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仗义出手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就在寒冰已暗下决心,就算拼着受更重的伤,也要带洛儿一起逃走时,场中的局势却陡然间发生了变化。

    几位锦衣公子忽然仗剑冲入了场中,而那领头之人,正是信武侯之子楚文轩!

    一时间,那四名黑衣护卫都被这一突发状况乱了手脚,纷纷收刀退到了一旁。

    他们本是大内侍卫,对京城中的世家公子也并不陌生,一见楚文轩他们出手,便知道事情不好办了!

    他们原是奉了郑公公的命令,而且其中似乎也有圣意在里头,要在这次比武中,协助赵展杀死寒冰。

    所以,虽然明知道寒冰是左相大人之子,他们也丝毫不会手软。

    但刚刚出现的这几位世家公子的情况就不同了。

    真要是一个失手伤了这几位公子哥儿,他们背后的那些公侯爵爷们,可都有直接进宫告御状的权力。到时候就算郑公公不予追究,皇上若是知道了,也会要了他们这些倒霉听差的性命。

    “诸位公子且慢!”

    一个人突然加入进来,对着楚文轩几人抱拳施礼,却还是那位姓王的副将。只听他沉声道:“诸位公子,此案关系重大,末将职责所在,还请诸位公子不可鲁莽行事!”

    楚文轩走上前来,对这位王副将扬眉一笑,道:“这京城之中抓人审案,一向都是京兆府的事情。何时又轮到禁军来越俎代庖了?”

    “楚公子想必不太清楚,若事涉军方,京兆府便也无权过问。此案被害之人乃是禁军大统领,自然要由禁军来负责缉拿凶嫌了。”王副将不卑不亢地答道。

    “便是军方,也无权未审就给人定罪吧?方才我等皆看得清楚,是寒冰先行被赵展所伤,坠落擂台,而赵展随后扑下欲继续行凶。要说真有凶手,那也应该是赵展,怎么也不会扯到寒冰的头上啊!”

    “这不过是诸位的一面之词——”

    “那你说寒冰是凶手,不也是一面之词吗?”楚文轩一扫往日的温文尔雅,剑眉微挑地反驳过去。

    王副将心知,仅凭自己这么卑微的身份,实在吓唬不住这几位见惯世面的年轻世家公子。他的额上不禁流下汗来,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那四名黑衣护卫,随即又极快地向众宾客所坐的方向扫了一眼。

    就是在这一眼之后,他的面色顿时变了,先前的那几分谨小慎微也随之消失不见。

    “既然诸位公子一意孤行,那便休怪末将不讲情面了!”

    语声方落,他便缓缓地高举起右手。所有禁军兵士立即刀枪并举,目光皆齐齐地看向了他,时刻等待他发下进攻的号令。

    就在危机一触即发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在离王副将极近的地方响了起来,“怎么,禁军是要在我忠义盟的地盘上杀人吗?”

    这声音乍一听起来十分柔美动人,却又带了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师祖!师父!”

    水泠洛却是忍不锥呼了一声,飞奔向不知何时已越过了禁军的包围圈,此刻正立于那位准备下令杀人的王副将身后的两位素衣女子。

    听到水泠洛的这声呼唤,那位王副将顿时被吓得汗毛直竖。而他那只高举的右手却再也不敢放下,就那么直直地立在半空,早已没有了方才那种唬人的气势。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对着那位年长一些的素衣女子咧了咧嘴,勉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雪盟主!末将也是军务在身,无奈之下才在此处动上了手。有何唐突冒犯之处,还请雪盟主见谅!”

    雪幽幽可不认得他一个小小的副将是何许人物,更是完全没有将这几百名禁军放在眼里。

    只见她的秀眉一挑,面带不屑地道:“军务?此处是供人寻欢作乐的远芳阁,又不是什么与敌交战的沙场。再者说,就算当年在津门关外那真正的沙场之上,本座也从未见过各位禁军将士的身影啊!”

    这话虽说得刺耳,但王副将却丝毫不敢反驳。他对面前这位忠义盟盟主的行事作风,早已是如雷贯耳,所以他的心中自然也十分清楚,这女人可是个任意妄为、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有传闻说,济世寺中的三位护寺神僧就是都死在了她的手里。而皇上竟然对此听之任之,丝毫未予追究。跟那三位护寺神僧比起来,他这个小小的副将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她雪盟主一个不高兴,随时都可以将他一脚碾死。

    眼看着今日诛杀寒冰的任务是完不成了,王副将只好把自己那只尴尬的右手放了下来,同时也借机再次向某处看了一眼。

    然后,他才将目光转向那四名黑衣护卫,轻轻摇了摇头。原来,他才是那四名黑衣护卫的头儿。

    那四名黑衣护卫在得到他的示意之后,竟没有任何迟疑,马上收刀退了下去。

    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一松。

    水泠洛悄悄吐了一口气,上前拉住一直默立在雪幽幽身旁的水心英的衣袖,笑嘻嘻地问道:“师父,您和师祖怎么都赶来了?”

    水心英先是看了看她有没有受伤,然后才带些责备之意地道:“听说你一个人骑马下了山,我便猜到你来了这里。宗主也是怕你有闪失,不放心我一个人来,结果还真是让宗主给猜着了!”

    水泠洛悄悄看了看沉着脸没有理会她的师祖雪幽幽,立时做出一副知错的模样,垂着头低声道:“师祖,是洛儿错了,不该私自下山。”

    雪幽幽微哼了一声,“私自下山倒也罢了,竟然还敢强出头!那四个黑衣人皆是功力一等的大内高手,岂是你一个小丫头能应付得了的?算了,这于你也是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自不量力地多管闲事!”

    水泠洛将头垂得更低了些,其实却是在暗中吐了吐小舌头。因为她最是了解自己的这个师祖,她嘴上虽说得严厉,其实心里最是护短。方才那四个大内高手若真是出手伤了自己,师祖绝对不会让他们活过今日。

    此刻,雪幽幽确是没有多少闲心在这里教训洛儿。她更为关注的,是那个让洛儿不顾一切犯下错误的白衣少年——寒冰。

    因为她实在想不通,是什么让洛儿对这个从未相识的少年产生了兴趣,竟然私自下山来看他比武,甚至还不顾自身安危地出手助他?

    寒冰先前见人家师徒三人在叙话,便未敢过去打扰,而是先走到了楚文轩哥儿几个的面前,笑着拱手道:“今日多亏诸位仗义出手,寒冰实是感激不尽!”

    楚文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寒冰公子布的局太大,我们哥儿几个不过是适逢其会的路人,感激可是万万担待不起的。只要寒冰公子你不怪我等强出头就好!”

    听了他这番明显是心中有气的话,寒冰不由微微一笑,道:“楚兄实在是太过自谦了!方才若无哥儿几个及时出手,我少不得还要多挨上几刀。”

    楚文轩本想再多挖苦他几句,可是见他脸色苍白,胸前和左臂上的伤口还不时有血渗出,不禁心生不忍,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今日确是十分凶险,寒冰你还是赶快让人将伤口好好处理一下吧。”

    寒冰感激地笑了笑,“多谢楚兄关心!”

    可他却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走到了此刻已停止了叙话,且正盯着他看的那三位岫云剑派女侠的面前,深施了一礼,以示谢意。

    “在下寒冰,见过雪宗主、水女侠还有洛儿姑娘。”

    雪幽幽锐利的目光盯着面前这张显得过于俊美的脸,问道:“我们见过吗?”

    寒冰怔了一下,方笑道:“在下虽未有幸见过雪宗主,但岫云剑派的大名早已是如雷贯耳。”

    他的这一解释倒也说得过去,但雪幽幽仍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寒冰应该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更不是第一次见到洛儿。

    莫非,他早就与洛儿在私下里有过交往?否则为何洛儿会如此维护于他?

    似乎是为了证实雪幽幽的这一怀疑,站在一旁的水泠洛竟关切地对寒冰道:“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我这里有止血丹,你先服下一粒吧。”

    一边说,她一边真的将一粒止血丹伸手递给了寒冰。

    再次听到“止血丹”这个名字,与洛儿之间那些甜蜜的回忆瞬时便涌上了寒冰的心头。一时间,他竟是什么都忘记了,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洛儿,眼中溢满似水的柔情。

    默默地将这一切皆看在眼里的水心英,心中顿时有了一丝了然,忙轻咳了一声,开口道:“这止血丹是我岫云剑派特制的疗伤药,对你的伤势必有帮助。”

    寒冰早在水心英那声轻咳之后便清醒了过来,听她如此说,知道是在故意点醒自己。

    他的心中不由暗道一声“惭愧”!

    果然是色令智昏,自己今日这个破绽是露得更大了。看来,是再也别想瞒过这位目光如炬的水女侠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