事,地方官府更是对民间的比武有着极为严格的限制。

    原来盛极一时的华山论剑会、嵩山神拳会,甚至是声势规模最大的泰山比武大会,都因地方官府的干预而纷纷停办了。

    武林人士没有了荣誉之争,便都各自经营起自己的门派,反正谁门下的弟子多,谁的江湖地位就高,起码先占了个人多势众。而从前的那些孤独剑客们,便都没有了立身之地,逐渐销声匿迹。

    慢慢地,江湖规矩竟然也随之悄悄发生了变化——单打独斗已成了无人喝彩的舞台,一拥而上打群架变成了武林争锋的手段。而这种变化的直接后果就是,其实已经没有规矩了。

    就在这种一片混乱的情势之下,一个跟武林毫无关系,顶多算是与江湖还沾上一点儿边儿的风月场所远芳阁,突然宣布要举办比武竞技。这怎能不令听到此消息的所有江湖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且更觉得匪夷所思呢?

    但是无论那些江湖人怎么想,反正人家远芳阁就是这么有底气地放出话来了,远芳会上要有武比,而且就放在首日举行。

    尤其令人瞠目不已的是,就连这首场武比的对手居然都已确定下来了。而且那两位的来头也着实不小,令所有武林人士都忍不住生出了想一睹为快的念头。

    说起那两位参加远芳会首场武比的人,首先要提到的一个,自然是那位掌管京城十万禁军的大统领兼太子少保——赵展。

    从二品的朝廷大员,同时还是前科的武举状元,无论就其地位还是武功而言,恐怕在整个大裕国,都未必能挑出几个能与之相较的人物。

    而这次赵展的对手——寒冰,虽然没有什么官职,在武林中也没有什么名号,但仅凭赵展能允许他作为自己的对手这一点,便足以说明这个年轻人的非同寻常。

    更何况,那些关于这位左相之子身手不凡的传闻,也并非全都是空穴来风。起码两个多月前的天目湖一战,已有不少人见识过这位寒冰的武功,绝对可以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如此看来,这所谓的首场武比,并不是远芳阁为了吸引客人而搞的噱头。人们将会观赏到的,也不会只是虚张声势的花架子,而是货真价实的高手相争,绝对是一场真正值得期待的武林盛事!

    不过除此之外,更为引人关注的一点是,这场武比最终的奖品——青萝姑娘。

    远芳阁虽然并未公开宣布,但京城中却早已是传得沸沸扬扬,那两位参与武比的对手,皆是冲着青萝姑娘去的。因此,他们中的那个获胜者,极有可能会抱得美人归!

    这样一来,远芳阁所举办的首场武比,已不只是被那些江湖人物所期待,更是几乎被整个京城的人们所关注。

    当然了,总还是会有一些老成持重之士,对这种将名动京城的青萝姑娘作为奖品的做法极不赞同,更是对这种明显带有比武招亲性质的争斗公然反对。

    怎奈官府不但不出面阻止,而且在比武当日,京兆府和禁军竟都要派人到场维持秩序。

    于是,那些反对之人便也一个个消了声,最多是在自己的家中静坐抗议上一番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