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平分秋色
    从燕栖湖的南岸看过去,十几丈外的那座离岛很像是浮在湖面上的一只倒置的石碗,青石台面便是碗底,而那一圈玉石围栏则更像是碗底凸出的边沿。

    在离岛四周的湖水中,遍种了一些名贵的大叶荷花。如今正值初夏时节,荷花虽未盛放,但荷叶田田,青碧如盖,覆满了将近大半个湖面。

    此刻,在燕栖湖的南岸边,已停放了两只平时用来载客人们去湖中游玩赏荷的花舟,不过它们今日应是专门为赵展和寒冰这两位比武者准备的。

    那些前来观看比武的人们,自是期望这两位高手都会有不俗的表现。但是面对这十几丈宽的湖面,却也没有几人真的相信,他二人能凭一己之力飞渡过去。

    在座的宾客中倒是有几位来自名门大派的高手,可是暗自衡量之下,都不免心生怯意,不敢轻言尝试。因为他们皆是心中有数,凭自己的那身本事,最多也就能做到在十丈的距离以内踏水而过,只是仍不免会落得衣履尽湿,反倒更显狼狈。

    就在众人仍处于虽然心有期待,却又未敢抱太大奢望的矛盾之中时,一袭白衣的寒冰漫步来到了湖边。

    他转头看了一眼赵展,见他正一脸阴沉地盯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向其略一拱手,道:“大统领先请。”

    赵展的目光一闪,随即将视线从寒冰的脸上移了开去,“还是寒冰公子先请吧。”

    寒冰笑了笑,便也不再跟赵展客气。

    他随意地一撩身上那件白色长衫的下摆,未见任何做势地纵身一跃,便出去了数丈之远,落下时足尖轻点一片鲜绿的荷叶,身形稍顿,随即又跃向数丈外的另一片荷叶。

    远远望去,只见他那飘逸的身姿似在水上翩然而行,白色衣袂飞扬于绿叶碧波之间,便犹如画中的谪仙人一般,实是令人叹为观止!

    那些在场观看比武的人皆被他这一手潇洒漂亮的轻功所震慑,一时间竟都忘记了发声,一个个屏气凝神地望着他在荷叶上纵跃如飞,不过几个起落间,便已到达了对面的离岛。

    这时众人才想起了鼓掌喝彩,有人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着那远处的白衣少年欢呼不已,场面再度沸腾起来。

    脚下站稳之后,寒冰含笑而立,潇洒之极地向四周做了个罗圈揖,随后便又是纵身向上一跃,飘然地落在了那个五、六丈高的擂台之上。

    赵展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寒冰的一举一动。见到对手居然展露出如此绝妙的轻功,他的神色却仍是沉着如故,而唇边竟隐隐露出一丝狞狠的笑意。

    他大步走到岸边,突然拔剑出鞘,随后将那只空剑鞘向湖水中一掷。不知那剑鞘究竟是由何种材质所制,竟是能漂浮于水面,而没有沉入湖中。

    此刻众人的目光皆投注在赵展的身上,见他有如此奇怪的举动,不由得个个心生雀跃,等着看另一场精彩的表演。

    而结果自然没有令他们失望。

    只见赵展飞身一跃,正落在了那只漂浮的剑鞘之上。然后他将握在手中的长剑猛地向前一挥,内力驱动之下,他的整个人竟突然在湖面上滑行起来。

    十几丈的距离倏忽便至,就在众人还未从惊诧中反应过来之时,赵展已再度飞身跃起,向着离岛的岸上落去。

    更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也不知他的脚下使了什么力,在他跃起的同时,竟将脚下所踩的那只剑鞘牢牢地吸在了靴底。当他的人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时,那只剑鞘又已被他紧紧地握在了手中,而且原本手中握着的长剑也已入鞘。

    这一连串的动作,真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利落之极!

    不出所料地,赵展所展示出的这一新奇招法,也为他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和热烈的喝彩声。只听说过有人能用一苇渡江,没想到今日竟真的见到有人能仅凭一只剑鞘渡湖,这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公平地来讲,这一回合的比拼,寒冰与赵展两人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寒冰胜在轻功不俗,而赵展则强在内力惊人。

    如此一来,众人对即将开始的这场比武就更多了几分期待。能亲眼目睹两位世间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相争,这种机会,一辈子又能遇到几回?

    只不过,那些在这场比武中下了重注的人们,却都有些不淡定了。尤其是那些将赌注全部押在了赵展身上的人,心中都不免起了一层担忧。

    原以为身为禁军的大统领,赵展会赢得毫无悬念,故而在押注时,寒冰的赔率虽是一赔十,许多人却还是买了赵展赢。可是如今看来,寒冰的实力也是相当不弱,而高手相较,有时不过只是毫厘之差,最终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赵展登上离岛之后,并未像寒冰那样,做出任何哗众取宠之举,而是直接走到了擂台下,然后沿着一侧的石梯一步一步走了上去。

    虽是如此,正在观看的众人却都一个个屏气凝声,没有一个胆敢取笑赵展的轻功不行。

    那些门外汉自然无权发声,而懂武功的人却都已看出来了,这位禁军大统领的脚几乎根本未沾到石梯上。

    所以,与其说赵展是走上擂台去的,不如说他是飘上去的。而且他行走的速度极慢,这便需要悠长的内力与精湛的轻功相结合,才能达到如此境界。相较之下,寒冰的飞身一跃,便显得容易了很多。

    今日赵展穿的是一身玄色战衣,这也是禁军的军服,只不过除去了外面的铠甲,紧衣窄袖,更适于近身肉搏。

    而寒冰却仍是平日的打扮,那一身宽衣大袖的白色长衫,看上去实不像是来比武的。尤其是这少年竟然还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此刻立身于这临湖的高台之上,湖面上的风吹过来,他的白衫与黑发在风中飞扬,显得极为恣意随性,换言之,便是放浪不羁。

    然而不管别人怎么看,赵展却丝毫不敢小觑这个貌似傲慢轻狂的少年。那日在与这少年短暂的对峙中,他已隐隐感觉到了这少年的功力深不可测。

    也许,他会是自己有生以来所遇到的第一个强劲对手。

    可惜了,年纪轻轻,便有这样高绝的身手,想必也是个练武的奇才,而今日却注定要命丧此地!

    这却是怪不了别人,只能怪他自己任性张狂,且又时运不济,偏偏做了冷衣清的儿子——

    想到这里,赵展深吸了一口气,摆脱掉心中所有的杂念,让身体处于一种空明之境。

    然后,他缓缓地拔出了长剑,接连将体内的真气运行了几个小周天,随时准备对寒冰行致命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