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似曾相识
    随着那声清脆的质问响过之后,一个婀娜矫健的身影从那片宾客席的座位上飞身而起,掠过那些禁军的头顶,稳稳地落在了正面对着寒冰的两名黑衣护卫身后。

    那两名黑衣护卫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高手,方一感到身后有异,便迅疾地闪到一旁,不让自己腹背受敌。

    他们这一闪开,寒冰的面前便再无任何遮挡,能够将那位刚刚出现的、替他打抱不平的小姑娘,看个清清楚楚。

    果然是洛儿!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为何他先前竟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连一丝准备都没有,便要以这样一种面目面对她!

    唯一可以放心的是,她应该不会认出他是谁。可为何一想到她从此再也认不出自己,他的心中竟又是如此之痛?!

    这时,先前那位副将突然开了口:“小姑娘,我等正在缉拿杀人要犯。你年纪轻轻,不知轻重,可千万莫要胡乱强出头!”

    他的语气并不强横,多半还是出于好意。

    水泠洛却是并不领情,秀眉一挑,脆声道:“明明是那个赵展杀人不成,自己掉进湖里淹死了,凭什么说这位寒冰公子是杀人要犯?”

    “这——”

    那位副将想是也将当时的情形看在眼里,只觉此刻若要当众说谎实在是有**份,可又不能让这么个小姑娘给问个哑口无言。

    他忙用言语搪塞道:“赵大统领的死因实是可疑,在仵作验过之前,一时难有定论。我等自是不能在此时便放寒冰公子离开。”

    他这话说得极是牵强,明显带着偏袒之意。

    那些本就对禁军强行将他们圈禁此处的行为心生不满的客人们,顿时便鼓噪起来。胆大一些的,更是躲在人群中高声谩骂起来。

    既然有人替自己壮声势,水泠洛的声音也愈发地高了起来,一针见血地向那副将质问道:“有什么可疑的?赵展的身上又没有伤痕,而这位寒冰公子却险些被他一剑刺穿了心脏。此事大家有目共睹,我看你们这些禁军就是想携私报复!”

    众人又是一阵鼓噪,场面开始有些失控了。

    这时,那四名黑衣护卫中的一个突然冷喝了一声,低沉的声音直穿人的耳骨。那些不会武功的人都感到头痛欲裂,纷纷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鼓噪之声顿时弱了下去。

    “王将军,你与这小丫头啰嗦些什么!大统领腹内无水,分明是在落水前便已身亡,凶手不是这寒冰又会是谁?!”那名黑衣护卫语气阴沉地道。

    水泠洛不由向一直坐在那里不言不动的寒冰看了过去,却见他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望在自己的脸上,此刻见自己看向他,他竟唇角一弯,对自己微微一笑。

    乍然看到这抹明朗的笑容,水泠洛不由起了一阵恍惚。

    这笑容,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忍不住再次细看寒冰那张犹如春风拂面的笑脸,却又找不到任何熟悉的痕迹,心中顿时感到一阵迷惘与怅然。

    今日一早,水泠洛偶然从一位下山采买的师姐口中听到了“寒冰”这个名字。自那一刻起,她的心便一直在飞扬着,雀跃着,舞动着……

    她一路打马狂奔,冲到了比武的现场,想将那位名叫“寒冰”的人看个仔细,却只来得及看到他临湖而立的一个背影。

    其实那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弄错了,这位寒冰公子并不是她所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因为他们两人的身形相差了很多。一个人的相貌或许会发生很大变化,但身形却极是不易改变,尤其是突然间高出了半尺有余。

    而当她看到寒冰所展露的那一手登萍渡水的轻功时,脑海中所浮现的,却是那夜在雪地上,自己扶着萧玉吃力地向前奔跑时的情景。一个身轻如燕,而另一个却病弱不堪,又怎会是同一个人呢?

    这世上名叫“寒冰”之人想必也不只有这一个,而自己一听到这个名字便这般不顾一切地跑来,又实在是太过痴傻!

    只因自己曾对那人说过,“你此时就是变成了一块寒冰,我也一定会把你焐热过来”,他就一定会化身寒冰回来找自己吗?

    寒冰看到洛儿一直盯着自己,脸上的神情由迷惑到怅然,最终眼中竟渐渐泛起了失望的泪花,他的心中也顿时觉得苦涩难当。原来所谓的咫尺天涯,竟是令人如此地痛苦与无奈!

    再也保持不住唇边的那抹微笑,他猛地将视线从洛儿的脸上移开,转而对着方才发出冷喝声的那名黑衣护卫冷冷一笑,道:“我倒是觉得此处最啰嗦的人是你!既然说本公子是凶手,有胆你就上来抓我啊!”

    那四名黑衣护卫还未动,水泠洛却先动了,“呛”地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飞身挡在了寒冰的身前。

    凛冽的刀风也随之猝然而至,其中竟有两把刀同时攻向了水泠洛。

    那四名黑衣护卫可不是寻常人物,他们都是郑庸派来贴身保护赵展的大内侍卫。如今赵展身死,他们心下清楚得很,若不能将寒冰拿下甚至杀死,总管郑公公是绝对不会饶了他们的。

    寒冰的武功虽高,毕竟已受了重伤,而且看样子还中了毒,功力自然要大打折扣,应该不是他们四人的对手。

    而这个强出头的小丫头本来也不足为患,但她身后的那些人中还有很多不安分者。若是他们受到了这小丫头的鼓动,一个个都站了出来,那局面就难以控制了。

    所以,这四名黑衣护卫极有默契地一起出手。

    那两个原来站在寒冰身后的人,挥刀砍向仍坐在地上的寒冰,目的主要不是伤敌,而是要将他困住片刻。

    而另外两人,则是趁机要向水泠洛下杀手,打算将她一击致命,一举震慑住那些有心插手管闲事的人。

    当那两柄砍向寒冰头顶的刀落下时,地上却已没了他的踪影。那两个护卫的刀势不由一顿,抬眼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已闪到了一位正举刀砍向水泠洛之人的背后。

    那人的反应也是极快,一发觉自己背后有人,立时便放弃了袭杀水泠洛的打算,身体猛地向前一滚,避过了寒冰击向他后心的一掌。

    寒冰也不再理他,纵身扑向了那个正将水泠洛逼得连连后退的人。那人一见寒冰扑了过来,竟也向一旁飞退,不与寒冰正面交锋。

    寒冰顿时明白了,他们想必已看出了自己中毒受伤的窘况,打算采取游斗的方式,消耗自己的内力。

    若是没有洛儿,他完全可以以静制动,不让他们的企图得逞,同时寻机突出重围,逃之夭夭。

    然而现在,洛儿成了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为了保护她,他不得不动,而且也失去了脱身的可能。由于频用内力,他此时已渐渐控制不住沾衣香之毒,血脉凝结之下,很难施展轻功带洛儿一起逃走。

    不过,此时他仍有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那就是离别箭。可这又是一个他决不会选择的机会。

    离别箭一出,他隐族人的身份就会暴露,接下来的任务便无法再完成。而当初所制定的全部计划,就都无法再施行下去了。

    但是洛儿怎么办?无论如何,他都决不能让洛儿受到任何伤害。

    寒冰的心头不由生出了一阵焦虑。

    这时,一片刀光又袭了上来,竟然全是冲着水泠洛的身上招呼。

    寒冰见状,急忙双掌翻飞,将那四把刀先后击得偏向一旁。然后,他回身拉住水泠洛的一只手,脚下使力,飞身而起,竟带着她从那四名黑衣护卫的围攻中脱身出来。

    可是他两人方一落地,那四名黑衣护卫便又如影随形一般地追了上来,刀上闪着寒芒,脸上也尽是一片狠绝之色。

    而此时,寒冰左臂的衣袖上已又多了一道红痕。一缕鲜血正顺着他那只下垂的手臂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脚下的土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