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热血沸腾
    武比当日,同时也是远芳会的首日,远芳阁中可谓是宾客如云,热闹非凡。

    往年,来参加远芳会的宾客虽然也是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一些文人士子。而今年,这一现象却是有了极大的改变,配刀挂剑的江湖人物居然占了将近半数之多。

    另一个与往年的不同之处就是,除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之外,今年的远芳会场上,还多了大批全副武装的禁军。而远芳阁的大门外,也有许多京兆府的官差在维持秩序。

    所有前来与会的江湖人物都要呈上名贴,必须是有门有派,且已在官府登记造册的武林人士,才有资格进去。

    确也有些未长眼的江湖混混,想偷偷溜进去凑热闹,不料脚还没沾上远芳阁大门的边儿呢,人就被拎去附近的暗巷中揍了个满地找牙。若是有胆敢反抗的,擒左直接丢进京兆府的大牢,估计这辈子都要烂在里面出不来了。

    如此一来,确也起到了足够的震慑作用。今年来观会的江湖客虽然增加了,但会场中的秩序却依旧井然。

    另外,肃然立于会场外围的禁军将士们那一身崭亮的铠甲,竟也为远芳会增添了一道极为特殊的风景。

    远芳阁中那些平日里见惯文弱书生与肥胖商人的姑娘们,如今都禁不住将美目在那一张张年轻英武的脸上流连不已,却也把那位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看得摇头不已,心中不由暗自埋怨起当初做出这种安排的那个人。

    好在这种非同寻常、且多少有些暧昧的情状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一袭白衣的寒冰公子出现时,它就被彻底地扭转了过来。

    阁中的姑娘们立刻将目光都集中到了寒冰那张人见人爱的俊脸上,同时献上了或温柔、或热情的笑颜。自古美人爱英雄,更何况这白衣少年还是个模样极为俊美的英雄,又怎能不让那些年轻姑娘们春心荡漾呢?

    而赵展的到来,则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了。

    他这位禁军大统领的身后,还跟着四名身材魁伟的黑衣带刀军士,看上去气势自然不凡,却也让那些宾客们感到有些不自在。而那些远芳阁姑娘们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多少有些勉强了。

    因为与那些只站在外围远处起保护作用的禁军将士相比,跟赵展同来的这四名带刀军士,皆露出了一种极为明显的威胁性,甚至可以说是杀气。

    有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旁,那些客人和姑娘们又怎能不感到害怕,甚至是惊惧呢?

    好在廖京东及时迎上前来,将寒冰和赵展让到了早就为他们备下的,属于贵宾席的位置上,并请他们各自就座。而那四名带刀军士皆肃立于赵展的身后,摆出一副护卫亲兵的架式。

    比武的擂台就设在贵宾席的对面,相距不过十几丈远,却又给人一种遥不可及之感,皆因这十几丈的距离竟是隔了半个湖面。

    这座湖,被称为燕栖湖,是引入城外景阳河的水形成的一片人工湖。它的湖面仅有数十丈宽,却将整个远芳阁很自然地分隔成南北两个区域。

    燕栖湖的南岸,是临湖而建的三层高的远芳阁的迎宾楼,也就是平日里招待客人的主要场所。坐在迎宾楼上,打开北面的轩窗,便能随时欣赏到湖上的美景。

    燕栖湖的北岸,实则也就是远芳阁的后园。在一片竹林芳草间,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座清幽别致的小楼,里面住着远芳阁的姑娘们。

    在迎宾楼与姑娘们所居的小楼之间,虽是隔了一整座燕栖湖,但实际距离并不太远,往来也极为方便。因为在沿湖岸两边,都有精美的游廊便道相通,而且燕栖湖上还建了一座横跨南北的七孔汉白玉石桥。

    在那座七孔石桥东侧的湖面上,建有一个面积不大的湖心岛,被称为离岛。这座离岛只不过数丈方圆,上面种了些花草树木,以供人观赏。因其在湖中间,与最近的南岸也相距了十几丈远,一般人只能乘坐湖上的花舟才能登上这座离岛,倒也使之成为了一处可供游玩的好景致。

    可惜的是,这座离岛却被廖京东看好了,将它作为这次远芳会武比的擂台。于是,他命人砍去了岛上的树木,然后将整个岛的上半部分生生给削平了,并且在上面铺了一层整齐的表面打磨得极为均匀细致的青石,将其改造成了一个距水面五、六丈高的巨大的圆形石台。

    这座石台的四周皆被一圈半人高的玉石栏杆围住,应是为了那些出于好奇而攀上石台的普通游客准备的,以防他们从上面失足掉落。

    石台南北两侧的斜坡上均凿有可供上下的石阶,坡的四周种了些花草,既是一种不错的点缀,又不会遮挡远处观看者的视线。

    乍看起来,这座擂台似乎只是一个临时改建的粗糙之作。然而事实上,这里面却深藏着设计者莫大的心思——

    首先值得注意之处,便是这座擂台所选的位置。

    其坐落于湖中央,四面环水,比试者若要登上擂台,唯有两个方法:一是乘坐湖上的花舟;二是凭借自身的轻身功夫飞渡湖面。如此一来,高下立判,前者在轻功上便先失了一局。

    第二个值得注意之处,仍是这座擂台所选的位置。

    其距离岸边有十几丈远,对于所有观看比武的客人来说,这可算得上是一个极为安全的距离。

    虽然在武比规则的第一项便已明确要求,绝不可故意伤及对手性命。但这也只不过是一种限制性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起到保护性的效果。

    毕竟这是两位武林高手相搏,拳脚n交加,刀剑并举。在整个比武过程中,谁都无法预料会不会出现无意或是有意的失手,造成流血事件,甚至是重伤致死。

    一旦这种情形出现,擂台上比武者的安全实难保证,但客人们的安全却是相对无虞。因为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再强的气劲,再利的锋刃,也对在座位上观看比武的客人们构不成任何威胁。

    再细一琢磨,最后一个值得注意之处,竟还是这座擂台的位置。

    聚集在湖岸四周的客人,皆可以清楚地看到擂台上比武的两人。但若是谁想破坏比武规则,暗中出手帮助比试中的任何一方,却是无法办到。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想,若是其中一个比试者心生歹念,想置对手于死地,别人却也是来不及出手制止他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关注这次武比的人虽是极多,但真正会用脑子去想,且能想到这么多的人,实在是寥寥可数。绝大多数前来观看这次比武的客人们,都只是怀着一种激动而盲目的心情,等待亲眼见证这场已近二十年不遇的武林盛况。

    正是由于众人对即将到来的这场武比都抱有期待之心,连带着对一开始时远芳阁诸位当红姑娘的献艺,也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在整个表演期间,喝彩及鼓掌声此起彼伏,从未间断,人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半是痴狂、半是迷醉的表情。

    而这种极为热烈的气氛在青萝姑娘刚一登场时,瞬间便达到了鼎沸之态。

    尤其是当众人注意到,一向只喜穿青色素雅衣裙的青萝姑娘,今日竟穿了一身青色劲装,显得刚健婀娜。只见她淡扫峨眉,那张秀丽绝伦的娇颜上也多了几分逼人的英气。

    青萝姑娘的玉指先是在怀抱的琵琶上轻轻拨动了几下,接着便纤指疾动,铿锵而弹,声音清越飞扬,隐隐有风雷之势。细一听之,她所弹奏的,原来竟是一曲慷慨激昂的《侠客行》!

    伴随着这曲令人热血沸腾的《侠客行》,寒冰与赵展同时从座位上起身,径直来到了燕栖湖的南岸。

    这也便召示出,远芳会的首场武比终于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