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死亡陷阱
    离岛的擂台之上,面对着蓄势待发的赵展,手无寸铁的寒冰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一阵微风从湖面上徐徐吹来,吹动了他那一头飘散的长发,几缕乌黑的发丝拂过了他那忽然间变得极为苍白的面颊。

    “这‘沾衣香’的滋味如何?”赵展嘿然冷笑地看着他。

    “在那么一大片荷叶上布毒,大统领的手段果然高妙!”

    此刻寒冰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有些发颤,想来那“沾衣香”之毒已然发作。

    赵展得意地点了点头,“不过更为高妙的是,一会儿你必会落水身亡。而此毒遇水即解,再精明的仵作也验不出你中过毒!”

    寒冰的瞳孔微微一缩,脚下不由自主地向擂台中央移动了些许。

    将他的一举一动皆看在眼里的赵展,顿时发出一声长笑,手中长剑映着当空的烈日,如一道迅疾的电光,向寒冰的头顶直劈而下!

    寒冰一咬牙,身形向左侧一闪,同时腰身猛地向后弯折,上半身几乎与地平行,堪堪避过了对方又顺势横扫过来的一剑。眼见那道凌厉的剑光,就在自己鼻尖上方不足一寸之处呼啸而过。

    然而,仅就这么简单的两个闪避动作,他都完成得异常吃力,额上竟已渗出了一层冷汗。

    好在对方的招式已用老,没有机会再施杀招,让他得以微喘上一口气。他连忙脚下用力,向后飞掠丈余,尽量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其实赵展的身手远不止于此,方才若是用上全力,寒冰根本没有向后躲避的可能。但他却在攻出了那记凌厉的杀招之时,有意地将招式使尽,以致后续乏力,错失了一剑毙敌的良机。

    他之所以这么做,绝不是因为心慈手软,而是他不想太快结束这场已无任何悬念的拼杀。

    一来,若是让寒冰败得太快,难免会引起远处那些观看者的怀疑,毕竟其中不乏目光锐利的高手。

    二来,从他心底里,也极是享受这种将对手操控于掌心,可以任意戏耍玩弄的过程,实在是不愿过早地失去这一乐趣。

    要知这“沾衣香”之毒非比寻常,虽未剧烈到能够致人死命,但它却能令人的血脉凝结,身体麻痹,以致无法使力。中毒者若是强行提聚内力,就会令凝结的血脉贲张,引起浑身剧烈的疼痛。

    从寒冰愈加迟滞的身形,以及更显青白的脸色来看,想必此刻他浑身的血脉已渐渐凝结,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给他带来钻心的剧痛。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他决不会就此放弃抵抗,骨子里天生的强傲本性,令他必然要挣扎至最后一刻。

    而正是寒冰此刻所表现出的这种近乎惨烈的挣扎求存,令在一旁细细观赏的赵展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甚至是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能体会到那种残忍的快乐。

    但赵展仍是觉得,这种快乐还远远不够。他要继续折磨眼前这个犹在做困兽之斗的少年,看他在彻底绝望之前,如何做出最后的挣扎。最后,他还要亲眼看着这个自作聪明的少年,如何一步一步地,落入自己早已为他布下的那个终极死亡陷阱。

    双方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一直守多攻少的寒冰渐渐被赵展逼得节节后退。赵展欺他内力不济,剑下完全是大开大合,狂斩硬劈,大有一剑将他砍成两段之势。

    在险些被对手斜劈而下的一剑开膛破肚之后,寒冰只能继续狼狈地向后退去。当他快退至台边的围栏之处时,终于停住了略有些踉跄的脚步。来不及擦去顺着眉梢滴入眼角的汗水,他突然一个提气纵身,腾空一脚向赵展的面门踢去。

    见到对手忽然间不退反进,赵展的眼中闪过一丝诡秘的笑意,手中长剑微举,护住了眼前要害部位。同时剑上蓄力,在寒冰的足尖还未碰到长剑的剑背之时,突然手腕一抖,剑尖向上反撩,看架式至少要削下寒冰的一只右脚来。

    谁知寒冰苦战了这许久,等的便是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只见他人尚在空中,却极不可能地将身体又向上生生拉升了两尺有余,令他的右脚尖正好够到赵展手中长剑的剑尖,同时借其向上一挥之力,他的身体便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速地飘去。

    而且他这一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竟是一直飘到了擂台边围栏的上方,眼看就要越过围栏向湖中落去!

    唯有湖水才能解去“沾衣香”之毒,而唯有解了此毒,他才有活下去的希望。这应该就是寒冰此刻心中所能想到的唯一退路。

    而赵展一直在等的,也正是这个让寒冰落入死亡陷阱的机会!

    寒冰中了“沾衣香”之毒,内力已大打折扣,就连平常五成的功力都发挥不出来。

    赵展本是随时都能将他置之死地。但若是在擂台之上将寒冰杀死,其尸身经过仵作查验,必会发现他死前中了毒。

    所以,赵展才要制造一个机会,让寒冰最终死在水里。这样一来,“沾衣香”就会在湖水中消失无踪,再也无人能发现寒冰的真正死因。

    这也是赵展为何向寒冰透露解“沾衣香”之法的原因——

    他知道,寒冰为了保命连带解毒,一定会选择跳水逃生。

    而以寒冰那小子狡猾的性情,必是能猜到赵展会乘他落水之前身体失重之时,对他行致命一击。所以,寒冰一定会先做出拼死一搏的假象,迷惑赵展,更引得他上当反击。而寒冰自己则会找准时机,趁其不备之时,跳下湖去。

    可是寒冰这小子绝对想不到,这一切其实早已在他赵展的算计之中。

    当初,在他与义父郑庸制定这个计划之时,便已将随后的每一步皆算计清楚,其中自然包括寒冰在发现自己中毒之后所会做出的应变反应。

    两个头脑精明之人,经过仔细推敲之后所制定出的计划,又岂是一个不过有些小聪明的毛头小子,在生死存亡之际所采取的临时应变所能抗衡的?

    所以,当赵展见寒冰向后飞退的那一刻,便知道这少年终是落入了那个死亡陷阱,就此在劫难逃!

    早已蓄满真力的双足猛地一蹬,赵展飞扑上前,竟是比寒冰后退的速度还要快,敲在围栏边追上了他,同时他手中的长剑也直直地刺入了寒冰的左胸!

    寒冰在中剑之后,身体猛地向后倒去,径直跌出了围栏,向湖中跌落。

    赵展本想抽剑后退,可是却感到长剑的剑尖似是卡在了寒冰的胸肋之间,一时没能拔出。就在他想再次用力抽剑的一瞬间,剑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吸力,竟带得他的身体也随之向前倾倒,跌出了围栏,跟着寒冰一起向湖中掉落。

    就在远处观看比武的人们刚刚反应过来,却还未来得及发出惊呼之前,正向下跌落的寒冰突然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那柄已刺进自己胸口的长剑的剑刃。他的身体也同时借力向上,在空中突然来了一个反转,竟将那个一门心思要致他于死地而疏于防范自身的赵展,压在了下方位置。

    赵展在大惊之下,方想起要松开手中的长剑自保,可惜为时已晚。

    寒冰在反转身体的同时,右脚的脚尖不着痕迹地在赵展头顶的百会穴上轻轻点了一下,并借此改变了自己身体跌落的方向,最后竟是飘然落在了离岛的岸边,距离湖水仅不足一尺之遥。

    而赵展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不但没能拔出那把刺入寒冰体内的长剑,反而中途突然松开了手,随后他的身体便直直地坠入了湖中。

    只听“呯”地一声大响,击起了数尺高的浪花。

    等那些浪花渐渐消散之后,那位禁军大统领的人,竟也随着浪花就此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